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三十一章 诛仙剑气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裴子清这时的话就能够称作阳神真人,步日月无影,入金石无伤。朝游北越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可肉身飞行世间,自在逍遥,得了大自在。

    这时,裴子清感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大欢喜、大自在。

    这是生命本质的升华,位格提升的喜悦。这种喜悦,比任何人间情感都还要快乐,与人间极乐都还要快乐。

    自身正一步步由虚假走向真实,从一个不过百年寿岁的蝼蚁变成更为高等的存在,位格由凡人开始不断提高,已经接近了仙人。

    裴子清站在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无论是从肉体、基因或者是血脉不管哪一个方面开始说,都不能算作是人类了。

    这时,在深沉的喜悦之外,他的心中还有一丝淡淡的惆怅。在到达了这个他与我梦寐以求的新境界后,他有了丝丝的怅惘,但也只是一丝罢了。脱离了过去,身份从此不同。但修行的路还长,这只是开始。“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现在的成就虽是超越了以往自己的期望。但这不过是阳神,比起仙人,乃至大罗而言,这不过是漫漫长征第一步路。”

    或许阴神之前的修行者还未脱离生死,生命本质没有彻底升华之前,还能算作人类。但现在他已经彻底与过去告别,成为更加高级的存在。

    尤其是在精神灵魂方面,灵魂形态彻底蜕变,成为半仙。????事实上,从最初的修行开始,修行者的生命本质就开始了蜕变。从表面的皮相,到内在的血脉乃至是最深处的灵魂本质,真灵烙印都会产生不同的变化。

    像是血脉,修行仙道重在灵魂元神的升华,但肉体也同样有着变化,他现在血管中流淌着的不再是红色的血液,而是化作了天青之色,骨髓变成霜白之色,骨青筋赤髓如霜,要是凡人能吞的了他一滴心血,都能至少延寿十年。

    赤红色的元神在阳光下站立,裴子清从中醒转过来,看着这片火海,明悟了其中的本质。“原来,这是无穷的太阳真火所化。每一点阳光,都是一颗火球。无穷的阳光汇成这片火海。”

    不过现在,裴子清可以在这片火海中自如来去,甚至以用太阳真火滋润阳神。

    裴子清张口一吸,大股的火焰精华就涌入他口中,外界的火海却没有一丝消减。

    稍稍停留片刻,元神不在停留,返回了肉身。

    体内的灵池波荡不休,最后一缕白气化尽,蜕变成赤红之气,灵池震动不休,由原本的九尺不断缩小,不断凝炼,青莲扎根于灵池之中,不动不摇,亭亭而立。,放下丝丝缕缕清光,化成赤红之气,填满了灵池。

    从此之后,裴子清算是初步超脱了生死轮回,不归地府管辖。

    青天不断震动,不断吸纳虚空中的能量。借着这次晋升的机会,不断吸纳降临而来的原理力而增大,扩充,里面的空间不断扩大,扩充到有三百里方圆。初步达成阳化,可以容纳血肉生灵进入其中了。

    以往的青天还只能容纳神灵阴鬼,不能有活物。

    在这次突然,有几道目光从远处看来,带着审视的意味,其中有的是单纯着的好奇,好奇在一天之内接连有两道晋升的波动,有两位神灵步入到新的境界,想要窥探其中虚实。

    有的则是赤裸裸、毫不掩饰的深深恶意,在宝镜的观察之下,这位似乎离他的距离并不算太远。

    这是,想要先下手为强吗?

    裴子清能感觉到其中有着爱欲缠绵,情欲之气迷离不休。也有大地的厚重,清风的淡薄,更有兵戈杀伐之气引而不发,隐隐间高出其他目光一筹,只是在镜光之下,一切都无处可逃。

    宝镜悬于识海放毫芒微光,观察着一切。

    谁有善意,谁只是单纯的对他抱有恶意,一切都没有遗漏。

    裴子清以气成剑,一剑凌尘,斩断这些目光的窥探。不过他虽然自傲,但也不会凭空树敌。有的只是单纯斩断视线,有的就不一样了。

    一瞬间,仿佛水落石出,又如同明月朗照。小小的不起眼的剑器绽放出亿万缕毫光,千万道剑芒,刹那间天地皆白,茫茫的白光遮蔽了天地。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这些怀有有恶意的神身上升起,仿佛一瞬间置身与数九寒天,位于北冥冰原。神身所感,是无尽刺骨的寒气,神目所见,是无量耀眼白光。

    “诛仙剑气,斩仙戮神。”这是裴子清在玉蝶中搜索到的一个功法,好像是上清灵宝天尊的绝学,只是可惜裴子清不是专精剑道。不然诛仙剑气之下,没有本体分身之别,也没有元神肉体之分。一剑斩下,三千世界如当面,敌人当场神形皆灭。

    “噗——”一口逆血喷出,一切禁制形同虚设,就像是沙滩上的碉堡一般,没有丝毫防御力,通过目光与本体的联系,一剑斩下。清光漫卷,虹光飞射。一道如云似水,清澈透明的剑光透过重重空间,斩中一道飘渺不定的神身。

    “哼——不过一新进之辈,就敢挑衅吾等,看来是要好好教训一下才行。欲姬、石尊,你们有兴趣吗”他强忍伤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向其他神提议。

    “妾身不过一弱女子,可是没有什么力量的。”

    “贱人,不过是一个婊子,仅仅靠着…”

    “咳咳…”看来不得不疗伤一段时间了。

    “我没有兴趣。”

    “咦,竟然能够斩断我的目光,有趣,有趣。什么时候东荒出现了这样的神灵了。”身上兵戈杀伐之气不休,透露出战争和死亡的气息的人影却显得很是平静,甚至若有所思。

    这是掌管战争、兵戈的兵主,只要这世间出现战争,他就能获得力量。

    青木和死亡?好像又不仅仅局限于死亡和青木的力量,更加广博,更加浩瀚。

    常年征战,并不意味着愚蠢和莽撞。如果他只会盲目的挑起战争,而不顾你敌我的力量差距和时局的变化的话,那他早在常年的战争落败了。

    就像是处于中央最强大的部落,荒。在他还还占未据绝对优势,有把握击败天主之前是不会轻易开启战端的。

    当然,要是有了一丝优势的话,他也不会有任何迟疑和犹豫。

    “吾将拥抱战争,以此无惧生死。”他渴望着战争和杀戮,举起一杯酒来,喉头滚动着,将这一杯酒一饮而尽。战争的洪流在他身后显化、沸腾。却被紧紧束缚在他的意志之下,不能有丝毫逾越。

    “嘭——”贵重的琉璃玉杯被摔在地上,碎裂成一块块碎片。

    夏族吗?有点兴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