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五十三章 胜却千言万语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在这片黑暗的虚空之中,一棵世界树扎根于黑暗之中。

    无数流动着绚丽光华的脉络,支撑起一片极尽华美的华盖,世界树的树冠之上撑起无数星空,叶片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金色的光辉布满了周身。

    树体充满了整个世界,高大的树木似乎直接联通了天地,躯干之间扶摇云雾气海。

    树根扎根于一片黑暗的虚空之中,根须盘虬弯曲,如同龙蛇,深入虚空大海。

    这颗巨树是如此的辽阔,但相对于无垠的虚空,又是如此的渺小。

    与时空交融,行步于无垠的时光片段之中,这些景象,这是一种灿烂而完美的真实,打破了一切外在的束缚,无比的满足和真实感流淌在心间。

    裴子清的心灵和天心之间,不断的交流、沟通、同化。

    正在这时,看着这一幕,洛竹想起了一句话。“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

    神的灵行在水面上。”

    虚空如水,他就是这片识海中虚空的神灵。未来的“青帝”。

    青帝,是五帝之一,,掌管天下的东方,亦称“苍帝”、“木帝”。五行中对应木,季节中对应春天,五色中则对应青色。

    这颗世界树,亦称建木,就是裴子清的青帝本相,神位的显化。

    接着,世界树消散一空,重新化作一道青蒙蒙的清气。

    清气一转,化作一朵青翠欲滴的青莲,清净、飘渺、纯粹。

    青莲不断旋转,分处清浊,划分阴阳,青青的莲叶仿佛能支撑起一片大千世界,伟岸宇宙。

    无论是青莲还是巨树,都是裴子清元神显化的本相之一,也只是他的一部分。

    不过就算如此,也是十分恐怖了。

    眼泪还在流淌着,洛竹轻轻拭去脸上的泪痕,运起法天象地的法门扩大起来。

    洛竹的神躯在这时也无限的扩大、膨胀,直到达到巨树和青莲一样的高度。

    身躯庞大无比,玄黑帝冕戴于头上,着衮服,幽幽深深的黑水流淌着,洗刷众生的罪孽和记忆,洗涤万灵的魂灵。

    漆黑的镰刀挂在腰间,审判、裁决的意志贯穿始终。

    生死交织,黑白具现。一个三十六角轮盘的虚影在洛竹的身后显化。

    轮盘通体漆黑,静谧、永恒,一个幽幽深深的轮回通道在难以测度的黑暗中形成。

    掌生握死,执掌轮回。

    黑白交错,符箓盘结。一个似圆非圆,似扁非扁的符箓种子在洛竹的手中凝成。

    八角垂芒,字字生光。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我始终相信,心与心之间,是可以相互理解的。以情丝为引,心有千千结。让我们的心连接吧。”

    情丝本是无形之物,这时候现在这种法术的力量下在空中显形。

    一丝丝泛着红光的丝线将洛竹和裴子清两人间的灵魂相连。

    顺着这种联系,洛竹将自身的感情、心意,通通传递了过去。

    同时,裴子清于天心的交融和同化也传递了过来。

    永恒、空灵的歌声淡淡传唱着,仿佛一直可以歌唱到时光的尽头。

    完美、充实的感觉在心头缭绕,洛竹用尽全力抵抗着来自天意的侵蚀。

    这不过是一丝天地之力的精神,相对于真正的天意而言,可谓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但是对于洛竹来说,已经是浩瀚到无穷的海洋了。

    生死之气交织的汪洋大海,那是一片无比广阔,浩瀚无垠的世界。相比起天意而言,无论是人还是神,都是如此的渺小。

    她几乎就要沉醉在这片汪洋之中了,只是那股执念和爱意支撑着她,如同海洋的信息灌输而来,她的灵魂都快呀,不能承受住这股精神内蕴的信息。

    原来,他一直在与这样的存在作斗争吗?洛竹一时间想到这一点。

    庞大的压力在有人分担以后,一下子减少了一半。

    裴子清的意识从这次天人交感之间脱离,浑浑沌沌的意识开始苏醒过来。

    从这股感情之中,裴子清体会到了她的担心、失望、忧愁和深深的恐惧。

    体会着这样炙热的爱意,裴子清在一时之间,有种深沉的感动从心中升起,缠绵的爱意,如同大海一般将他紧紧包围住,从这之中,裴子清体会到了一种难言的喜悦。

    “你永远都别想把我抛开,哪怕追逐到时光的尽头,世界的角落,我也要把你留下。”

    美人恩重,情意难得。又岂能逃避呢?

