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六十七章 神灵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夏日的午后十分炎热,蝉鸣声响起,绿色的叶片在太阳的宣泄下闪烁着金光。

    裴子清正坐在椅子上,正在品茶,静静倾听者沸腾的茶水从茶壶滚落到茶杯的声音,品味一种空寂。

    热烈的阳光,对他而言仿佛是不存在的一般,炎热的气温扑面而来,却在他身外五尺之处停住,无形的波纹将这些热量吸收、转化,到他面前的时候就只剩下清凉的微风了。

    虽然马上就要发生战争了,但他现在却还是从容淡静,心中一片空明寂静,根本不为外物所动。

    他的心灵比天边最高耸的群山还要安稳,纵然是面临如此庞大的挑战,也没有半点慌乱,或许,这就是大人教导的器量吧。

    这里就处在城墙不远处的一个小屋里,虽然是临时搭建的,但也很是用心,蒲团,木桌,还有各种装饰。

    自从战争的消息来临,那些臣服的村镇就开使骚动起来,整个夏城内外都有些不安定,就算是她也听到了一些风声。

    “大人,茶沏好了。”侍女夏纤微微躬身,一杯清茶被端到裴子清面前,还散发着滚滚的热气。????“恩,不错。”

    过了一会儿,终于,她忍不住对裴子清问道,“大人,您为什么一点都不感觉慌乱呢?”

    “那,我为什么要慌乱呢?”裴子清一笑,放下茶杯,反问道。

    “可是,可是不是说有三个城邦联合在一起来攻打我们吗?而我们不过是一个城邦,怎么能打得过呢?”

    “是谁和你说只要数量大就一定会赢的呢?蚂蚁的数量也很多,可是在自然界中,它们也只是蝼蚁罢了。”

    “这……”夏纤支支吾吾,眉头一皱,有些说不出话来。“可是听说是三个城邦联合,我们不过是一个新建立的城邦,三个打一个,怎么看都有点勉强……吧。”夏纤斟酌着语气,小心翼翼的说着。

    “战争,从来不是看士兵的数量多少的,就算是同样的数量,士兵的素质和军队的调和等等,还有天时的元素。更不要说是神的存在了。哦,这么说来,你是在怀疑神吗?”眸子似笑非笑,拿着杯盖,裴子清颇为玩味的看向了她。

    “侍女怎敢有这种想法,侍女是万万不敢啊!”她诚惶诚恐的低下了头,背上渗出了汗。

    “好了,我没有要责罚你的意思,不过无心之言,我又怎么会一句话就降罪于你呢?”裴子清看了过来,并不是很生气的样子。

    “是,侍女明白,以后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来了。”她的面上还是十分惶恐不安,不敢再有些放肆了。

    “只是,来的真快呀!就这么等不及前来送死吗?”裴子清的眼中,一股异光在流转,冰冷、无情、淡漠。

    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就这样将手伸出,接住一缕从窗外照进的阳光。

    在这一瞬间,他就仿佛通过这缕阳光和和一种伟大的存在溶为一体,无数个微小的绿色光点像是天边的星星一样汇聚在一起,千千百百的光点融汇成河流,形成了一道绿色的洪流。

    这道洪流仿佛流淌了千万年,而他同样如此。那种与天地共鸣,与世界和声的境界,无比的沧桑而辽阔,使他的一举一动,都散发着超乎凡俗的美感。

    立在一旁的夏纤被这股美所陶醉,沉醉在这种超越凡人的美中。

    人类的一切,在这面前,是多么的渺小啊!

    千万年后,阳光依旧长存,而人类的悲欢离合,都将灰飞烟灭。

    这时夏纤深深感悟到了时间的可怕,凡人的渺小。

    在吗贯穿天地的洪流之中,凡人所追求的一生,爱恨情仇,霸图伟业,都不过是昙花一现,就算是她现在修行之后能够延寿,但相对于无量的时光,又何尝不是一朵只开一瞬的昙花?

    相比起世界的浩瀚无垠,时间的不可抵抗,一切不过都是长河中的一滴水花,转瞬即逝!

    她不要千年之后只剩下一团飞灰,一点痕迹都留不下,她要长生!

    他那淡漠的眼神以及与天地合一的境界,和这浩荡的洪流之间有种说不出的和谐感,仿佛他们在千万年前本就是一体,而无半点隔阂和反抗。

    自然,本就是无情的。或者说自然有温柔和残暴两个方面。而他现在显现了自然无情的一面。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自然只给出一个标准来衡量一切,万物都在这个法则下挣扎求存。胜则生,败则死,无情而又至公。

    不可按捺的杀机一瞬间升腾而起,像是钢水一般沸腾着,一下子达到巅峰,然后又很快平静下来,然后减弱,再减弱,最后化成虚无。

    天杀人,需要杀意这种东西吗?

