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九十章 结束与新生

时间:2018-04-09作者:阳南散人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拔苗助长”吧,卜三生猜,他老爹当初取名字的时候肯定想不到会是这样,拔苗变成了拔脊椎。

    没了脊椎还能活吗?如果能,那还真是无稽之谈了,嗯……或许叫“无脊之谈”更好一点。哪怕卜三生之前已经反复用几位长辈的例子给自己鼓气,但事到临头,仍不免觉得有股穷途末路的绝望气息堵在心头。

    虽然没了疼痛感,但同样,身体的其他知觉也无影无踪,整个“自己”像是要完全消失了一般,一切都要在此画上句号了吧!也许是早有了心里准备,也许是已经厌倦了这一段惨兮兮的生活,卜三生虽然绝望,但并没有多么慌乱恐惧之感。

    视线逐渐暗了下去,眼前隐约浮现出一幅幅模模糊糊的画面。

    水波荡漾,光线斑驳,石墙石桌……这是水帘洞,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小窝。以前总是不满意,嫌它湿度大光线差噪音吵,跟舒适一词一点关系都扯不上。可现在,这个除了不要钱之外一无是处的小窝,怎么看怎么好,可惜再没机会回去了。

    这幅画面似乎过了许久才不情不愿的淡去,换成了一片翠绿山谷,透着一股令人窒息的鲜爽味道!这是啥?卜三生一时间竟没想起来,愣了一下才恍然大悟,这是自己刚离开林子时,看向这个世界的第一眼。可惜啊,还没好好看一看这个世界是啥样子呢。

    画面闪回,这次却是换成了一张巨大的脸——浑厚方正,毛发如钢丝刷子一般粗硬浓密,逗眼塌眉,鼻子分成了两瓣儿——熊六叔!六叔以完全不同的正经儿表情,对着自己微微笑了笑,然后这张脸就像是水中倒影一般,轻轻散成了一池细碎的光斑。

    接着是五姨,再是胡四叔、何三叔、郎七叔、袁九叔……六位长辈的面孔依次从面前飘过,卜三生心中愈发平静——临死所见,都是这辈子里各种幸福温馨的场面,老天爷还算是待我不薄。

    视线越来越暗了,在九叔甩了甩并不存在的手臂又消失之后,卜三生面前又换了一张脸。黑白分明,淡蓝双目,眉心更有三把火……呼噜!作为唯一陪伴到最后时刻的家人,怎么可能把呼噜忘了呢?

    呼噜的脸一如既往的臭,眼神居然还带着点嫌弃。卜三生心中正要吐槽它破坏气氛,没想到这呼噜却突然开了口!

    “吐什么槽什么呢!事情那么多,还不赶紧起来干活了!”

    什么情况!不应该是我自己在临终回忆的么?怎么回忆还会互动的吗?卜三生脑袋还没转过来,却是察觉到一股热流突然从腰后升起,贯通整个后背,然后“身体”的感觉便一下子涌了回来!

    等等……身体?不是脊椎骨都没了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卜三生一下子觉得脑袋不够用了,索性不想那么多,小心翼翼尝试吸了一口气——虽有点艰涩迟滞,但真的是自己的身体!

    卜三生一个激灵,赶紧睁开眼睛,周围的光线明亮如初。

    “一个大老爷们儿的,伤什么春悲什么秋啊,也不嫌丢人,差不多就行了哈……赶紧干活,我可撑不住多久!”

    呼噜的声音再次响起,卜三生却没看见它——这声音来自背后。同样来自背后的,是一股浑厚有序的热流,正从呼噜身上流进自己的脊背。脊椎仍是空空如也,却被这一股热流硬生生撑了起来。

    心中感激,却又怕现在的情形只是一场空,卜三生一时间竟是患得患失了起来。

    “发什么呆,赶紧的!放心死不了,呼噜我处理过的笨蛋多了去了,不少你一个!”

    又被鄙视了,不过这种鄙视,我喜欢!卜三生自嘲一笑,同时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抬起头来。

    打了个死结的脊椎骨还在半空,阵法的状态和之前完全一致,看样子,自己伤怀半天,现实中只过了一瞬——卜三生这倒是忘记了,之前可一直维持着时间延缓的状态呢,刚刚才不知不觉将其解除掉。

    经过之前那一番操控,卜三生对周围的布局算是彻底熟悉了起来,感知也莫名的延伸了出去,甚至能看见身后的情形——接天老人死死盯着那一团脊椎骨,正作势欲扑。

    好吧,果然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

    身体恢复了感觉,那也仅仅是感觉而已,卜三生现在可是标准的手无缚鸡之力状态,几息之前还坐拥一山之力的那种错觉,和脊椎骨一样,被活生生抽了出去。而阵法的运行又有延迟,对付不能行动的恶龙或者心甘情愿的自己是没问题,但对上接天老人这种外功高手,特别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纯粹就是异想天开了。

    心态平淡如贤,卜三生瞬间便有了对策——既然如此,结界,开!

