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六十八章 战争(二)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一时间,最新一批数百个奴隶被压到了战场上前方,他们纷纷惊恐的看向了持着刀剑的士兵,瑟瑟发抖,恐惧不能自已。

    “将军大人有令,命你们这些奴隶前去攻城,谁要是能第一个登上城头,将军人承诺不仅免除奴隶的身份,还可赏赐三千两白银和百人长的职位,封官封爵都不在话下。”传令官拿着羊皮大大声宣读着,让这些奴隶听到。

    “不过,要是有人敢逃跑,便如此桌。”说完之后,他冷冷看了周围的奴隶一眼,拔出一把刀来。

    “锵——”刀光一闪,一道划痕在木桌中心出现,接着裂成两半,滚落到地上。

    有的奴隶眼里有绿光闪过,有的只是沉思不语,不过在监军的眼里目光之下都乖乖的去了前线,准备去送死。

    苍凉的号角声再一次响起,这是进攻的号角声,攻势再次开启。

    数百个奴隶,像是蚂蚁一样涌到了护城河前面,黑幽幽的水面,和不时升起的暗流无疑在说明这里的危险。

    明晃晃的刀枪抵在身后,使他们身上升起一股寒意,一个奴隶试探着向前一踏步。????“啊——!”惨叫响起,身体被黑水腐蚀着,白骨一下子就露了出来,他惨嚎不已,手拼命的抓着地上,死死不肯松开。

    暗流中,几只看起来十分可爱的小鱼,正在摇摆,有活动,不过当它们看到这个奴隶的身体还在不安的挣扎时,就欢快的游了过来,一口就咬了下来,“咔嚓咔嚓!”

    几下之后,就只剩下在地上抓着的那只手了,在黑水中可以依稀看到他的骷髅眼睛瞪得大大的,然后这只断手就被拖了下去,地上只有残留的深红色的五个爪印的血迹,才能证明刚才这个人存在过。

    周围的奴隶见了这一幕,惊恐的往后退,不敢再前进了,不过这时,人挤人,人推人,后面的奴隶不知道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各个都争相恐后的向前面挤,都想要登上城墙,那样不仅能够摆脱奴隶的身份,还能成为为人上人。

    一个眼尖的奴隶看到了前方的景象,打了个哆嗦,偷偷摸摸的混在人群中想要逃出去。

    突然,一个枪尖从他胸口透了出来,一个大洞破开,他的眼角还残留着一私窃喜,这时却凝固了起来,这是……我?然后向前扑倒,内脏和鲜血从胸口出喷出。

    “看吧,这就是想要当逃兵的人的下场,还有谁要当逃兵?”这个士兵还狞笑着,冷冷的看了过来,打消了一些人的想法。

    蚁群一样的人群接连不断的涌进黑沉沉的黑水中,然后不停的被吞噬,被这时观察着一切的风白脸色发青,正当他准备调动祭祀的时候,转机出现了。

    黑沉沉的黑水毕竟不是真正的无限,还是有限的,纵然在不停的吞噬尸体,但在数百人的尸体填充下,终于暂时被填满了。血水填满了整个护城河,一个奴隶踩着之前那些人的尸体,踩在鲜血和尸块上狂笑着举着梯子爬了上去。

    然后,之前一直都很安静的缠绕在墙上的木藤一下子狂暴起来,开始疯狂的生长,把这人缠绕,伸展,然后绞杀。

    血水和内脏的碎片落了下来,而且这并不是停止。

    以人命为代价的攻势到后来终于能够触碰到城墙了。

    一个士兵搭着梯子冲了上去,这时正当他露出欢喜的笑容时,一个黑黝黝的洞口伸了过来,接着“碰——”的一声,一个孔洞出现在他的胸口处,然后就掉了下去。

    这是旁边的士兵长命令他们“装好子弹,一二三,放。”

    然后又是一阵“砰砰砰”的响声响起,对面的士兵还没有看到敌人的身影,就被击落了下去。

    “快,再杀一个就是三十两银子。”

    “再杀三个我就能升到伍长了。”

    “我已经击落七个了。”

    在战功的激励下,再加上没有受伤的危险,战士们的士气空前的高昂。

    裴子清满意的看着前线的战争。

    军功受爵制极大的激励了这些战士的积极性,再加上特制的灵气枪的出现,让他占据了一定的优势。

    这些传统的部落大多是以血脉为选拔人材的依据,下等人连识字的机会都没有,再加上超凡力量的存在,上层可以说是永恒阶层了。

    这个世界上的人材可不少,天潢贵族是真的存在的,很多底层人都是没有希望的。

    这个制度一出现,可谓是天翻地覆的改变,就受到了原本统治阶级的反对,当然同时也吸引了一些外来人员。

    这种枪虽然看起来跟火枪外形差不多,但实际上里面的结构却不太一样,并没有用到火药的成分。

    沉默。

    风白所在的中军大帐内部,看着刚送来的战报,他的手都在抖,“两千人,整整两千人的人数,结果你们就给了我这个结果,就是去填湖都能填满了,可是现在呢?至少得让我听个响吧。”他一下子想要发作,但又作罢,他自己亲自指挥,恐怕结果也没有多大差别,不过心里面还是气呀。

    “将军,这非战之罪呀!敌军防守实在太过严密,吾等无计可施呀!”

    “那你们说该如何?”

    “为今之计,只有请祭祀大人们出手了。”

    “这……不行,继续攻击。”风白头顶的气运水波荡漾着,这时却被一股力量影响,干扰着他的判断。

    裴子清坐在议政厅,看着远处大军的黑虎气运中心有些波动,把玩手中的玉如意,不由笑道。

    “天道有借有还,拿了贫道的东西,不付出点怎么能行。”裴子清一时不由失笑,没想到当初的种子这么快就遇到了一个。

    佛门有所谓的大因果术,号称能倒果为因,能借助冥冥之中的因果施法,最有名的就是持善咒,你一日行的功德,他可以给你十倍、百倍的给你加上去。

    而要是欠了他们的东西,那就比高利贷还要恐怖的多,利滚利,可以滚到让你生生世世都为佛门做事的程度。

    当然,道门也可以借助气运的联系施法。

    既然拿了他的东西,就要受到他影响,原本以他的聪慧不应该现在还执着于以前的纠葛,现在却强行拖着。

    “不过现在只是开始,等到后面或许能把他策反过来,在关键时刻把主帅换了那才是大手笔,现在这一点已经足够了。”裴子清头上青莲悬空,双手结印,眼中清光闪过,现在见好就收就行了,免得被看出端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