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四十三章 说法(上)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诸神先是不怠,签订封神榜后感觉到了身上的变化这才十分惊奇。

    他们的琉璃般的灵体中有了一道符箓,白光闪耀着,符箓上如同龙蛇的篆文流动着,在稳固他们魂体的同时也将香火隔离、过滤、提纯,神色振奋。

    都对着裴子清拜下,怨气消减了些许,“臣等参拜主上。”

    “众卿免礼。”裴子清就是大喜,摸着手上金光闪闪的封神榜。这符箓都算是封神榜上的投影,这不仅可以让他们在临死时躲避,从中复活,还可以钳制众神,必要时可自毁而亡。

    而且这些符箓都有后门,也禁锢了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大神通了。他也限制了这些符箓都只能在这些神袛各自的法域内吸收神力。

    同时,每月也需要交纳三层神力收入。

    或许等到日后,这封神榜真能分封天下众神。

    不过现在说这些还是太早了。????三天后

    太阳在天上高高的挂着,不时有着蝉鸣声响起,高大的树木十分茂盛。

    夏城内部,游人来往如织,车水马龙,比起其他部落,这里已经算得上是繁华了。

    裴子清坐在一个木椅上,头上有树木遮蔽着阳光,不时能听到鸟类的鸣叫,清丽入耳,侍女正在为他沏茶。

    行动之间如行云流水,看起来真是赏心悦目。

    夏纤穿着素白的衣裙,简约而又明媚,带着几分冰肌玉骨的玲珑之美。

    她先是用烧的滚烫的热水将茶杯烫热,再用食指、拇指和中指共同捏取茶叶,先倒水,再倒茶叶。她将壶嘴轻轻移动来慢慢沏茶。

    一举一动,简单而又凝炼。短短几手之间,已经有了一种雅致的意境来。

    裴子清轻轻按了按杯盖,然后极细致的品味,感到微苦中带着一丝甜香,久久回味着。

    品着茶,裴子清就说道“一举一动,有了意境,看来你已经离入道不远了。”

    夏纤轻轻欠身,“哪里,都是族长大人栽培的好。或许,也不仅是族长大人呢。”她这时有了几分自然活泼的意趣,但又不失礼数。

    他望了过去,就见得她眼中有着一种淡淡的光,灵光清澈,这算是修行入境了。

    世间万事万物,都可入道。既然有以武入道,那自然沏茶、下棋等杂艺也可入道。

    所以裴子清就传授了她这个法门,茶韵妙趣法。于沏茶之间,体会自然妙趣,还可纯化内息,修心养性。讲究的是方寸之地,沏茶一瞬,得见大千意趣。

    不理茶韵,难入境界。色、香、味包括整个过程都要给人以审美的愉悦才行。这些种种表现都说明她的心境已经足够了。

    现在的她,离筑基入道只剩一步了。

    不过也不必惊讶,时刻伺候着他,观察他的行动,能有这点成就不足为奇。

    不过这也只是外道,虽然也可有成就,有了正统的练气修行的法门,就就不在关注这些了。

    又想起那时自己想起的以痛苦入道的法门,裴子清这时就是失笑。不说其他,光是研究出来也没有什么大用,这毕竟只是外道,不入正统。

    不说其他的,就只说成功率,简直是低的可怕,就算是现在他都没有多大的概率在不提高成本的前提下提高成功率。

    入道的关键在于纯化身心,锻炼一口内息,铸出一口灵池。

    其他的多的要求都是不必要的。像围棋想要入道就必须棋艺达到一定水平,还要领悟出意境来,而有这悟性和资质又何必以棋入道呢,不如直接练气。

    裴子清只是慢慢品味着茶,悠闲自在,急是没有用的,慢工出细活。

    更何况他并不反对享受生活,修行是为了逍遥自在,主宰自身,又不是一定要苦才能修行。

    慢慢摇着椅子,不经意之间裴子清就有一种与外界相融为一体的感觉。

    没过多久,一个弟子就走上山来,想要询问裴子清问题。

    这是夏衍,一个不错的学生,喜欢有了问题之后自己琢磨一段时间再来问问题。

    做老师的自然喜欢这种类型的学生了,平时也就多给他提点几分。这就是有着偏爱了。

    不过人之长情,人与人之间本就有亲疏之分,远进之别,自然对一些亲进的人有偏爱。

    就连孔老夫子也说过,仁要先顾及自己家人,再是朋友,最后才是整个世界。

    其实裴子清的灵觉早就看到他了,不过既然有这个机会,就考验一下他的定气,先晾一晾。

    大丈夫要处事不惊,为人要有定气,不管碰到了什么事,都要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不然,要是随便几件事就把你气个半死,你万一心气不顺,不能入静,修行时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于是,裴子清就装作睡着了,在摇椅上一动不动。

    走过平坦的石子路,他穿着粗布衣裳,就来到了裴子清面前,看见老师还在睡觉,没有醒来,自然不敢去叫,看见了旁边的夏纤,就俯身过去,低声问着,“纤姐姐,不知老师睡了几时了?”

    “族长才睡下不久,要不你等会儿再来。”

    “不可,这样不是不尊重老师吗?我还是就在这儿等就是了。”说这话时夏衍撇了一眼裴子清的样子,有些意动,但还是决定等下去。

    夏纤也就不再多说,只是静静站着。

    刚开始时还很安静的等着,等了一会儿就有些坐不住了,四处张望着。

    远处飞来一个蝴蝶,美丽多彩,夏衍抓耳捞腮,有些想过去追蝴蝶。

    他有着犹豫,又看了一眼裴子清,心中天人交战,不知是去抓蝴蝶呢?还是继续等着?

    去吧,反正老师还没有醒过来。脑海里似乎有这么一个念头升起,并逐渐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

    不行,他摇摇头,给自己打气,“老师说过我们要慑服杂念,静守心神才能提高心境。”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看他渐渐定住,裴子清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看来有了一定的成果,就打算起来,回答他的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