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九十七章 所谓探案

时间:2018-06-23作者:阳南散人

    坐在新换的翼行舟里,卜三生仍有些晕晕乎乎的。出门时还是一种隔离孤立的状态,突然之间形势剧变,自己这一拨人被猛地推向了前台——或者说更像是被卷进了一个可怕的漩涡。

    当时小仝老师说出请求之后,靳小楼一口便答应了下来,其他三人也是满脸的跃跃欲试,只有卜三生隐隐觉得有点不妥,但一时间也想不清具体原因,只在脸上显出一丝犹豫。

    “根据目前掌握的线索,许老师的事……其实另有原因,凶手真正的实力并不强,绝对不会超过初级大师匠,靳小楼同学足以应付。”

    小仝老师明显看出了卜三生的犹豫,一边解释,一边取出一沓金光闪闪的符纸,伸出手指在上头随意点画了几下,递了过来。

    “每人一张,遇到危机情况撕开即可,在一刻钟之内可以抵挡中级大匠级别以下的攻击。”

    “你们在调查过程中消耗的物资当然由神院负责提供,而且根据进展,院里会给你们额外计算最多十个学分。怎么样,还有什么疑问吗?”

    一边说,一边用一种充满了“理解与无奈”的眼神看过来——然而卜三生并不是担心危险,也不是想要讨什么好处啊!可话已说到这份上,卜三生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点头答应。

    小仝老师颇为满意,招呼麻神卫开过来一辆小号的翼行舟,换掉几人乘坐的轮椅,又关心了几句之后,才带着许如虹的遗体离开。

    又是船,又是气垫,鬼知道这里的科技路线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演变。www卜三生迷迷糊糊上了船,一路行出许久,还觉得像是做梦一般。

    没想到自己也要去客串一把侦探了……卜三生使劲搓了搓脸,甩掉心中一些莫名的疑虑。

    毕竟帮许老师报仇,是五个人共同的愿望。卜三生当然不会例外,心中报仇的念头甚至比其他几人还要强烈得多——虽然想不通其中来龙去脉,但总觉得许如虹的死跟自己脱不了关系,或者跟自己的所谓“身份”脱不了关系。

    “那个小仝老师是什么人?”

    其他几人似乎一直在说话,卜三生回过神来,刚好听见吴霜芷问到这里。

    “小仝老师,当然和仝大长老有关系,据说是她的女儿呢!这母女俩可都是活生生的传奇人物,母亲是神院第一高手,女儿是长老会以下的最强者……”

    胖子好歹在神院待过几年,虽然是在外院,但小道消息还是知道不少的,一边说一边摇头,似乎感慨颇多,“仅凭两人之力,就给我们神院冠上了‘阴盛阳衰’的标签,唉……啊!师姐,我不是在说你……”

    “是养女,不是亲生女儿,你们可不要乱说。仝长老一生未婚,小仝老师是她外出任务时带回来的。”靳小楼语气依然低落,可还是很尽责的补充道:“小仝老师确实是长老会以下的第一高手。她的符道造诣登峰造极,据说早已越过了大宗师的门槛,但她始终放不下学生工作,便一直拖着没有加入长老会。”

    “符道?和那些金玉符钱有什么关系吗?”卜三生掏出小仝老师塞过来的那张金光闪闪的纸片儿,反复看了几遍——好像和一般的金符没什么区别。

    “这都不知道,符钱是符道用的材料和力量之源!”胖子一脸的鄙视,“不过用金符来做这个,真的好奢侈——这可是一万纸符啊!舍不得用怎么办……”

    “真是,保命的东西都嫌贵!你要是舍不得用,那我帮你收着,等你死了,给你烧两万纸符怎么样……”吴霜芷分外受不了胖子的贱样,直接怼了过去。

    不过一不小心提到“死”这个字,气氛瞬间便低沉了下来。

    “对了,我们要去哪儿……”几人不再言语,安静了半天,卜三生才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