    终于裴子清从这次天人交感之中退了出来,就见到洛竹那担心的神色,只是轻轻一个拥抱,深情的凝望着她,“对不起,这次让你担心了。”接着用双手将洛竹紧紧抱在怀中,不再分开。

    只是一个拥抱,一个眼神。虽是无言,便胜却,千言万语。

    眼神在此刻交流,心意于此时传递,闻着一股男子的气味,看到他心理的情意,洛竹不由双颊晕红,别过头去。

    只是想到当时但那种担心,那种焦虑。就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哭的梨花带雨。

    她曾经也哭过不少次,有的是真哭,有的是假哭。

    在外婆死去的时候,她默默流泪。

    在向父母讨要糖果的时候,她曾捂着眼睛装哭。

    父母死去之后,她曾经无比悲伤的痛哭。

    可是这一次的痛苦,她却从未体验过,想要忍住哭泣,但泪水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想要微笑起来,却总是止不住,控制不了嘴角。

    唯一的感觉,就是甜蜜,如同吃过蜂蜜般的甜蜜,不,应该比那还要甜蜜。

    这,算是喜极而泣吗?

    “让我,让我再哭一会儿。”她抽泣着,鼻子通红,抓住他的衣襟,泪水打在道袍上,将原本雪白的衣裳沾上泪痕。

    “以后不许再这样独自做这样危险的事了。”止住了哭泣,她抬起头来,看着裴子清。

    “好,好。”

    “还有,不许再瞒着我了,以后要做什么都要提前跟我说。”

    “好好,都依你便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轻轻拍打洛竹的背,裴子清展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来,如碧波般清澈的眼神中,洋溢着淡淡的温馨。

    身为人的时光,对他来说已经不多了。而仙神的时光,还漫长无比。现在,必须珍惜这点点滴滴的时光了。

    “还有,以后我们要一起面对这些困难。不许你一个人去扛,以后要做什么都要和我一起去。”

    ……

    “拉钩,上吊,一万年不许变,谁骗了谁是小狗。”她把手指伸了过来,在喜悦的背后还带着一些恐惧。

    这是怕他不答应吗?

    “好,我要是骗你的话我是小狗,降下天雷来把我劈死。”没有犹豫,轻轻牵上她的手,许下万世不变的誓言。

    “不许这么说,不吉利。”

    一点金光升起,誓约得到见证,就此成立。身为神邸的他们,本身就有见证契约的能力。两人的力量共同维护这一个契约,就几乎没人能够打破。

    “生死号令,生死权柄,此愿此誓,我宣布我们成为夫妻,成为道侣。生死与共,福祸相依。”洛竹在这个时候立刻以最快的语速说出这一段话,将这一段加入誓言之中。

    “真是顽皮呀你,不过在此刻我宣布我们成为道侣,气数相连,祸福相依。此即天意,此即天命。此愿此誓,昊天见证,万世万灵行此法旨,咄!”裴子清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在她惊喜的眼神中说出法旨,立下誓言。

    明镜浮空,照射毫芒,见证誓言。

    与此同时,两人本就连接紧密的气运交织在一起,气数相连,生死与共。

    最后,洛竹在和裴子清许下了一大堆不平等条约后,终于沉沉睡去,在这时洛竹还死死抓住他的衣角,不肯放开。

    她的脸上还带着泪痕,有着喜悦的笑容,嘴角上扬着美丽的弧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