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五十四章 我辈本是无情人(改)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翌日,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阳光暖暖的照射下来,时光慢慢前进,现在已经是夏天了,炽热的光让整个世界都像是处在蒸笼之中,然而青华宫所在的地域却因为法阵的作用而始终保持着凉爽。

    裴子清正坐在云床上,仔细的翻看这些野史杂谈,他现在的状态不太适合深沉的入定,需要保持一颗人心,不然修到后来与草木竹石又有何异呢?

    更何况,还有她整天盯着呢。

    一想到这里,裴子清就有些无奈的看向了旁边的洛竹。

    她虽然还在消化那种体悟,并时时刻刻处理幽冥世界的事物,可还是始终分神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不过,这种感觉,并不讨厌呢?感受着这种淡淡的幸福感,裴子清虽然表面上很无奈,但心中其实是喜悦的。

    这,就是道侣吗?一个关心你,照看你,关注你的一举一动的道侣。????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难以得到的呢?一个深深爱你的人,也同样是你爱的人,这是怎样的一种缘分啊!

    茫茫天地,浩荡人生,得一知己红颜,足矣。

    或许,这就是凡人在恋爱时的感觉吧。

    不过裴子清只是品味,而不会沉迷其中。

    裴子清轻轻抚摸着洛竹的手,这是一只露出的、纤细的、柔嫩的少女的手,洁白皮肤下透着缕缕的青色血管,“今生今世,也就只有你,能和我共度一生了。”

    “裴哥哥,你是怎么回事啊?莫不是修行又出问题了”听到这句话,她感觉到很反常,睁开眼睛紧张的看着裴子清。

    “是不是修行出问题了?”她关心的看着裴子清,想着是不是又出什么问题了,伸出另一只手在裴子清的眼前晃了晃,“裴哥哥,你看这是几?”

    轻轻的拍去她的手,裴子清伸手扶额,轻轻叹道,“我有这么容易出问题吗?这当然是二,我难道连这都分不清吗?”

    “这可说不准,万一裴哥哥你又修行出问题了怎么办,这可是有前例的,我万万不能掉以轻心。更何况,裴大神总是出问题,小女子也很担心呢。”她摆了摆手,隐约可以看到他在长袖之下而展露而出的丝丝风情,深深表现出对裴子清的不信任。

    不要以为她不清楚这点点态度的小变化,其实她是很敏感的,只是表现出自己的小脾气而已。

    “说的没错,这次叫你,的确是要问你一些东西。”裴子清只是很平淡的说着,这时明她显是有着淡淡的哀怨了,还有点点的风情,不过此时的他依旧是清凉如水。

    漫步于永恒者,前面的路不知道有多坎坷,多少艰辛,有时,就唯有在自己的小路上挣扎前行,到了最后,只有一人独自前行。

    或许,修者,是天地间最无情的人也说不定?

    连情欲爱恋都不能超越,那,又和凡人又有何异?

    修行,不修心,终究只是一场空。

    裴子清静静品味着现在的感觉,看着她为这点情义,以为他就此接受了心意的那种喜悦,为他的这点反应举动而迷醉、颠倒。在苦苦的等待之后,只是一点心意的显露,就让她如此欢欣鼓舞。

    只是这种等待,最后的结果究竟会如何?

    现在的他,能做的只是抓住这份缘分,抓住现在,珍惜现在的每一分一秒,度过这点时光了。大道浩瀚,至渊至深,自然能包容一切,连罪孽的无底深渊都能包容,那自然,这点爱情也在大道之中。

    如果不能容纳一切,那就不是真正的大道。

    道不远人,远人非道。

    只是大道无垠,人的心,却是有限的啊!

    在与天心长久的同化、沟通过后,现在的他,在感情面前已经有了一些不可弥补的影响了。

    默了片刻后,裴子清继续爱怜的看着她,只是这不是恋人间的一种感情,而是上对下,像是长辈对子女的关爱、照顾。

    虽然感动,但现在的他,可以给她一个与她同行的机会,但是却不会为这些感情而停滞不前,这些就像是道路边美丽的花朵一样,虽然的确美丽,但并不是他所追求的,可以停下脚步欣赏,但并不能牵绊他前进的脚步。

    他能做的,只是给她一个能赶上他的机会,至于其他,现在的他还不能做出保证。

    “而且,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了,不问你的话,那问谁呢?”这点深情的确是真实,不过淡漠也同样毫无虚假。

    感情,是需要相互交流的。

    听到这句话,她双颊羞红,很快就将刚才的不快抛之脑后了。

    在打闹了一会儿后,两人安静下来,洛竹端正身子,正了正衣裳,问道,“裴哥哥,你这次叫我有什么事吗?”

