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三十三章 冬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青玉宫,青华殿中。

    虹光贯空,金玉铺成。淡淡的香气弥漫,如烟似雾。

    细细看去,在中央的云床上,裴子清正端坐修行。

    层层叠叠的云气托举着一朵青莲,垂下千千百百的清光细丝,如同檐下滴水,连绵不绝。流光溢彩,晶莹剔透。

    青莲上有密密麻麻的篆文交织流转,弯曲如同龙蛇。龙章凤篆龟文甲骨一个个符文变幻不休,像是蝌蚪般游动着。青莲悬在半空,吞吐着气机。

    裴子清的双眼中射出半尺清光,其中不断有画面生灭。

    刚开始看去,只是一片天青如水。之后再看,就会发现青莲中的篆文像是活了过来,一个个不同的景象衍生而出。

    森罗万象,演化无穷。????才子佳人,男女老幼,山川草木,花鸟虫鱼,乃至日月星辰,江河湖海。当然其中最显眼的还是一朵青莲,这些种种一同构造了一个虚妄不真的世界。一道青华乙木之气贯穿一切,演化无穷。

    这些景象看似真实,其实都不过一气演化而成。

    在突破阳神之后,裴子清结合玉蝶中的万千道门典籍,无数法门,最终提取其中的真义,将之融汇为一。

    现在名字还是叫做青华宝篆,但内在的本质已经截然不同。

    现在就是要将这道清气不断提纯,逆反先天,最后凝结一体,反化祖炁。

    良久,裴子清这才收过神来,结束了今天的行功。

    一个个画面像是泡沫般渐渐散去,凝聚的云雾缓缓消失,一切异相消去,殿中恢复了平静。

    裴子清站起身来,慢慢向殿外走去。

    殿门外,厚厚的积雪堆积着。

    他放眼望去,漆黑的双眼幽深如水,无比陈澈又深邃。

    萧瑟的冷风吹拂着,远处的树木都落下了枯黄的叶子。莹白的鹅毛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接连不断。平原和山川都已经是一片洁白。

    只有在结界范围内还是温暖如春。小鸟扑腾着翅膀,树木的枝叶依旧苍翠如洗。

    冬天,到了啊。

    想起来,来到这里已经有半年了呢。

    夏城中的民众早就准备了过冬的食物和木材。

    火炉燃烧着,热腾腾的食物在大锅中沸腾这是他们在庆祝,庆祝部落能度过这个冬天。

    夏目举着筷子,开心的端着碗。望眼欲穿的看着大锅中翻腾的肉块、野菜和香菇,香气飘荡出来,让他不知觉的咽了口唾沫,舌头一卷。

    终于,这一锅菜好了,先等大人们夹好了之后,他再夹起一块肉,轻轻一咬,薄脆的外皮就被破开,鲜美的汁水在口中爆发开来,令人胃口大开。然后,他轻轻的舀起一勺汤,喝一口,品品味,再咽下去。真是美味!

    “嗝——”他幸福的拍了拍肚子,显然是吃撑了,单纯的眼神看着远处的火把,默默在心中祈祷着,道啊,保佑我们能够继续过上这样幸福的生活吧!

    碗筷都是新的族长发明的。族长大人还让他们修行法术,只是因为他的年龄太小了,所以没有被选上,他现在才五岁。庆祝新年也是族长大人定下来的习俗,虽然他还不明白为什么要庆祝。

    往日的寒冬在夏目的好久中是冷酷而无情的。每年部落都要死去不少族人——一些老人为了不浪费食物,主动前往山林寻死,有的体弱的族人也挨不过冬天。

    冬天就是一场自然的淘汰赛,不论是对动物还是对人,只有挨过这个冬天,才有继续生存下去的权力。

    现在这个冬天就完全不同了,族长大人和伟大的道带给了他们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新生活。有了足够的食物,能穿上衣服。这样简简单单的幸福生活一旦品味过后,就再也不想再失去了。

    如果有谁想要破坏他们的幸福的话,就让他先跨过我的尸体吧。夏目心中想到。

    就算是幼童,也有了这样的觉悟呢。虽然不明白族长大人为什么总是能够发明出其他人都不会的新东西,颁布一些在他看来奇怪的命令,叫的他们学习一种新的语言,好像是叫汉语什么的。

    现在他也能吟诵几句《诗经》中的诗歌了,看着篝火下有的青年蹭这个机会向心爱的女子求爱,两人在周围人的祝福下拥抱在一起,热烈拥吻。他低声吟唱着,“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

    是这样的感情吗?他还小,并不懂得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但夏目感觉或许这时候可以唱这首诗。

    童声在周围传响,人们拍掌应合,有的人便跟着一起唱了起来。有人还不会汉语,便用以往的语言跟着合着。人们欢欣鼓舞,兴高采烈。

    但现在的生活在变好,这是毫无疑问的。懵懂的幼童也知道这一点。

    远处的火把不停的燃烧着,不时还有火星溅射而出。红色的火焰倒映在他黑色的眼中,格外温暖。

    青华殿上,裴子清远望着这一切。这歌声虽离这里很远,但还是清晰传到了他的耳边,一时有些失神。

    他不自主的开始吟和,接着下面的内容,“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

    熟悉的景色,相似的节日,共同的歌声。这一切既熟悉又陌生。

    光辉流转莫测,似乎是生命长河的绚烂,古老的声音开始时混杂模糊,又渐渐开始变得清晰而有规律起来。两种语言混合在一起,最后成为一个共同的声音。

    一股族气凝聚而起,白气汇聚凝结,来自异域文明的痕迹艰难的在此处扎根。

    这是两种文化的融合,两种语言交织,既有华夏的痕迹,又混杂有这个世界的成份,华夏在这个陌生世界同化了这个民族。

    裴子清静静听着,感受着着这一切。

    华夏的先民们在更早的时候是不是也像这样同化融合其他民族,最终将其纳入华夏的呢?

    望着这厚厚的积雪,裴子清自言自语,“明年,应该会有不错的收成吧。”瑞雪兆丰年,农业为主导的文明总是对这些特别敏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