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七章 洛竹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在空旷一片的地面上,飘悠悠的显现出一个小女孩的身影来。

    她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的模样,身上穿着严整的衣袍,长长的黑发飘散在头身后,柔顺发亮。一双黑色的小眼睛好奇中夹带着几丝警惕,赤裸的玉足踩在地上,却没有惊起半点尘埃。

    黑色的阴影从她的背后升腾而起,带着死亡的力量,阴风环绕着她,死亡的力量几乎凝为实质,她就这样静静地看向裴子清,看起来颇具威仪。

    不过在裴子清看来,眼前的小女孩不过像是一只年幼的猫咪,在面对外来的狩猎者时,挥舞着爪牙,张牙舞爪,用来捍卫自己的主权,不仅没有什么威严,反而很是可爱。

    “你,危险。我,不过去。”小女孩睁大了樱桃小嘴,说出这几个字来。

    裴子清用灵眼看向这个小女孩,发现她的身上带着一股黑色的死亡气机,黑色的灵光波动着,如同荡漾的水波。身上的灵光虽不算太过强大,但却是少有的纯净。

    这股灵光不带着丝毫的怨恨和罪孽的意味,而只是单纯的死亡,带给人以永恒的安眠。身上的气机更是每时每刻都在与这片土地相交流,相沟通,时时刻刻都在变得比前一刻更加强大。

    这是伴着死亡之气而生,更类似于地邸的神灵啊!与这方水土一体,倘若日后不死,必有一番能为。????裴子清的目光凝视着她,透过冥冥之中来探查她的来历,看起来是在死后又因为阴气的滋养和亡魂的愿望而由凡人变成神灵而复苏。作为凡人死去,又在之后重新苏醒过来,对于生死的领悟必然有着优势。

    而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她没有被死亡时附带的怨恨和战场上的情绪所污染,变得执着于对生者的复仇,变成一个心中除了复仇之外别无他物的疯子。这是十分难得的,无数份士兵死亡时带来的巨大痛苦足以摧毁一个凡人的心志,所以如果是那样的话,裴子清也就只能选择将她除去了。

    诸神因着众生的信仰和世界的源力而生,香火神灵的道路,在力量的积累方面要比仙道更为便捷。但同样的,众生的祈祷、愿望也很容易将神邸的意念污染。

    尽管诸神比凡人要强大太多,但堪称汪洋大海的祈愿之潮,就像是无有停歇的浪潮,接连不断地拍打着这块巨石。

    除非是与一条先天大道相合的古神,先天与道同在,可随时沟通昊天元气之海,有大气数,无需香火的支撑就有着大能,或者是五岳之神之类的地邸,以各自的山河湖海作为力量的来源这样才不受香火污染,人道神灵很容易被凡人的意念干扰。

    当然,诸神也不是什么蠢笨之人,众生的信仰虽有着危害,但也是神道的基础,岂能因噎废食,在这里裴子清不得不佩服天帝。天帝乃昊天元气之海一缕元气降生,也知其弊。

    后久经思索,以自身为参照,创造了神道符诏之法,以符诏隔离众生祈愿,各种祷告不与神魂直接接触,就有了可操控的余地。

    当然,也不是说香火神道就不可取了。相反,随着力量的逐渐提升和神名的传播,香火神灵也有着接触到昊天元气之海的可能。到时候在天地人三才的共同助力下,也能一举成就先天神邸。当然,难度就不用说了。

    当然,不管是神道还是仙道,都不推崇这种被力量束缚的路。尽管那同样也是一条道路,但却不是道门的道路,走到那条路的终点的结局可能带来的就是毁灭。如果人不能掌控力量,而反过来被力量所束缚,这样的路,道门不取也,裴子清也同样不会选。

    而现在,或许可以尝试着进行合作。

    在这个新的世界,尽管裴子清有着远超当前世界的见识,更携有神器,可若是因此就轻视了这个世界中的能人,不把天下人放在眼中的话,恐怕立马就要栽个大跟头。

    不管是在哪一个世界,哪一个民族,都会有着远超同辈的英杰诞生。傲慢,只会是引导死亡的钥匙。一切的矛盾与斗争,都要拿力量来说话。

    现在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即使不能拉进仙道阵营也要保持一个不错的关系。

    现在的他,还很弱小啊!

    “阴极阳生,物极必反。没想到在这等怨恨凝聚之地,还能开出这样一朵纯净的死亡之花。”裴子清对着小女孩说道。

    她似是感到几丝疑惑,好奇的歪了歪头,分外可爱,好像不明白裴子清在说些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妹妹。”裴子清努力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微笑,对着眼前的小女孩说道。

    虽然说了这么多,但实际上他并没有任何的交际经验,一切都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一直都在沉迷于修行的他,又有多少心思来学习与他人接待时注意的事项呢?

    “我叫洛竹。”小女孩轻轻说着。

    还是一名贵族吗,在这里,普通的平民是不允许拥有姓的,有的人甚至一生都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只是叫着小王,小明之类的小名。裴子清伸出双手,道“我叫裴子清,洛竹,愿意跟我做朋友吗?”

    “大哥哥,你很可疑。妈妈说过的,不能随便跟陌生人做朋友,大哥哥,你是不是想骗我啊。”洛竹抱起双手,不作痕迹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未免就有点尴尬了,裴子清站在那里,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不过”,洛竹话锋一转,放下了双手,“我能感觉的到好像大哥哥并没有打算骗我呢。”

    接着,洛竹又幽幽一叹,不急不缓,“大哥哥就像是一个大湖,而我还只是一条小溪。在湖水面前,我这样的小溪又能够做什么呢?如果大哥哥有着什么坏心思的话。我又怎能抵抗呢?小洛能感觉大哥哥没有打算骗小洛,小洛还是很开心的。”

    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就已经懂得这么多了,看来不能当真正的小孩子看待。

    于是,裴子清就直截了当地说了自己目的,“立冥府,设阴司。”

    神灵生而知之,能够天生明白一些东西。不过这个世界还并没有冥府出现的痕迹,所以洛竹并不知道裴子清到底打算做什么。

    “大哥哥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反正小洛也不能反抗呢。”洛竹做出了一个泫然欲泣的表情,看上去委屈无比。

    “不必作如此之态,我行事自然有着规矩。只是借你的地盘一用即可,一些报酬我还是拿得出来的。”说着,裴子清在空中勾勒出几个字符来,字字金光灿灿,八角垂芒,流动着死亡的气息,这是裴子清从玉蝶的记载中取出的真文。

    “这是什么?小洛想要。”洛竹的眼睛一下子就立马亮起来了,本能感觉到这对她自己有着很大的用处,扑往裴子清的面前一抓,可惜只抓到了几点金光,什么实在的东西都没有。

    “好,那小洛带大哥哥过去,一定要记得给我哟。”洛竹调皮的一笑。

    “一定,一定。我裴子清怎么着也不至于骗你这个小姑娘。”

    正说着,裴子清、洛竹还有一干鬼众就往着这乱葬岗的深处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