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九十五章 树欲静

时间:2018-04-23作者:阳南散人

    三天的休息时间一晃而过,除去刚开始的新鲜感之外,这里的生活挺平淡的,甚至还有点无聊。

    无聊的原因略显蛋疼,因为这迎宾楼——没有出口!一侧是熔岩深渊,另一侧小院儿虽有大门,但门一开,外头便是数百米高的悬崖。虽说攀岩对卜三生来说再简单不过,不过嘛,还是“态度”的问题:嗯,没错,虽然没有明说,但自己这一拨人,应该是被隔离了!

    神院的态度不算强硬,但卜三生觉得自己还是不要一上来就顶牛的好。

    反正有吃有喝,楼内有专门的点餐送餐设施,甚至还有两座藏书楼的书单目录,想看什么书一点即到……再加上迎宾楼里本就存放了不少介绍风土人情、神院历史之类的书籍,卜三生这三天算是恶补了不少常识,不至于像吴霜芷和胖子那般坐立难安。

    第四天清晨,许如虹如期而至,还带来了一条让卜三生颇为意外的信息——只要不透露身份,卜三生可以一同前往!

    许老师这次说的很坚决,卜三生仅需要换个假名,甚至不用换,只要不四处说自己是贤者,就可以随意行走了。

    卜三生像是一拳打到了棉花里,这几天脑子里时不时就会蹦出来的那些对抗情形,以及自己预想的应对,一下子全都落了空。看来这神院是来真的,为了彻底堵死“贤者干扰”的一切可能,对几乎所有可能的情形都做了完好的准备。

    神院这番如临大敌的表现,让卜三生佩服之余,又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本来就不想去当什么贤者,怎么可能给你们捣乱哦!

    保险起见,还是用个化名吧,叫什么好呢……卜三生一边思考,一边跟着众人一起走出小院儿。

    然而看见将要乘坐的交通工具之后,卜三生瞬间不淡定了,这是……轮椅?还是一排轮椅?话说自己刚丢了脊椎的时候,还想过轮椅的问题,没想到一念成谶,现在真的要坐轮椅了……

    “要去什么地方,我自己过去行不……”还没坐上去,卜三生就觉得屁股上一阵针刺蚁噬般的痒痛,然而看见其他人或淡定或兴奋的表情,卜三生还是默默把后半句话憋到了肚子里,咬着牙坐了上去。

    挺平稳的。神院似乎对气垫悬浮类的科技情有独钟,连轮椅都是贴地悬浮着的,上下悬崖坡谷如履平地,平稳且迅捷。

    驶出迎宾楼的阵法范围,卜三生才算是第一次呼吸到神院的空气,可惜一点儿也不香甜。卜三生只觉得一股浓重如有实质的呛辣气味灌进胸腔,当即就是一阵猛咳,许久才缓过气来,小心翼翼皱紧了鼻子,才勉强恢复了呼吸。

    旁边的吴霜芷就更加不堪了,小脸都咳成了酱色,靳小楼连忙递过去一个纱织面罩,可怜的小姑娘半天都没能成功戴上去。

    倒是胖子大口大口猛吸了几下,仰首闭目自顾陶醉,直到被一旁看不过去的吴霜芷一肘子砸到肚子上,才一脸心满意足的呼出来:“这味道才对嘛!沼泽那边真是,软绵绵一点劲道都没有……”

    于是又被狠狠踩了几脚。

    几人一番嬉闹,作为老师的许如虹也没有个师长的模样,气氛便渐渐轻松活络了起来。

    “许叔叔,你昨天又喝多了啊?”见许如虹的神情有些萎靡,眼睛周围颜色颇深,靳小楼关切的问了句。

    “啊?没!小酌而已,小酌而已……”

    “这次是要去哪,琢武楼还是析剑台?”

    “大讲堂。”

    “啊!怎么安排在那那种地方?”

    “上头的事,我们就别管那么多了!丫头,我先小睡一会儿,你帮忙看着点路,呼……”

    这是……疲劳驾驶啊!

    卜三生转过头去,正看见靳小楼掏出一张金光闪闪的符钱贴到了轮椅扶手上。

    得,换成了女司机……怎么看都是死路一条啊!

