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王者足协 第020章 几近战死

时间:2018-04-03作者:追逐的鹭人

    ,!

    关羽大军杀出,张飞大军杀出。

    关羽大军将曹兵粮草辎重烧了个底朝天,不一会儿,张飞大军将曹军屯粮处也烧了个狼烟四起、火光四射。

    此役,刘军大获全胜,曹军粮草尽数被毁,只能退兵。

    “什么哦!”

    “哎呀呀,早知道就压曹军败了。”

    “哎~,只能愿赌服输了。”

    在收到曹军大败的消息后,霍逸辛身周数人一阵后悔的叽里呱啦。

    不过还好,算这群人挺讲信用知晓愿赌服输的道理。

    五百枚五铢钱可不少,能潇潇洒洒的过段舒坦日子。

    火烧博望坡以刘军大胜告终,曹军因为粮草短缺只好匆匆撤军。

    有了这么一出,刘军收获不少军事物资,包括一些战马。

    十骑长向上申请,为霍逸辛配备了一匹战马。

    见到战马的那一刻,霍逸辛就打骨子里喜爱上了这匹宝马,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喜爱,这与武技改善有脱不开的关系。

    一下跨上战马,极为熟练的骑乘在草地上,微风拂过脸颊,霍逸辛舒爽的大喝一声:“呼哈~”

    熟练度越发提升,感觉战马与自身融为一体那般。

    又过去一段时日,在这些日子里,霍逸辛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吃喝拉撒睡,军人的生活就是如此,特别的枯燥,也特别辛苦。

    诸葛亮用火攻之计大败曹军于博望坡,又建议刘备乘机取荆州,以拒曹操。刘备念刘表之恩,不忍图之。刘表病危,欲将荆州相托,备仍拒之。此行,十骑长带领十数位骑兵为护卫,保护刘备和诸葛亮,霍逸辛也在其中。

    不久,刘表病故,蔡氏密不发丧,假写遗嘱,立次子刘琮为荆州之主,蔡瑁独掌荆州大权。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秋,“鲜血枭雄”曹操亲率五十万大军,兵分五路,欲取荆州,“怂”刘琮不战而降,将荆州九郡献与曹老板。

    刘备得知,忙与诸葛亮商议,诸葛亮令新野居民迁至樊城,用计诱使曹仁大军入新野,乘夜纵火烧之,曹军逃离新野,途遭杀戮,又被水淹,伤亡惨重。

    刘备和诸葛亮率众将士乘胜退至樊城,霍逸辛身为骑兵,也参与了这场战斗,几次死里逃生,十骑长身负重伤,所幸医治及时。

    诸葛亮劝刘备速弃樊城,取襄阳暂歇。备不愿抛弃百姓,携民渡江,来到襄阳。刘琮惧而不出,魏延出城助刘备,备不愿攻城,只好领十余万军民前往江陵,命张飞断后,赵云保护家小,诸葛亮与关羽赴江夏求救。

    曹操得知刘备要退据江陵,日夜兼程追赶。左右劝刘备暂弃百姓,先到江陵,备不听,仍带百姓缓缓而行,到当阳,果被曹军赶上,军民大乱,备家眷失散,只带少数亲随落荒而逃,幸得张飞保护,且战且退。

    霍逸辛将泥巴抹于脸上,以防张飞认出。此时的军民,散的散、死的死,可以说,极其混乱。刘备目睹此情此景,双眼含泪,大喊道:“备愧对父老乡亲!”

    张飞听传言说赵云降曹,不顾刘备劝阻,率兵至长坂桥要寻赵云问罪。

    赵云在混战之中与刘备家小失散,他奋不顾身,在乱军中先后找到简雍、甘夫人,又救出糜竺,将他们送到长坂桥。

    又折回,杀进重围,继续寻找糜夫人和阿斗。最后,赵云匹马单枪,在一土墙下枯井旁找到糜夫人。

    夫人身受重伤,云要保其回营,糜夫人恐拖累赵云,将阿斗托与赵云,投井而死。云推倒土墙盖住枯井,怀抱阿斗,在曹军中奋勇冲杀,直透重围。

    曹操在山上观战,见赵云不可挡,下令:“擒拿赵子龙,不许放冷箭,只许活捉。”云趁势砍杀,冲出重围,到长坂桥遇张飞,将阿斗交与刘备手中。张飞在桥上令二十余兵砍下树枝,拴在马尾上,在树林内往来驰骋,掀起尘埃,虚张声势。他怒目横矛,立马桥上。曹军见尘土飞扬,疑有伏兵,不敢上前。

    张飞怒喝一声,曹将夏侯杰惊得肝胆碎裂,倒于马下,曹操大惊,惶乱中拨马而逃,曹军在混乱中提兵赴江陵,荆州刺史引荆州军民降曹。

    曹操夺取了荆州,乘胜率八十三万大军威逼江东,他陈兵长江北岸,虎视江东六郡。消息传来,东吴朝野一片震惊,武将要战,文官主降,争论不休。孙权不甘降曹,又恐力量不敌,举棋不定。

    鲁子敬力排众议,愿亲到江夏,搬请诸葛亮共议破曹大计。孙权因刘备两次打败曹操,急于摸清曹军兵力,同意鲁肃去江夏探听虚实。

    诸葛亮用计火烧新野后,因刘备不愿攻取荆襄,携民渡江,以致败退夏口。诸葛亮告诉刘备:当前因曹操势力强大,不宜对抗,只有联吴,才能抗曹。

    诸葛亮在鲁肃邀请下出使东吴,东吴众臣蔑视孔明,在谒见孙权之前,先安排他在集贤堂与众官相会,想杀杀他的威风。东吴重臣张昭、顾雍等知诸葛亮来意,纷纷向诸葛亮发难,气势汹汹,不可一世。

    诸葛亮面对群儒,从容不迫,对答如流,以降曹必亡,曹军可以打败之理,说服众臣,驳得张昭“瞠目结舌,无言答对”;虞翻“面红耳赤,低头不语”;步骘、薛琮“语塞口呆”。

    在江夏城的马场上,霍逸辛等人加紧训练,十骑长坐在一旁的木椅上,正在指挥训练,他伤还未痊愈,只好如此。

    “驾,驾,驾...”马场上一片叫喊声四起。

    霍逸辛的那匹战马,在上次战斗中力竭而亡,此时所骑乘的是一匹新的战马。

    这一路走来,最令霍逸辛“感动”的就是,他亲眼目睹刘备将“阿斗”狠狠地摔在马腿上。

    登时,“阿斗”就不乐意了,“哇哇哇...”的哭声四起。

    子龙也绷不住了,上前跪倒在地,急忙捡起阿斗.....

    “十骑长,你回去歇着吧,这么拼命作甚?!”一名骑兵在十骑长身边劝解道。

    “不碍事,不碍事,你们练你们的,都动起来,不许偷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