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三十八章 天意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这时,先有神顶不住这庞大的压力了。这威压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苦笑一声,对不住了,就跪下臣服了。

    反复思量之后,其他两神见裴子清和洛竹脸色不善。特别是洛竹,他们刚刚可是见识到她是如何玩弄灵魂的,心中惊惶,也顶不住压力,跪了下来。

    这时,场中也就只有一位神还坚持着,诸神们的目光都转移到他们身上。

    这是苏罗君,是苏部落的神,掌管着的领域。这神气度不凡,面如冠玉,神采奕奕。琉璃的灵体表面波动着,虽然心中很不平静。

    至于其他的小神,早在第一时间就已经跪下臣服了,他们并没有什么反抗的资本,也就是会见机行事。看到这一局面,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不然也活不到今天。

    咬着牙,苏罗看着这四周的阵势,心知恐怕今天是不能善了了。

    一个声音在他心里面不停回荡着,不能降,不能投降,一定不能投降。他心里面有着很深的预感,自己一定不能投降,只是……

    他问道,“大人,全建山又是何山,为何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这时,一阵无形的波动荡漾开来,影响着周围人的判断。同时,四周的人越看他越觉得他英武轩昂,举止言谈间有着从容不迫的魅力。

    同时,他心中也是希望自己能度过这场难关,只要给了他说话的机会,他就有着这个把握。

    他已经经历过多次大大小小的劫难了,但这些劫难都被他化解开来。

    在多数时候,只要他一出手,一顿劝服之下,就没有敌人能面对他了。

    就算有什么必死的危机,也能躲过。还能碰见不小的机遇。

    他记得自己小时候上山采药,没有抓稳,一个不小心就跌下了悬崖,结果大难不死,落到一个巨大无比的鹰巢之中,还收服了一只苍鹰的幼崽,现在长大之后更是他的臂助,帮了他不少忙。

    他还经常在战争中不经意获胜,天气和地形经常对他有利,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度过这次难关。

    气运罩体,五色迷离。这时,裴子清突然觉得眼前这人十分亲切。

    突然“叮——”的一声,识海中的宝镜发出清音,放着光。

    当即裴子清脸上就是一片铁青之色,马上就要发作开来,如果不是宝镜庇佑,这……

    马上他又敛去脸上怒意,脸上不显出丝毫,吞吐没有丝毫错漏,“全建山吗?以前自然无有此山名号,你等不曾知晓也是正常,这是我部落所在之地的一座小山,现在我命名它为全建山,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

    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苏罗君一咬牙,也只得跪了下来,说道,“愿为大人附庸。”

    本来他感觉自己或许不久之后就能够突破,所以心里实在不想臣服,但形势比人大,再是不从,怕是今日这都死到这殿上。命都没有了,那还谈什么未来呢?

    这一跪之后,他就是一片怅然若失,冥冥中感觉自己或许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连裴子清的命令都没有听清楚,全程都是迷迷糊糊的。英武的神色气度也消失不见。

    就在他叩拜的瞬间,一团青气就笼罩到他的头上,只是片刻之间,一点点赤气就转换而成。

    与此同时,一股纯粹至极而又莫可名状的气息就像抽丝剥茧一样,细细的从他身上抽了出来。

    宝镜悬空照射,放出点点毫芒。定住一条虚幻的鲤鱼。这条鲤鱼正奋力挣扎着,不停扑腾着,提醒着主人正面临着危险。

    “彭——”一点金色的鳞片就被剥下,虚幻的血流出,就见这鲤鱼飞速退化,水潭一下子干涸,到最后来就退化成了一只幼鹰,身体有些萎靡不振。虽然还是有不凡的气象,但已经不负人主的气度了。

    再一看苏罗,这时就发现他没有以前那种令人为之心折的魅力,现在也就不过是一个普通神罢了。

    裴子清面上就是一喜,这莫可名状的力量就是他身上携带的天命了。这些已经被尽数抽取干净,再无丝毫剩余。

    原本,要是裴子清不出现的话他是有很大的几率统一这周围的部落,主宰这四周百里,成为一个微型的神王。

    不过,也不过是为王前驱的命罢了。

    他的使命就是统一这四周百里之地,将平静的生活演变成战争。

    到时百姓心中都是怨恨,再诛除此獠,必然可获得民心。

    等到天命之子降临,就可收获一大批感激涕零的手下。

    到时要是知机还好,立刻投靠,还可保全性命。如是奋起反抗,便成刀下亡魂。

    到时候,说不定连鬼也做不成,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当然,若是他能一路杀上去,到最后连天命之子也可挑翻。

    只是这几率,就不多说了。

    毕竟,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就算是真龙,也要经过一番厮杀才能确定到底谁是真龙天子。

    死了的龙,就自然不算是真龙了。

    真龙天子业位由天地人三才鼎力,而人道之事,全凭气数。

    这时赤炎他神色一动,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但细细体会,又发现只是错觉。

    以他现在的层次当然发现不了宝镜的存在。宝镜本质为紫气,与世界同格。

    全场的神灵的气数都有两层被抽取到了裴子清身上,君臣名分一定,气运就自动交纳上来。

    同时,裴子清的气数大涨,鲤鱼不断吸纳着这些气运,蜕变着。这鲤鱼不断长大,周围的水池也在同时扩大,如鱼得水,金色鳞片不断增加。夏族的气运也在同时增加,有了吞并四周的态势。

    只是现在,他心中并没有多么高兴,反而是一片冰凉。

    他们这些神,身上也并无什么可以镇压气运的异宝,就算是有,本质也没有宝镜高,自然可抽取之。

    事实上,若是裴子清不顾及未来发展,只是竭泽而渔的话,只是一瞬间,就可把他们抽成干尸。

    只是,这样做定会迎来天谴。还会将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化为乌有,到时九霄神雷降下,他就化成灰灰了。不,应该说连灰灰都不剩。

    连逃离都做不到,就算是宝镜,也不能庇佑他丝毫。

    不过,天意吗?

    天意莫测。

    什么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今天总算是领悟到几分了。

    现在还可有着天意垂青,也是有功于天地。

    等到你对天地无用,也像刍狗一样随时都可抛弃。

    当然,能够有利用价值还算的上幸运。可悲的是有时候登上门去别人还是对你弃之如敝履,连被利用的资格都没有。

    能够作为棋子,至少还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全,不被当做炮灰,随时都可丢弃。

    事实上,成就真仙之后就可初步避免和隔绝这种影响。

    修行还是不够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