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四十二章 建体立制(下)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青天上,青华殿。

    当水镜展开的瞬间,裴子清表面上并没有任何动作,但这时候他的气息却突然与青天整个契合了起来,没有任何的隔阂,一层无形的领域铺开,精妙玄微的符文在不停的激流动着,形如蝌蚪的篆文不停的起始生灭,流转跳跃,不知不觉之间,把整个大殿映照出了一种琉璃般的通彻透明的质感。

    一切纷繁复杂的声音都渐渐消失,一个领域隔绝开了神与信徒的距离。

    无数信徒的祈祷依旧在他们耳边缭绕,但这个领域却将神与外界的的力量投射断绝开来。

    他们仍然能够聆听到信徒们的祈祷,但也只能聆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来。

    当夏明想要前往渊部落的时候,渊这时脸色大变,望了裴子清一眼,双眼瞪的浑圆,恐惧不能自已,浑身的灵光波动着,想要联系阳世的信徒,可这时他全部的力量都被禁锢在体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信徒被屠杀,神殿被摧毁。

    一丝丝的黑气缠绕着他,里面隐隐有着上千的怨魂在呻吟着,哭嚎着。

    “神啊!我的祖先,您为何没有保佑我们?”????“我诅咒您,我的祖先,我的神啊!您曾宣誓庇佑我们,可您没有履行您的诺言,现在就算是灵魂毁灭,我也要脱你下地狱啊!”

    “渊,我是您的子民,您的子民被屠杀的时候,您又在哪里?”

    ……

    一行血泪从眼中缓缓流下,渊不甘的看着裴子清,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无数的怨魂撕咬着他的魂体,啃噬着他的血肉,分散了他的光辉。

    这些鬼魂对他而言不过是一群蝼蚁,只要稍加反抗,就可粉碎殆尽,不过最终他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默默忍受着这一切。

    一个个怨魂在撕咬了他的一块肉之后,怨恨得到了消解,变成白色的灵体,被洛竹引导着转生去了。

    他最终只是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到了这时,原本琉璃般的神体现在只剩下了一个白骨架子,白骨的间隙还有血肉的痕迹。

    在这个时候,有几个魂魄反常的没有被怨恨侵蚀,在他周围围绕,似乎是在说些什么。

    这时的渊只是苦笑,用还剩下的最后一点力量护送着他们,把他们传送走,离开这个地方。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说些什么呢?”裴子清坐在高台上,把玩着手中的如意,俊美的脸上满是玩味之色。

    渊挣扎着直起身来,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这时,等到神殿被推倒,祭坛被破坏,轰的一声,他身上的灵光在短短一瞬间内就跌落大半,最后勉强维持着,没有真正跌落下去,但这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没有了部落,没有信仰,对于神来说,就没有了任何未来。

    直到这时,他身上的禁法才被裴子清解开,他脸色苍白,手颤抖的指着裴子清,浑身都在抖着,一时之间似乎是不敢置信,到了最后,反而恢复了平静,空洞的双眼充满悔恨,哽咽着说,“这一切都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在大荒之上,本就是如此而已。你毁我部落,杀我子民,我要你不得好死啊,我在深渊中等着你。我也不过是先走一步而已。”

    他用空洞的双眼扫射了一眼众神,骨头摩擦着,用瘆人的语气说着,“我在地下,等着你们。”

    说完这句话后,他就再也支撑不住,黑气突破了镇压,缠绕了全身,将全身侵蚀,他挣扎着,反抗着,可是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就被黑气吞没,到最后只剩下了一团灰烬,一个黑色的骷髅头凝聚了他最后的力量,浑身冒着黑气,向裴子清扑了过来。

    不过只是在半途中,一个镰刀一挥而过,一切的痕迹就全都灰飞烟灭了。

    远处,冥土深处,一个巨大的神殿耸立着,放着光,照耀了一片地域,无数人在坍塌了

    此处生存着,人流如织,只是突然,这神殿就坍塌了,光也消失不见,眼看这群鬼众就要泯灭。这时,一道清幽的月光就照了过来,减缓了崩塌的趋势。

    一道信息在这月光中传了过来,旧的神已经陨落,只要投入这月光,就可居住在新的国度中。

    一时,就有人犹豫了一会儿,看着多人都去了,也选择了跟随。

    不过有一群人始终不走,一直停留在这里。哪怕这月光就快要消失,自身的魂体逐渐黯淡,也始终没有丝毫动摇。

    洛竹见着这一幕,有些好奇,从月光中投射出了一个分身,问着他们,“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就在这里呢?如果再不走的话,除了你之外,其他的魂体都会消失。”身为部落的族长,一股气庇佑着他,可有的魂体已经开始模糊了。

    “总有些坚持,是超越生死的。如果我们也走了,又有谁能记得还有一个渊部落呢?”

    洛竹看着这一切,不禁有着疑惑,是什么能让他们坚持的呢?心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萌发,但还没有明确的条理。

    她现在还不懂这是什么,不过她抓住了他话语中的漏洞,”就算你们还呆在这里,等你们消亡过后,还不是没有人记得你们?”

    渊海看了周围的弟兄一眼,叹了一口气,又看到周围崩溃的房屋,滴下一滴眼泪,看了一眼月光,投入其中。

    这时诸神只是看着这一切,就浑身战栗着,都是心有戚戚然,生起了几分兔死狐悲之感,不敢再有任何言语了。

    有的神看他不过一黄口小儿,就几句话就想让他们臣服,现在都是震怖。

    一位阴神境界的神灵,一个大部落,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消失了。

    裴子清也不多说,这神虽然情真意切,也算爱护子民。但只要还在血祭,就断断容他不得,何况三令五申之后还是如此,这就不得送他去死了。

    就在这时,裴子清放开了领域的压制,就问着诸神,“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这时都连道不敢。

    裴子清就接着往下说,“从此以后,无有部落之民,以夏为郡城,你们部落日后五百人以下为村子,五百人以上为县城。尔等设为土地、城隍,以镇压阴土,凝聚神位。”

    “大人,何为城隍、土地?”涂山率先问道。

    “护佑一方水土,保境安民。是为土地。”

    他们现在的神位不过是假格,还未真正成神,只需在封神榜上签下名号,就可转化。

    众神都知这榜肯定有弊病,说不定从此生死操之人手,不能自已,但还是签了。

    这时,等到众神都签了榜单之后,裴子清头上的鲤鱼就发生变化,云雾缭绕,由鱼化蛇,一丝丝秩序法网就以裴子清为中心散步开来,笼罩了周围百里地域。

    与此同时,裴子清头顶的气运一阵波动,“轰”的一声,一个小鼎凝聚而成,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气运都被收纳在鼎内。

    这就是建立起了体制,将自身的政策施展下去,才有了这法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