    胖子和吴霜芷也露出了一丝不安的神色,只不过没有卜三生这么明显罢了。

    “怎么着?以为一个机关大师不会开车?”靳小楼明显有着足够的经历——不仅是驾驶轮椅的经历,冷哼一声,邪邪说道:“准备好,要飙车了!”

    几人的疑问被扑面而来的气流堵回了嘴里。

    不得不说,靳小楼的飙车技术很强。底座平稳如初,但靠背始终存在压力,说明这排轮椅一直在加速。轮椅当然没有挡风玻璃,所以迎面灌来的气流越来越强……嗯,很爽,卜三生怀疑,一头栽进火锅里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转过前边这个山头就到了……啧啧,大讲堂啊,那可是院里举办各种大典的地方!胖子,紧张不?”

    靳小楼说话没受到任何影响,几人这才发现,她的脸上戴了个不甚显眼的透明罩子……

    不过卜三生可没空去抱怨什么,因为前方的气息,不太对!

    来的这一路上没遇着什么人,只偶尔会看见类似的轮椅远远的飘过去,四处空旷,卜三生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一片荒漠了……而此时,前方却出现了大量的人群气息,密密麻麻,怕不是有几千人!

    不是要保密的吗,怎么会是这种情况?轮椅速度极快,靳小楼发现情况时,已经冲到了人群之前,当即一个急刹车——

    刹车的感觉传来,卜三生差点以为自己要飞出去了,这轮椅上可没有安全带。不过下一瞬,整个轮椅的姿势一变——椅背后仰,底座上翻,竟是硬生生拦在了前头。

    轮椅继续减速向前,同时兜着众人往后翻滚,终于在撞进人群之前的一米处停了下来,整个过程中几人就像是被钉在了轮椅上,姿势都没变!

    真是好车技!

    不过如此一阵翻腾,许如虹终于悠悠醒来,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几千张脸。

    “怎么回事?你们聚在这里干什么?”

    先是安静,然后嗡的一声,人群突然就炸了开来。

    “这是内院许大剑师!我上过他的课,特别枯燥无聊……”

    “那位是蝶公主啊,周身彩蛾环绕,整个神院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那个胖子我认识!他入院考试的那一场我是监考,印象很深,几年没见,这货好像更胖了。”

    “那个小妞挺正的,以前没见过,你们谁认识?”

    ……

    七嘴八舌的声音传来,竟是没有一个站出来回应许如虹的。看的出来,这位许老师在学生中的威望,有点那个不敢恭维。

    许如虹脸上明显有些挂不住,手指轻轻一弹,剑音如啸,瞬间便压住了这数千张嘴。众人似乎才想起来,当面的可是位可怕的高级大剑师!场面终于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袅袅剑鸣在山间回荡。

    “出来个能说话的。”许如虹语气倒是挺平淡的,也许是早就习惯了这种状态。

    众人推推攘攘,好半天才有两人越众而出,却也不是什么太出众的人物,至少周围众人都没显出多少敬重,这两人本身说话也是磕磕巴巴的。

    “有人通知,让我们在这里等……”

    “等什么?”

    “等……据说是第五贤者……”说话之人倒是一脸迷糊,但身后那几千人,至少一半的目光都盯向了卜三生!

    许如虹猛一拍扶手,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没有第五贤者,这里只有几个神院学子!让开路!”

    形势像是一下子脱出了掌控,许如虹只好硬生生拖过去。不过这些学生倒是没闹出什么事端,乖乖让出了一条通路。

    被数千人围观的滋味,不怎么好。卜三生在轮椅上低头闭目,如坐针毡,心中翻腾不休。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自己真是想得太简单了,这神院之内的形势远远超出了预期,不过……有意思!

    几千人,站位密集的话也就只有百余米的范围,但人群之中不能提速狂飙,轮椅慢悠悠晃过去,座上几人都屏气凝神,大气都不肯出。

    好容易离开人群,来到一片宽广的平台上,再往前是一座雄伟大殿,应该就是此行的目的地大讲堂了。

    “终于要到了!许叔叔,接下来怎么……啊……”

    靳小楼重重呼出一口气,正要开口问询,一转头,却是忽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

    随后吴霜芷也开始尖叫。

    卜三生被尖叫声拉回现实,一抬头就看见,许如虹的脖子上先是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血线,然后他整个脑袋,沿着这条细线,平稳缓慢地从肩上滑落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