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五十章 道脉大比(中)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不错,在大多数道人眼中的幻术这种小道,也是有可能达成这种成就的。

    当然成功几率嘛,那就真的只有天知道了。

    可能性只存在在理论上,至于实际,裴子清不去谈论它。

    至于在科技世界,好像是叫做催眠,用在心理治疗上。

    只是这条路很容易走上邪路,成为邪魔,他化自在天魔之流。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佛魔一体,这种业位也是有可能的。

    堕入邪道的可能性还要大不少。

    毕竟这种诱惑太大了。????就像现在。

    裴子清收回思绪,看似漫长的思考其实只是在一瞬间就已经完成。

    在仙神的时间感中,一瞬可以是几天或者几月,一个月也可以当一瞬来度过。这样才能避免心灵的崩塌和自灭的想法,可以算作是一种本能。

    时光已经不能在他们的心灵上流下痕迹,可以即使亿万年过去,还是天真无比,也能够在转瞬间成熟起来。

    裴子清继续说道,其中没有丝毫的停顿,“接下来为师将会给你们一个玉符,你们贴在头上,就可以以元神进入其中,放心,这只是虚拟的争斗,不会影响到本体。”

    一只只幼小可爱的萝莉和一个个正太都按照裴子清的吩咐闭上双眼,将一个玉符按在眉心,进去了这个虚拟空间,裴子清叫做太虚幻境的地方。

    几十个气泡在这个小小的玉台上显化,互相错开,一个气泡就是一个微型的战场。

    视距慢慢拉进,目光投射到其中的一个气泡上来。

    渺小的气泡慢慢的在视野中变得庞大起来,目光穿透这薄薄的薄膜,投入其中。

    这是一片草原的景象,夏梦躺在地上,从短暂的昏沉中醒过来,看了一眼碧蓝的天空,万里晴空一望无垠。

    先抓了一把青草,轻轻一咬,舌头向上一伸,绿色的水汁溅射出来有淡淡的苦味,还有一丝香甜。

    再抓了一把泥土,松开手来,细碎的土块从手中落下,嗅一嗅,好像是真的泥土。

    天上有火红的太阳照射着,阳光明媚,青草芬芳,夏梦站了起来,握住木剑,掂量一下,还有点重。

    这是最重要的武器,必须好好拿好。

    她又看了看四周,辽阔的草原好似一望无际,反正她是看不到尽头的。

    其实只有一小部分她们所在的地方是演化出来的,更多的地方充当幕布和背景的作用。

    在练气二层之前,法术还不能放出来。

    更何况,以他们目前这可怜的法力量,用一个小法术就得熄火,之后就只能任人宰割。

    所以裴子清教导他们在筑基之前都尽量选一门剑术,用法术加持状态战斗。

    至于现在就用法术,就四个字,华而不实。

    只要在战斗时轻轻放一个小法术,就可改变战斗结局。

    比如目盲、黑暗、强光、僵直等,只要一个瞬间,就可使结局逆转。

    不要小看区区一瞬间的变化,就是一瞬间,便可决定生死。

    夏梦如同海绵吸水一般,贪婪的吸收着裴子清传来的知识。

    在这个世界,还从未有过这样完整、成系统的武学体系。

    对于武学和人体结构、要害等等的分析、归纳总结,这些都是她闻所未闻的。

    比如都知道人没了心脏会死,但为什么会死,死的原理是什么,这些都展示的淋漓尽致。

    毕竟,这只是凡间武道,与仙道没有可比性。只是肉体的碰撞,武道大宗师,大不了能杀十人、百人,碰到军队围杀,不惜代价的话,也会死。

    仙道到了一定境界,移山填海都不过等闲,更不用说那种俯视时光的从容了。

    因为有力量可以面对一切挑战,自然从容无惧。

    夏梦张开一双如同黑暗宝石的眸子,谨慎的观查四周。

    细腻红润的精致脸庞,如同瓷娃娃一般可爱,小小的眼睛中,充满了纯净和纯粹的色彩。

    白色的道袍之下,是一副略显青涩的躯体,还未发育的身姿也有另一种的可爱,她踏着轻巧灵敏的步伐移动着。

    她的敌人也同样是一只小萝莉,圆润可爰的小脸,扎起来的双簪,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一个什么呢?

