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六十八章 战争(一)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夏启拿着一双望远镜看着远处的大军,苍老的脸上不由生起几分忧虑之色,神色凛重。

    虽然有千里眼之类的神术,但既然器物就那个达到同样的效果,那又何必浪费圣力呢?

    至于科技水平,以仙道的技术,想要把玻璃磨平还不容易吗?

    此时还是半夜,清冷的月光从天空洒下,混合着璀璨的星光,给大地附上一层薄纱,蝉鸣和各种动物的叫声响起,虽然是夏天,但还是有几分凉意。

    连绵的军营,在夏城外不远处驻扎着,旌旗如雨,迎风飘扬,三个泾渭分明的军队以一个中军大帐为中心排列开来,隐隐之间颇有法度,一个个士兵在军营外守卫着,没有半点松懈,有的士兵火炭虽然在燃烧,但是看起来并没有突袭的机会。

    夜袭?不,虽然在长途跋涉之后,他们还在回复体力等等,但敌方也有神的庇佑,这种计策很容易就会被发现,风险未免太大了。要是一不小心中了敌人的埋伏,那可不妙。

    那,火攻?

    不,这个念头在第一时间想起的时候就被他抹消。????看来,只能正面防御了。火光照在他的脸上,阴晴不定。

    夏城的军营中,裴子清坐在议政堂的上首,手中把玩着玉如意,似笑非笑,“就区区三万人,号称五万,就敢前来攻打夏城,真是痴心妄想。”裴子清语气中有几分发笑。

    这倒不是他故意这样来鼓舞士气振奋人心,而是他说的话就是事实。外面的城池是前所未有的坚固,再加上他设立的禁法,以及护城河的防护,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攻破。

    在排除超凡力量的干涉后,他们这边也有相当强大的军队。

    这倒不是他小看他们,三个同级别的敌对神灵本身就是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在加上三个存在超过百年城邦共同攻击,并非益于。

    但他更清楚的是,他们处在异域,又不占据任何主场优势,光是大军一日的补给都不是一间容易的事,如果不能够在短时间内攻破下井后,那么他们的补给线首先就要崩溃。

    这时已经是下半夜,一盏盏宫灯在四周亮起,稳定的光发出来,照亮了整个房间。

    下方的各个军官们,却是比城中的普通民众要有信心的多,因为一些军事秘密还不是平民知道和了解的。

    “主公说的是,自夏城建立起来之后,便是固若金汤,除非有着内应或者粮草不足,不然不可能能在三年内攻破。”底下一位百人长平静的回答道。

    “好了,那些秘密武器,可曾准备好了?”裴子清问道。

    “主公,弓箭和其他的护城器械都已准备完全,其中的秘密武器更是保护的严严实实。”

    “那这就好,现在天色也不晚了,你们都去睡吧,吩咐守城士兵抓紧点,千万不可给对方任何可乘之机。”裴子清一看天色,发现现在已经很晚了,就让他们先去休息。

    “诺。”众位军官答到,然后就各自退出了大殿。

    一夜过去了,天微微亮起。

    过了一些时间,敌军已经修整完毕,正准备前来攻城。

    人一满万,就是无边无际,更何况是三万人呢?

    远处的大批队伍,一队一队的敌军连成一片,浩浩荡荡,布满夏城面前的山坡,令人望而生畏。放眼望去,面前的整个世界都是被他们占据。

    密密麻麻,层层叠叠,黑压压一片。列阵整齐,气势磅礴。

    裴子清一看,虽表面上不显露出什么,但心中也是一阵凛然,知道万万不可小视。军阵如山,威严肃穆。

    不过,只要他放下脸皮,打破神灵间的潜规则,那就是不许大规模的屠杀凡人,和不顾及天谴的威胁,那这批军队,也不过同样可以轻易灭绝。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世界小规模的摩擦经常发生,而大的战事却很少出现的原因了。

    双方的神灵都能把对面的部落给毁灭掉,这就在地位上平等了,就算把敌人的部落给灭掉,到时候如果没有把敌对的神灵消灭干净,那迎来的,就是无穷的后患了。

    一个神,作为刺客和间谍,那带来的毁灭,几乎是空前的。

    因为这种威胁的存在,所以就算是敌对的双方也不会轻易开启战端。

    双方都有毁灭对方的能力。

    除非,有了万全的把握,或者是有了超出一个层级的力量碾压。

    他,有什么把握能将我消磨掉吗?

    只是,这终究只是一个虚妄的梦罢了,想要把我完全的把我毁灭?裴子清的唇角微微翘起。

    除非是天上的六颗星辰在一瞬间爆发出毁灭性的力量,那也才有一丝机会。

    当然,军队还是很重要的,就算是神,也同样有相当的力量,在制约着。

    只是,在军队不能战胜之后,他们的攻击,也不远了。清光在眼中闪烁,裴子清眼中一道光闪过。

    这时,已经有几十个士兵穿着甲,眼看离夏城的城墙已经不远了,都露出欢喜的神色来,这时候,就有人脸上骇然,一下子掉进一个坑洞中,坑中还有毒刺,这就是陷坑了。

    眼尖的几个看到周围同伴的遭遇,都提起心来,小心翼翼,最后还真有几个到了护城河旁。

    幽深的河水看不到尽头,黑沉沉的。仿佛能把灵魂都吞入其中,很恐怖。

    一个士兵小心的把一只脚伸进去,结果首先是外层的皮甲,黑色的皮甲在一瞬间就被磨损的不成样子,接着黑水一碰到皮肤,就将皮肤表面烧出一个洞来,然后是骨头,接着就只剩下一具白骨架子沉了下去,只剩下一股青烟了,眼尖的家伙还能看到在黑沉沉的黑水中流动的鱼影。

    中军大帐,一个传令兵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报。”

    “让他进来。”风白看了一眼大帐边的士兵,挥了挥手。

    看了看传令,他皱起了眉头,接着舒展来来,白牙张开,冷森森的笑,一股冷气渗出来,“过不去?那就用命去填,我就不信连这个小湖都无法过去,我要你们有有用?”

    “这……”

    “又不是让你们用我们的精锐士兵去填,那些随军的奴隶难道不能用吗?”

    传令官身子一抖,哆嗦了一下,这么多奴隶,这至少是几百几千数量的生命,就这样在说话间被抛弃。

    “是,将军。”传令官半跪在地,然后匆匆从中军大帐退了出来。

    看到那被拴在一块的奴隶,他眼中不由流露出几分怜悯,可是又被他很快收敛起来,他还没有这样怜悯的资格,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小兵罢了。

    “大将军有令,命尔等即刻前往前线作战。”他尽力不去看那些奴隶的眼神。

    不过,死了也好吧,总比继续活在这个世界受苦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