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九十六章 丢失的细剑

时间:2018-04-26作者:阳南散人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没了脑袋……卜三生先是不敢相信,紧接着便是悲愤、恐惧,最后化出一腔暴怒。

    愤怒就像是一团污浊秽气憋在胸口,卜三生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也不去想,能够在几千人面前悄无声息杀掉一个高级大剑师,这凶手的实力自己是否应付的过来。反正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自己的胸腔就要爆开掉了。

    于是卜三生松开了背上的阵法——这是自己目前拥有的威力最强的招式了。目的并不是要抓住凶手,因为根本就没人看见疑凶在哪,亦或是如何出手的,卜三生此举,只是想保护一下现场,顺便阻碍一下可能会出现的骚乱。

    将超过九成的阵法力量一股脑儿释放出去,剩下一丁点儿维持脊椎最基本的功能——只是让自己勉强不死罢了。

    说起这阵法,起初只有一股简单粗暴的排斥之力,无论覆盖范围、力道大小还是精细程度都比起四贤林的那个弱了无数倍;又经过接天老人、呼噜甚至卜三生的连番调校,力量一再衰减,如今已是十不存一。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现在阵法的可操作性和灵敏度和以往相比已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话虽如此,但阵法在外能起到的效果……仍是只有斥力。卜三生将其尽量铺开,也只能覆盖住周围百米,刚才路过的那群人只罩住了不到三成。卜三生将能覆盖到区域分划成小片,再控制着阵法之力,像一个个倒扣的碗一般,将每一片中的人和物都向内向下压在地面上——目前只能做这么多了。

    阵法离体,脊椎便重新回到了空荡荡的状态,卜三生整个人再没有一丝行动能力,只好瘫在轮椅上。

    许如虹的人头就落在面前的地上,和没了脊椎支撑的卜三生正好面对面。不过看他的表情,没有丝毫的痛苦,双目迷迷糊糊半睁半合——就像是仍然坐在轮椅上,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卜三生不由得又是一阵的难过。这位许老师一共只见过两面,算不上熟悉,但第一次见面他就表露出了一种自然而真切的关心;第二次,也就是这次,他这种迷糊宿醉的状态又让卜三生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熟悉与真实感。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现在看来,神院生活“平淡无聊”这个判断,未免太一厢情愿了些。事情总会找上门,甚至许多无辜之人都会被牵连进来……

    所以卜三生很愤怒,哪怕阵法放出去收不回来,哪怕会丢掉性命,也要把这股愤怒发泄出去!

    神院的反应神速,卜三生刚压下人群的第一波骚动,就感觉周围的气氛突然一变。

    “所有人,站在原地不要走动!”

    略显温暖的女声从空中传来,周围一下子变得很安静,卜三生的阵法所受的频繁冲击也暂时停歇。

    卜三生不能抬头,但来者直接停在了自己面前,轻轻蹲下,双手捧起许如虹的头颅。这是位女教师,模样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眉眼柔弱,目含慈悲。

    “小仝老师?”

    靳小楼此时也清醒了过来,颇有些惊讶的问了句。女老师轻轻点头,双眼仍聚焦在手中的头颅上,眼神中混杂着怜悯与愤怒。

    沉默了片刻,小仝老师才抬起头来,眼神扫过几人,柔声道:“你们做的不错。剩下的事,交给我们了。”

    停了一下,又对卜三生道:“麻神卫已经就位,阵法可以收起来了。”

    卜三生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是玩脱了!从放出阵法到现在,只过了几十秒的时间,但卜三生无论身心均已严重脱力,现在正在接受呼噜的训斥。

    “笨啊你!用一半不就行了!现在好了,收不回来了!”

