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七十之五章 普度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刹那间,就见得一轮圆月在洛竹身后浮现而出,死亡和轮回之意汹涌而出。

    丝丝香气从圆月中渗出,各种道韵都在这月轮之中展现而出。

    不可思议的种种玄妙,囊括了大千生灭,生死轮回。

    这在东华被称作道性,而一些敌人则称它们为神性。

    称呼不同,但本质相同,这是通向不朽的钥匙,一个成仙成神必不可缺的事物。

    洛竹行走的是幽冥和轮回的道路,这点神性这就可以称作是死亡神性或者说轮回神性。

    坐在殿下的众神看着这一个小小的光点,心中蠢蠢欲动,不过在看到裴子清的目光之后,心中就像是有一盘冷水下来,立刻就恢复了冷静。

    浓郁的死气转化涌出,转眼间就弥散开来。????天花从天空飘落下来,洋洋洒洒,花板上面流动着着璀璨的光。

    这个威严肃穆的声音,一瞬间就响彻整个夏城,内外都是清晰可闻。

    这个血云中的怨魂自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本能的感觉到一种恐惧,他们像逃离这里,但在巨大的的威严之下,他们不能够有任何的动作。

    丝丝缕缕的黑光下垂,照耀着血色的云气,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抵御,看起来十分强悍的血色云气立马就被击破,表面的符号破碎开来。

    一朵朵花落到这些灵魂的头上,最开始时变得痛苦,然后很快就转化为安详,被天地间无处不在的彼岸花香所迷惑,变得逐渐透明起来。

    “这,这该是多么强大的力量啊!”瞳孔一缩,石柱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净化灵魂,或者把他们灭杀掉,他也在自己所信奉的神明身上看到过,但是这样大规模的,数量上万的,他还是第一次看见。

    在选择投降之后,他成了这支败军最高的首领。

    当然,他自己也并不看中这个职位,或者说更想有人把他顶下去,这就是个背锅的位置。

    “表兄,你怎么了?”旁边一个士兵看到他这一幕,推了他一下。平日里很稳重的表兄怎么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还好的是,我们已经投降了。”石柱喃喃自语,放松了下来。

    “你是不知道这有多恐怖。”苦笑一下,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因为不是祭祀,所以不能感知到这股力量。这样的力量,明显不是寻常的神能够拥有的,而且也不像是夏祭祀的主神,我们神的这次选择,恐怕错了吧。

    当然。这句话他是还不敢说出来的。

    但他们有的还在挣扎着,比起如你们的魂魄,军魂更加坚韧,“我不要失去记忆,我要复仇!”面孔扭曲,但身上的煞气保留了他们最后一点意识。

    “复仇,复仇!”

    “夏,给我去死啊!一定要你去死啊!”

    “放弃吗?不,纵然魂飞魄散,我也要让人知道,反抗的力量,会一直存在啊……”愤怒的咆哮着,哭泣着,发誓要抗争到底。

    “无力的哀嚎。”裴子清这样评价道。

    “其实,别看他们这样的顽强抵抗着。但最终还不是一个软弱的家伙罢了。如果真的要放抗的话,为什么不在最开始委屈时上来到战场上的时候就开始反抗呢?只能够把怨恨向我们发泄,也就仅此而已。”洛竹将心神分开,回应着他的话语。

    “其实说白了,还只是因为他们是一群弱者啊!仇恨,如果单纯只是苍白的仇恨的话,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如果单纯是仇恨就有用的话,那还要力量作什么?”冷冷一笑,没有任何同情或者说怜悯。

    其他的众神沉默着,没有说话。他们中的大多数经历过的最多的战斗,你就是数百人间的混战,看到如此多的亡魂,心里面有些震惊。

    至于,他是刚不久才投降的,对这里的一切都不太熟悉,自然不会乱说话。

    “敕令:信仰感召。”

    冰冷的力量倾泻而下,并不带有多么强大的力量,而是充满了一种特别的玄妙。

    温暖的阳光照射下来,这是家园,父母慈祥的看着他们,脸上充满了幸福感。烤肉和水果摆在桌子上,孩子在土地上奔跑着。

    “爸爸妈妈……”

    “宝贝,我的宝贝,我爱你。”

    原本心中充满了仇恨和怨恨的魂魄,这时候陷入了迷茫之中。有些魂魄从迷茫中清醒过来,仿佛从一个最恐惧的梦中醒了过来,发出了吼叫,脸上有泪流了下来,摸着脸,如坠梦中。

    “我们,做错了吗?”一个战士从怨恨中清醒过来,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泪珠,只是片刻,这点眼泪就随风散去了。他十分的惆怅,眼中有深深的迷茫,问着旁边的一个年长的队友。

    “我们没有错,族长大人发布的命令没有错,神灵也没有错。这次战争更没有错,。只要我们能够打赢这场战争,我们的部落就能够变得更加强大。我们的孩子就能够有更多的食物,更精致的衣服和一个更好的未来。我们只是因为失败,仅此而已……只是因为我们败了,这就是失败者的下场。”应该可以算是一个中年人吧,他摸着他的头,这样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啊!”他沉默了下去,虽然这并不是他想要听到的答案,但心中的一些疑惑也被解开了,只是握着手中的武器更紧了,那是一把刀,这是他获得过的最为锋利的一把武器,现在只是把它在记忆中重现出来。

    “仅仅就是这样。”

    有接受感召的,也自然有的魂魄拒绝了这次感召,他们的心中仍然充满了仇恨,或者说,这反而加深了他们心中的仇恨。

    两个阵营被分开,分成了两个部分,相互敌对。然后,他们开始了一场残酷的斗争。

    是的,一场十分残酷的战争。之前还在一起作战的袍泽开始自相残杀。

    当然,这并不是结束。

    在只剩下选择接受感召的鬼魂过后,一个幽暗深邃的洞口被打开。

    一个巨大的黑白磨盘虚影,幽暗深邃,缓缓转动。丝丝难以言喻的玄妙,由它而出,延伸进虚空之中。

    磨盘缓缓的移动,磨损着这些灵魂的记忆、规则和力量,到最后,只剩下一点白色的真灵,这是灵魂的本质,然后这点真灵就通过这轮盘,转世投胎去了。

    这生死轮盘虽然到现在都还仅仅是一个虚影,但能够看到的是,如果能够真的将其完全具现出来,那该是多么的强大!

    在殿中的众神看了这一幕,心中都是惊惧。

    出自一种本能。他们明白这完整的磨盘甚至可以消磨掉神灵的力量,乃至于记忆——只要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的话。

    恐惧,无言的恐惧。这是他们难以对抗的力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