    “你说的不错,这次确实有要事跟你谈。而且很重要。”端正神色,裴子清正色道。

    “小竹,你读过这些书吗?”说着,裴子清就指向了那一堆书籍。

    这些书籍都散发着时光的味道,似乎度过了漫长的岁月。

    这些书都整整齐齐的堆放在一起,很有规律。

    一些灰尘和虫蛀的痕迹还残留在这些书籍上,一看就很有年代感。

    刚开始送来的时候,这些书大多还保存完好,毕竟很重要的,都要防潮仿湿的,不然这些书很容易坏。

    有的就真的是惨不忍睹了,灰尘和虫蛀不说,缺页、漏页的现象也不少见,有的就只剩个残尸了,没个全身。

    这些,还是裴子清用心清理之后,摆放在这里的。

    左边陈列的,是竹简,右边的是龟甲兽骨,摆放在最中间的是一些动物皮毛做成的书,其中就有羊皮。

    在这个年代,游牧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水平,狩猎并不是唯一的食物来源,一些凶猛的野兽在经过漫长时光的驯化后大多褪去了野性,变得温顺起来。

    像是狼,这种狡猾勇猛的野兽在驯养之后变成了一种新的物种,狗。

    另外,还有猪、鸡、牛、羊等等等等。

    人类的先民始终在这个世界上顽强的生存下去。

    既然自身目前不够强大,那就托庇于神灵的麾下。食物的来源不足,那就驯化这些野兽,让它们为人类所用。

    书籍是智慧的阶梯,也是文明的薪火,代表了传承和未来。

    每一本书都弥足珍贵,不是重要的事的话都不会记载下来。一字一句都要尽量精练,简洁。力图用最简便的方法来表达准确的意思。一字不能减,一字不能加。

    没有了书籍的话,那过去传承的历史。

    没有智慧,人与野兽何异?

    至于这些书的来源,既然身为臣子,那君王的话怎么能不听呢?

    裴子清只是微微表露了这个意向,就有一大群的部落酋长,不,现在应该叫村长和县长了。

    他们都开始表忠心,纷纷把自己族内的珍藏典籍都贡献了上来。

    至于有些不够聪明的,自然是“被代表”了,由村子内部或者几个村子联合自愿让这个村子把自己族内的书籍给献上来。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不足挂齿。不必放在心上。

    “这些书,自然是读过的。”洛竹答道,“裴哥哥不说我也要读这些书的。”

    “我们族中也有風雨文学子里,派卫兵把守,虽然身为嫡系,但我也只去过几次,只记得里面把守的很森严,还不让人把书带走。”

    “而且每次进去都要万分小心。长辈也教导我要多读书。”

    “那,小洛,你知道那场在整个世界内发起的战争吗?”

    “这自然是知道的,而且记得很清楚。这是夫子和长辈都要求必须记住的。”洛竹一言一语慢慢说道,“神荒之战,大约发生在三百多年前。荒兽一族妄图一统世界,与神灵们交战。”

    “荒兽一族天生就有强大的血脉之力,成年后就可觉醒天赋神通,各种强大的神通层出不穷,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荒兽首领烛九阴的神通,传说中烛九阴祂人面蛇身,全身赤红,掌管日月运转。视为昼,眠为夜,吸为冬,呼为夏。只要祂的眼睛一张开,黑暗的长夜就成了白天;它的眼睛一合上,白天就变回黑夜。甚至于,在传说中,祂还可停滞光阴。”

    “的确很是强大,那它的结局又是怎样呢?”

    “日月双瞳分别被日主、月主所得,身躯分成五块,最大的一块身子被镇压在天主手中,头被镇压在北冥寒渊,世界尽头。东荒兵主的万兵劫域镇压着它的两只手,南极无垠火海火主镇压了祂的两只脚。”

    “据说,在祂死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为之震动,天降血雨,雨水下了七天七夜。”说到这里,洛竹眼中有些憧憬,这该是多么强大啊,竟然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震动。

    “是很强大,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强大,不过祂已经失败了,而失败者,是没有未来的。”裴子清冷冰冰的说出这样一句话,表现出一种对万事万物的通彻和明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