    不过呼噜也只是发泄一下不满而已,一边嚷嚷,一边还是要帮忙收拾烂摊子。

    确实是烂摊子——阵法铺的太散,现在又不是在自己家里,因此现在的情况是,阵法收不回来了,至少大部分阵法力量是收不回来了……呼噜对此痛心疾首,卜三生却是莫名的感觉到心里舒服了些。

    “卜同学?”小仝老师见卜三生半天没动静,便又问了一句。

    此时卜三生在呼噜的帮助下,已经勉强将身边的阵法收回了些许,至少恢复了脖子以上的行动能力,不好继续装死,便颇有些尴尬地说道:“这个,阵法出了点问题……”

    心中想着呼噜的结论,卜三生口中继续说道,“除了身边这些,阵法的其他部分,你们能不能控制住……就是说,当成敌人的那种……”

    “好。”

    小仝老师干脆的很,直接点头答应,对着远处的麻神卫做了个手势之后,便不再言语,小心翼翼将许如虹的头颅拼回了原处。

    因为阵法发动的及时,许如虹的头颅刚刚滑落,斥力就到了,刚好压着没有喷出血来。现在小仝老师将其归位,又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许如虹脖子上竟是一丝痕迹都看不出来了。

    于是卜三生放心收回了附近的阵法——只是就近的一小部分,剩下的至少有八成的力量散落在外,并逐渐脱离了掌控。

    好像亏大了……脊椎再度恢复,但卜三生的身体也变得虚弱起来,像是经历了连场大病。

    “三年,只要你不再作死,剩下的这点力量只能再撑三年。”呼噜研究了半天,做出如此评估。

    卜三生可没那么容易消沉,心中则对着呼噜淡然一笑,“又能赚到三年么……”

    三年呐……如果这三年的生活都像是这段时间的状态,三年还真是个漫长难熬的时间呢!管他呢!

    有神院组织,麻神卫出手,隔离检查之事做得极快。不过看见每个麻神卫过来汇报时都是摇头的模样,显然,现在还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想来也是,这种级别的凶手,真想要掩藏什么的话,麻神卫这些人根本就不够看,那他们这番搜索,也许只是为了让在场的众人安心罢了。

    “许老师身上会有什么痕迹吗?”

    卜三生尝试着问了一句,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对于死者态度如何,能否接受尸检这类事情。

    “已经看过了。”

    卜三生显然低估了这个世界的发展程度,小仝老师面色如常,像是做了一件毫不起眼的小事一般。

    “凶器应该是一把细剑。而且,剑上有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你们目前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细剑?许叔叔他自己就用的细剑!我记得他不止一次感叹细剑的没落,还说过细剑这么好的兵器,怎么就没人学这样的话……”靳小楼突然补充道,在场的众人里,也就只有她对许如虹最为熟悉了。

    “啊!他的剑不在身上!”

    “你们谁有印象,许叔叔早上来的时候,身上带没带剑?他是左撇子,剑平时都挂在右边,很明显的一长条……”

    “记不起来了……我只记得他早上来的时候有些醉醺醺的……”

    似乎带了,似乎又没有,总之是想不起来确切的情形……不仅是卜三生,胖子三人也是面面相觑。

    “你们有心了。”小仝老师打断了几人并没有什么意义的回忆,“程一统同学,现在出了这种事情,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决定对你的晋级测试稍加延后,你有什么意见吗?”

    胖子连连摇头,这种情况下再去测试的话,实在有些不近人情了。

    小仝老师又转向了卜三生,一本正经道:“自我介绍下,我叫仝莲,负责神院内务,你们可以叫我仝老师。”

    “你们应该已经见过几位长老了吧,对于他们的安排,我没有任何意见。不过我认为,神院没有阵法专业,这是一个很大的缺憾。我个人,还有其他许多的师生,都希望这个缺憾能在你的手里得到弥补。对于你的工作学习,我们会给予最大的支持。”

    听起来全是客套话,卜三生不知如何作答,只好跟着一路点头。

    不过小仝老师话锋一转,又说道:“现在你们几个暂时无事的话,可以先帮忙做一些调查——关于许老师的。毕竟神院处理这等事务的方式未免会有些粗糙,有你们几个的话,换一个角度也许会有更好的效果。”

    “我们能做些什么?”

    “你们可以先去查一下许老师这两天的行迹。还有,试着找一找,他的剑哪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