    哦,对了,像是一个包子,老师发明的一种新的食物,包子。

    说到包子,她这时又想起了自己曾经吃过的小笼包,真是美味可口。轻轻一咬,那鲜嫩肥油的汁水即刻涌入你的口中,接着,红红的肉馅,鲜美的滋味,细腻润滑的口感。

    那种滋味,到了现在还忘不掉,想起这个,她的嘴里就有口水流溢出来,舔了舔舌头,更馋了。

    不说这些,她仔细观察着对手,虽然看起来有点圆,但行动起来就如同一阵清风,走的是清灵的路线。手中拿着一把木剑,这是制式木剑,没有什么多观察的必要。

    两人慢慢接近着,每走一步都很是谨慎,慢慢的,压低了声音,聚精会神,都避开了野草,布鞋踩在土地上,小心翼翼,四周的虫鸣声和一些小动物的声音都渐渐远去,在她们眼中只有彼此的存在,观察着对方的气息,观察着对方的步伐。

    慢慢的,两人的距离渐渐接近。

    很快,快要靠近了。

    手心有汗流出,这时候她甚至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跳动的声音,“咚咚”但在这个时候不能去擦,不能分一点心。

    “沙——沙——”的声音响起,这是鞋子踩在地上的响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好,就是现在。就是这一瞬间。

    在锁定了对方之后,双方都张大了眼,仔细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就在一个瞬间。

    定住身形,微微一低,接着一下子爆起,木剑几乎在同时出鞘,剑光一闪。

    虽只是木剑,但相击时也发出了响声。

    “锵——”

    双剑相击,两人都退了一步,踩出一个浅浅的小洞来。

    双方面目一凝,这说明彼此之间没有太大的差距。

    接着后退的力道继续交战。

    剑器相交,剑光连绵不绝。

    两人使的都是青松剑法,火候也还算纯正。

    数招都是一气呵成,不停交击。

    虽都是女性,但力气并不算小,内炼有成之后,这点力气当然不算什么。

    劲风四气,一大片草地被打破,两人且战且退,不停转变战场。

    过了有一阵子,两人这才停了下来。

    “呼——呼——”

    两人这时都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在一阵激烈的对战中,体力被消耗着,香汗流出,一颗颗从脸上滴落下来。

    夏梦脸上却有着畅快的笑意,她的道袍有几丝破洞,左臂也被划开了一道血痕,的确很痛。

    但是这种在生死之间徘徊,自身在刀尖上起舞,用剑法来决出生死的感觉让她感到生命从未如此的真实,如此的畅快。

    对空间和距离的把握,步伐的进退,力度的大小,她深深为这其中的美丽而迷醉。

    “战吧。”在恢复了一段精力之后,她就主动发起了战斗,她的体力快要枯竭,但她的精神却从未如此的亢奋。

    黑暗术

    眼前一瞬间暗了下来,前方的目标消失无踪,但她并未感到惊慌。

    麻痹

    对手在一瞬间感到躯体不畅,有些麻痹。

    但她的剑光这时却并未停下,没有管眼前的黑暗。循着冥冥中的直觉,还有对气息的感应,她的心告诉她,敌人就在那个方向。

    没有迟疑,没有犹豫,剑光一闪,剑尖碰到了脖子,温润湿滑的感觉传来。

    她这时甚至还能感应到对手的恐惧,她的精神前所未有的灵敏,这时她的剑停了下来。

    “还不投降吗?”虽然有点看不清,不过想必应该是那种小兔子的表情吧,真是有趣呀。

    “我认输。”对手紧张万分的说出这句话,然后在一道白光中消失不见。

    “呼——吸——呼”在战胜对手之后,夏梦她一下子瘫软下来,现在她已经完全没力气了,汗水把衣服都打湿了。

    同时她又感到几丝怅然若失和一阵空虚,不知是为什么。

    刚才的勇猛和迷醉有些不像是自己,这是怎么了?

    那种强大、那种果断,都是她所渴望和憧憬的,但她本身并没有这样的决断和强大。

    那是一个梦想中的她,一个完美无缺的她,“我一定要向成为那样的我努力。我要变得强大,变得美丽。”

    小小的眼睛闪着动人的光芒,在这一刻许下了未来的誓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