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九十九章 流浪狗

时间:2018-06-23作者:阳南散人

    打不过、逃不脱,前路已绝,可卜三生也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了,至少自己可以选择站着死。www

    内视铃铛,呼噜仍在其中沉睡没有动静,看来之前的消耗实在太大。

    “呼噜啊,看来你只好继续当一只流浪狗了……”心中悄悄跟它道了声歉,卜三生开始默默运转阵法——阵法之中还残存了最后一点力量,如果将其引爆,就算炸不死乔老伯,也能把自己给炸没了吧!

    此时心里已静了下来,虽然又是绝境,但卜三生早已习惯甚至都有点麻木了,懒得再去做什么感叹……不过还是止不住的蛋疼啊!几天前那么严峻险恶的情况都顺利熬了过来,却在这种阴沟里翻了船!

    一滴血吞下肚,乔老伯大笑三声,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鼓胀了起来。卜三生心底藏着的最后一丝期望也宣告破灭——本来还想着这厮可能是邪魔之辈,会被自己的血液克制一下呢,哎……

    一抖短剑,乔老伯再度出手,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狂暴气势直撞过来,跟之前的飘忽诡谲全然不同。

    这操蛋的一切……都给我结束吧!卜三生面色如常,内里则疯狂运转阵法,将力量尽力压缩向一个点,同时在心中默默倒数,准备引爆。

    三、二、一……靠!呼噜你大爷的!活该当流浪狗!

    好容易聚起来的阵法之力,被呼噜一爪子给拍散了!

    也不知道它是梦中作怪还是恰好醒了一下,反正是拍出一爪子之后便再没动静,但这一爪子,刚好拍在了卜三生力量汇集的那一点上!

    阵法力道瞬间散乱开来,自然不可能继续引爆。www更操蛋的是,散掉的可是阵法的最后一点儿力量啊!这至少意味着,卜三生的脊椎功能……又没了,现在连最基本的身体机能都无法维持了!

    所以卜三生的躯干瞬间软了下来,不管自己是多么想维持站立不屈的姿势,整个人也像是脱瓶而出的番茄酱一般,爽滑流畅地塌了下去……

    此时,乔老伯的剑刃刚好从卜三生脖子原本所在的位置横切而过——当然,卜三生现在的脖子跟躯干已经在地上混成了一团浆糊,想切也没得切了。

    乔老伯见状一愣,一直颤抖不停的双眼也停下了一瞬,卜三生甚至从其中看见了一丝清醒之色——不过这丝清明一闪而逝,接下来这双泛着邪异黑光的眼珠儿以更加癫狂的方式再次开抖,抖得连眼白都看不见了。

    他的脸也开始抖,嘴角更是咧出一个诡异的角度,将剑柄在手里转了半圈,剑尖朝下,往瘫在地面上的卜三生身上一甩。接着整个人往地上一扑,张开嘴就咬了过来!

    看见那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卜三生简直蛋疼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程度,难道自己是要被活活吃死了吗?卜三生一时间竟是没想到,为何一个糟老头会有这么一口好牙;更没注意到,自己只是没了脊椎的支撑,四肢脑壳的骨骼依然完好,但整个身体却是彻底软塌了下去,就像是个被踩得稀巴烂的香蕉。

    当然,卜三生更不知道的是,小仝老师第一时间就感知到了符纸的发动,早就赶来准备支援——不过被拦在了半路,现在和自己的距离,一里都不到!

    挡在小仝老师面前的是个鹤发玉肌的老婆婆,不胖不瘦不高不矮,脸上虽皱纹颇多,但一条条清润爽利,像是白玉雕琢而成,反而更显出一种雍容端庄的贵气。www

    不过老婆婆面上始终挂着股心不在焉的表情,双目半开半闭,像是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知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小仝老师花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赶到了这儿,看见这么一个白发老妪挡在正前方,当即一个急停——然后就再也没能往前行进一步。

    过不去!无论怎么尝试,就是过不去!