    “不是说过了么?我们先去一趟许叔叔家,唔……快到了。”

    许如虹在神院里孤家寡人一个,没有家室亲朋,只有史副院长一个多年老友。他的住处也很偏僻,在教工住宅区最边角的位置占了一个小山包。

    住处倒是不小,好大一片院子,一眼过去竟是数不清有多少房间。

    来到门前,靳小楼先示意几人停下来,略带担忧地说道,“许叔叔家里只有乔老伯一个仆人,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得住……一会我来说话就好,乔老伯有点……耳背。”

    说完,却是抬手对着大门狠狠砸了下去!砸了几下,似乎不甚满意,接着又改成了脚踹……

    好吧……几人算是理解靳小楼所说的“耳背”究竟能到什么程度了……

    如此过了半晌儿,几人的耳中都有些嗡嗡嗡的鸣音,靳小楼才停了下来。院子里传出来一阵闷重的脚步声,接下来随着嘎吱嘎吱的声响,蒙着铜皮的大门缓缓挤开一条缝儿,露出了一张白白胖胖但满是皱纹的老脸。

    “哦,是小楼啊,赶紧进来,赶紧进来……这些是你的朋友吧,都进来都进来……”

    乔老伯的动作似乎不怎么利索,手脚挥动半天,才在胖子的帮助下将大门推开。

    “咦?家主怎么没跟你们一起……”

    将几人迎进了院子,这时乔老伯好像才想起来,一群人里头没有许如虹的身影。

    “有个坏消息……乔老伯你要坚强,一定要挺住!”

    这句话,靳小楼是吼出来的……

    “又忙去了啊?唉……我知道家主他一说去忙,实际上都是去喝酒了……”然而乔老伯微笑作答……这是真聋啊!

    靳小楼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很纠结,连带着她身边蛾子的环绕速度都快了不少。

    卜三生此时却是突然莫名的想笑,虽然这很不对,很没礼貌更没良心,但这感觉怪怪的……就是想笑!一转身,发现吴霜芷的嘴角竟也在一阵阵的抽搐,还有胖子和范式纲,他们的表情亦是一般无二。

    “许叔叔……遇到了刺客!不幸……”靳小楼的声音又提高了两成,话没说完,就已经破了音。

    “家主早上出门忘记带剑,让你们来帮他拿是吧?知道了,跟我来……”乔老伯的回答依然驴唇不对马嘴。

    噗……却是胖子首先没憋住,笑出了声。靳小楼都快要哭了,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先是狠狠剜了胖子一眼,然后她整个人又往前靠近了些,几乎贴到了乔老伯的耳朵上。

    不对!

    卜三生还是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心中的那种怪异感觉几乎要凝成了实质。

    自己情绪不受控制,胖子他们不受控制,甚至连蛾子都不受控制越飞越快……反正就是不对!

    “师姐小心!”

    心中惊疑陡然跨过了一道阀门,卜三生突然大吼一声,又觉得只提醒还不够,急忙跨出一步,伸手就要去拉靳小楼的胳膊!

    “嘻嘻嘻真敏锐……不愧是贤者!”

    乔老伯的脑袋突然以一种诡异至极角度扭了过来,声音也变得飘忽诡谲,“不过,晚了哦……”

    卜三生人还没到,就看见乔老伯双手电射而出,马上就要捏住靳小楼的手腕!

    而靳小楼的双目则一片茫然,还带着些原本的委屈和纠结。

    晚了么……不!时间减缓!

    卜三生瞬间用出自己的大招,然而眼前的场景刚开始减慢,脑袋就是一阵炸裂般的剧痛——应该是之前的消耗太大,心神严重透支了。

    技能持续了一个瞬间便被迫退出,卜三生只来得及准备好一个动作——将早先就捏在手里的那张金符,撕开一半,再甩向靳小楼。

    希望有效果吧……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