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二十四章 杀戮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画饼这种东西,看看就够了。当然,裴子清不会赊账,也不会让下面的人因为一点蝇头小利就破坏自己一手建立的制度。只要立功,就有奖赏。赊账无疑是在透支自己的信用。

    再说了,这点奖励不过是毫毛罢了,为了这点利益就失去信用对于体制的成长并不是一个好的想法,现在就这样做,以后谁还敢替你卖命。

    更不用说神邸和仙人是屹立于时光之上的存在。只要不中途陨落,裴子清至少也能不朽,为了这点利益就损害自己的信誉,不值得。

    裴子清的神魂继续端坐于神座之上,看着下方人间的场景。

    在即将开始进攻之前,夏启拿出一个微型的祭坛来,这祭坛十分微小,但却有着淡淡的清光在上面凝聚。

    夏启跪在地上,开始对着祭坛祈祷着,“吾主,您是万物的主宰者,掌管着自然的权柄。”随从的武士和祭祀们们也都跪了下来,祈祷着。

    随着祈祷,一点绿色的光就在祭坛上凝聚着,化为一个个绿色的光点,这光凝聚而纯粹,带着青草的香气。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波动在森林中发散开来,联通着四周的植物,星星点点的的光从植物中散发出来,在一齐汇合,结成了一片绿色的领域。四周徘徊的毒虫和黑气也受到了驱逐,被隔离在这片领域之外。

    同时植物也得到了一些提升,翠绿的枝叶变得更加青翠欲滴。在生命力减少的同时,他们也获得了神力的滋养,有了一丝诞生智慧的可能。????这就是自然的循环。不是单纯的掠夺,而是互相都能得到自己所需的,共同成长。

    出征的众人见了这一幕都是喜悦,这祭坛是领域的核心,有了这个领域,自身的战力得到加持,二敌人则得到削弱。

    最重要的是,这能够蒙蔽敌对部落神灵的感知,让敌对部落的神不能马上就知晓这里发生的情况。

    不然,不说敌对的部落处在自己的主场,有着加持,光是神灵的感知就足以让任何偷袭之类的战术成为一场笑话。有没有准备可是有着极大的差距的。

    “吾主是自然的主宰,在这片森林就是吾主的主场,我们一定会获胜的。”夏启满是沟壑的脸上有着一丝喜色,鼓舞着士气,这样他们获胜的几率会大大提高。不过他也知道要马上发起进攻,不然神力不足以维持。这个大型的领域完全是在燃烧大量神力的情况下展开的。

    毕竟这里不是主场,这里也没有人信仰着裴子清。他现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地邸,还不能超出地域的限制。

    “召集那些奴隶,他们做前锋。黄巾力士随后,给我冲。”

    说着,夏启和几个祭祀一同调动着自己仅有的神术来给这些战士加持。因为有着青木领域的加成,神术在消耗减少的同时也增大了威力。

    在集团性的作战中,一个人的强大比不上一个整体的强大。在还未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前,一两个强者左右不了战争的局势。

    “杀——”号令响起,军队冲出丛林。

    “不对?”一个足有三人高的猿猴巫支祁惬意地躺在一个兽皮石座上,粗糙的边缘被磨得锃亮,一个个美丽的少女拿着各种工具,比如刷子、抹布等,在打理它的毛发,十分细心。它的背上披着狐皮,头上白色的毛发竖起,毛发浓密,尾巴在身后摇摆着,腰间系着虎皮,肌肉强健,身躯高大而魁梧。在石座旁放着狼牙棒,十分尖利。

    “哗哗——”的水流声响起,在夏启他们冲出那片森林后它就看到了这一幕的发生,不由得大怒,一下子站了起来。水流不停的流动着,这个石洞都在摇晃着,彰显着巫支祁它心中的愤怒。几个少女花容失色,一下子退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当即,它对着它的祭祀传音“快,有人进攻。赶快准备防御。”一个祭祀马上就醒了过来,对旁边的武士说道,“快组织防御,有人进攻。”

    一阵钟声响起,响动了整个水猿部落,他们都惊醒了,战士们披肩持甲,马上就集合起来。

    可惜,已经有些晚了。

    “蓬——”这是一排箭雨,这不是一两个,而是成规模的射手,二十个射手齐射,电光火石之间,站在寨门口的巫大立刻举起了木盾。

    盾牌上叮当声响起,出于某种常年捕猎带来的直觉,他用力移动着盾牌,奋力抵抗着。

    巫大发出闷哼来,小盾终究没有挡住,手臂上血花四溅,同时在他身前的两个战士在中箭后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着,空中吐着白沫。

    “刺啦——”箭头被他拔出,他看着伤口处的黑色斑块,当下就知道不妙,“不好,有毒。”

    “嚓——”刀砍在手臂上,他用力忍者这股剧痛,从衣服上撕开一片布来包着,拿着刀在木墙后躲着。

    就在这一瞬间,就有着超过十人死亡。

    等着箭雨过去,他马上冲了出去。看着地上的尸体,眼中红着,冲了上去。

    一道水光在他的身上升腾,治疗他伤势的同时增加着他的力量。

    “蓬——”又是一轮箭雨,但这次他就都躲闪开来了,这时,弓箭手的手臂变得酸软了起来,没有余力再射了。奴隶们都怒吼着冲了上来。

    巫大手中攥着长矛,一下子就扔了出去。

    顿时,长矛飞射而出,这时他清晰的看着这矛穿透了一个人的胸。然后,长矛去势不减,命中一个人的大腿,把他钉在地上,血水泵射而出,这人惨嚎着。

    不过,这也就是这一矛的极限了。

    其他的奴隶看着这个场景先是一楞,后又更用力地扑了上来,眼中闪动着绿油油的光。

    他用刀砍翻了一人,后又用力杀了两人。

    他喘着粗气,空中有白雾呼吸,这时一棒从背后敲了下来,势大力沉,一下子让他跌了一跤,后又有几人联手用牙咬着,用手抓着,还有的捡起了地上的矛,用力一刺。

    他一只脚跪在地上,吐出一大口血来,意识最终陷入了黑暗,他最后听见了一声长矛刺入肉体的声音,随之,就沉入了永恒的黑暗中,他终于还是在围攻之下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