    老婆婆并未出手,只是站在那里,然而不管小仝老师用何种身法技巧,无论转向那个方向,老婆婆就像是粘在眼珠上一般,始终站在她正前方三米的位置,姿势不变,不说话、不出手,连动作轨迹都没有。

    “老夫人,请你让开,我要去救我的学生……麻烦你让开好不好!让开啊……”

    类似的话,小仝老师已经记不清自己说过多少遍了。可这老婆婆根本不搭理她,自始至终神游物外,仿佛对面的这个年轻高手仅仅是一只在仓鼠轮里疯狂踏步的小动物罢了,丢在那里就行,没什么值得注意的……

    而小仝老师也始终没能出手,老婆婆实力不明是一个因素,更重要的原因,那是个没有表露出直接敌意的老人啊——率先对一个“无辜”老人出手,小仝老师心里压根就没有这种概念!

    这是个圣母一般的人物啊……小仝老师的性格为人,卜三生不知道也无暇探究,但至少这近在咫尺的支援,到最后也没能给自己透过来一丝希望。

    乔老伯已经俯身啃了过来,卜三生身上的知觉早成了一团浆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被咬到,迷糊间只看见那一口雪白牙齿突然成了红色——也不知道是撕到了哪块肉,还是被喷了一嘴血。

    好恶心……

    然后这乔老伯居然停了下来!

    卜三生心中突然升起一阵玄之又玄的奇妙感觉,周身暖洋洋的,像是泡在温暖的泉水之中。视线不由自主的转向天边某个方向——虽然什么都没看见,心神却是一下子变得安稳,不思不愁,接着便沉沉昏了过去。

    就在同一时间,小仝老师这边的情况也有了变化——这老婆婆,终于动了。

    老婆婆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转过头,朝着卜三生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皱眉、点头、摇头,又转回来,冲着小仝老师做了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身形迅速淡去,几秒之内就消失在了空中。

    “煮鹤楼,忘夫人!”

    小仝老师似是这才想起老婆婆的身份,嘴里狠狠啐了句,然后连忙起步前行。冲到院子时,靳小楼几人身上的光幕正明灭不定,眼看就要散去了。

    地上一团胶状的物体,许老师的老仆乔老就跪在这团物体之前,满脸满嘴的鲜血,表情极度的挣扎。小仝老师跃进院子时,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

    卜三生呢?心中惊疑,正要收起符纸问询,却看见那乔老转过头来,看了自己一眼,眼中狠厉、恶毒交织,还隐隐有一丝愧色,嘴角微抖,似有千言万语却无法出口。

    然后他突然抬起手,食指、中指微屈,对着自己的双眼,猛的一抠!

    “住手!”

    小仝老师连忙出手,却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乔老伯将两团黑不黑红不红的眼球一扔,然后整个人往地上一歪,再无动静。

    胶体自然是卜三生……眼珠碰到卜三生的血肉,就像是雪球丢进了油锅,冒着黑烟,瞬间就被灼烧成了飞灰。

    而此时,靳小楼他们的光幕也终于消散了。

    “卜大哥!”

    “卜师弟!”

    ……

    几人一脱身,就直接冲到了这团胶体之前,悲呼连连。

    这一坨……是卜同学?小仝老师一头雾水,而那几个学生的注意力也全在卜三生身上,就像是完全没看见自己一般,也不好强行询问。

    一扭头,却看见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倒在地上的乔老伯,不知不觉间,身形、面目都开始变化!

    骨架扩大、腰背变直、须发脱落、脸上的皱纹也正在平复消失,只有双眼的位置依然空洞洞满是血污……

    我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吧……小仝老师觉得自己的脑袋彻底乱掉了,行尸走肉般掏出一枚赤红色的硬符,这是神院的最高级别的警示符。

    正犹豫要不要捏开,忽然听到一声尖叫——却是靳小楼无意间扭了一下头,看见了地上躺着的人。

    “许叔叔!”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