    如同四季轮转,在代表勃勃生机的生的春天和繁华茂盛的夏天过后,就是秋风飘零,寒冬降临,白雪如同鹅毛般纷纷飘零,寒冰覆地,要在这个时间段收割万灵的性命。

    体内的青莲自在旋转,自在循环,无数细小的光丝在体内连成一体,无数的光辉布满了这个领域,金黄的颗粒在不断复杂的流动着,不断的汇聚到青莲当中。

    青莲微微的旋转,无形的虚空扭曲了一瞬间,空间形成弯曲的褶皱,然后很快修正过来。

    青莲缓缓旋转,万千的光丝从外界和青天中抽取能量,一种无时不在的规律,在其中约束和管理这些能量。能量随着这种规律像是大海的波涛一样不断起伏,流动着。

    这是一套无比完善和严密的系统,充满了一种秩序的美感,无比的复杂,千万道光丝一个个按不同的规则排列组合,形成了一个完备的体系。

    裴子清的体内光丝的分布构成,已经洞察了能量、物质与生命的奥妙,但现在还没有达到最巅峰,肉体的改造已经算是在仙门之前的极端完美了。

    只是血液还未彻底化成纯金之色,心脏处的精血虽然现在还在不停的跳动,金色的鲜血源源不断的流淌到身体每个地方,但是这种蜕变和升华现在已经暂停了,能量全部储存起来,为之后的战争坐准备。

    如果放在科技世界,这就像是超越了现在千万年的超级士兵技术,只是肉体不过是附带的,还有些缺陷,元神的构成才真正是极端的复杂。

    青莲内部,亿万个符箓不断的生生灭灭,在生灭之间,显化出一种完美的循环来,无数个符箓的组合,演化出亿万种作用各自不同的结构,一个符箓就一颗微缩的星辰,亿万的符箓混合在一起,就化成一个浓缩以亿万倍计的宇宙。而裴子清那超越生死的意志,则是贯穿着一切的循环,统帅这亿万符箓的星河。

    当然,在成仙之前,肉身庐舍还是挺重要的。

    如果用科技的理论来说的话,就是一步步升维,成为高维生物的过程。

    力量识得力量,智慧见得智慧。

    在遥远的天边,同样有三双无情的眸子从给黑暗的虚空中显现而出,与裴子清对峙起来。

    在神的面前,隐瞒和遮掩是没有用的。刚一见面,双方所掌管的领域和各自的信息都在彼此面前有所了解了。

    一双是青色的双眸,这是风的颜色,无数或大或小的风在他身旁吹拂,有微风、清风、寒风还有暖风,千百种不同的风围绕在一起,簇拥着它们的君王,他瞳孔中的愤怒仿佛像是要燃烧起来了,不过这时他却是一言不发。这是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吗?

    另一个是一对灰黑色的眸子,带着浓厚的大地气机,庄严、安稳不动,并没有明显的敌意,不过还是牵制着他。

    第三个与前两个不同,她显化出了一个完整的身子,薄薄的轻纱裹在身上,目光穿透薄纱,并不能起到任何遮挡的作用。作为欲望的化身,她的身体上似乎凝聚着一切女子的美丽和爰欲,绯红色的双眸看了过来,带着好奇和未曾被道德污染的厚始爱欲,爱欲在眼中缠绵,一双眸子却是深遂如海。

    无形的目光交织,在空中荡起点点涟漪,在目光对峙的区域,火花和雷霆闪动,风暴卷起,在目光相交的地域,一切生命的痕迹被彻底磨平,只留下一个大大的坑洞。

    在短暂的碰撞过后,三位神灵惊讶的发现自己这一方并不能取得决定性的优势。

    这在裴子清看来其实是很正常的,他们互相并不信任,只是短暂的联合,而且领域之间并不互补,并没有什么所谓的默契感,就算是联合在一起,又有什么大用呢?

    而在他们看来,时间还长,而且只要只要军队能取得优势,那么就算是眼前的神灵再是强大,三个城邦的部队联合在一起,迎接他的必将是败亡的结局。他们这样想到。神的战争,并不急于一时,而是持续在很长的一段时间。

    他们的时间观念与凡人不同,就算是漫长的几年,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很短的一段时间而已。在他们看来,这场战争至少要持续好几年,现在还只是开始,他们都有足够的耐心来等待最终的结局。

    三个身影消散开来,虚空又重新回归平静。

    不过,这只是暂时而已。战争的火焰,马上就会燃烧而起,直到把敌人,或是自己,给烧个灰飞烟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