    结界之后是宝库,所谓宝库,其核心功能很简单,说的好听叫收藏,说的不好听,就是防止人及物品进出——这和监狱似乎没什么区别。

    至于其中可能有父母留给自己的宝物,但卜三生此时根本管不了那么多,至少接天老人渣就不太可能留给自己这样的机会。

    所以卜三生一面控制着结界打开了宝库之门,同时干脆利落地将脊椎骨往里一扔!

    接天老人果然中招,反身就追。宝库之门瞬开瞬合,最大也只闪出了人头大小的空隙,但这接天老人身手实在是硬,硬是挤了进去!

    哦不对,也不算是全进去了,外边还留了点东西——那是一只脚,脚踝处被空间断层齐齐切开,全然不见血迹,还散发着一股恶臭。

    远处有人正在靠近,哦,是胖子和靳小楼,还有那两个什么什么长老,看来大家的情况都还不错。现在就看呼噜有什么馊主意,能让自己在没有脊椎的情况下继续活着了!

    诸事完结,卜三生只觉得一股难言的疲惫感如潮水般袭来,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只想从此一睡不起。哪怕熟悉的那几人急切凑过来,也懒得打上一声招呼。

    “睡你妹,起来干活!还想不想活了!”

    正要睡去,呼噜的声音再次响在耳朵里,真讨厌哦!

    强忍着疲倦,控制自己不睡过去,只听得呼噜一本正经说道:“只靠我的力量,你最多能撑一天。现在你必须要找别的力量源泉来顶替你脊椎的作用——就是这个阵法了。试着把它压缩整理附到背上,再按我的示范来梳理它的运转……”

    “阵法?真能代替脊椎的作用?怕不是在开玩笑……”

    “处理好的话能顶上几年,剩下就要看你的机缘了——也许能找到什么别的东西装进去,没准你还能自己长出来一条呢!”

    “啊……”听起来天方夜谭,但卜三生好像真的别无选择了。

    抬起头来,对上几人关切的目光,卜三生总算想起了这个长老的身份,而且他们果然都看不见呼噜。

    “洛长老是吗?现在我要疗伤,可否麻烦您帮忙护法……”

    “应该的应该的!”洛坤长老连忙点头,脸上几乎要笑出花来,又从怀中掏出个小瓷瓶,“我这有上好的丹药……”

    “谢谢,不过不需要了……”这倒不是卜三生自己的想法,就在洛长老刚取出丹药的时候,呼噜就开始发出一阵阵的鄙夷,“这些药灰疙瘩,也好意思叫丹药?糖葫芦都比它效果好哦……你要是吃了这玩意,以后别说认识呼噜我……”。

    没办法,只好拒绝,看着洛长老伸出一半又缩回去的手,卜三生不由得也有些尴尬。

    “麻烦了……”

    “没事没事!这些丹药品质太一般了,不吃也好,也好……”

    “洛长老,丹药还有多的吗……我要一点!”

    还好史副院长解了这局,他把洛长老丢过去的一整瓶丹药一股脑儿全倒进嘴里,面色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了起来。

    众人的种种表现卜三生是没注意到,此时他全部心神都投到了阵法之上。这斥力之阵无形无质,仅是一股循环的力量及其运转的规则——有点像是某种程序和能源的集合体。卜三生要做的,就是把这股能源以及程序移植到自己的背上,再加以改造。

    自家的阵法,移植起来倒是轻松的很,改造也是要等着呼噜来操作,不过这压缩就有点麻烦了。卜三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也没把它压缩到呼噜所说的“脊椎骨那么小”,而是在身外延伸出了一尺有余,还将凑得最近的胖子直接推飞了出去。

    “好了好了,剩下是我的活儿,暂时不用你管了!你还有别的事,赶紧干活去!”

    “啊!”

    现在呼噜一说“干活”,卜三生就头大。果然下一刻,就看见结界一阵剧烈的晃动!

    原来这阵法和结界一刚一柔相辅相成,现在阵法被抽走,仅剩下结界的强度,不足以压制宝库……卜三生一拍脑门,这下麻烦大了!

    “小子,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吧!”

    洛长老已经了解了之前的情况,看向卜三生的眼神除了欣赏之外,还多了一股敬重,“不过要麻烦你先把宝库之门开一下,我们几个进去,不说镇压,但守住大门还是可以的……”

    “秋道友意下如何?”

    “那东西亦是我族死敌,咱责无旁贷!”

    卜三生犹豫了一下,这似乎又是个别无选择的情形——一旦恶龙和接天老人的力量整合到一起,再脱困的话,至少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阻止他们了。

    “好!”

    一咬牙,卜三生挥手打开结界——竟是有不少五彩光华的小物事四散飞了出来!

    洛长老二人相视一笑,不分前后,淡然而又迅速的从结界开口钻了进去。

    “我也去!”

    史副院长也起身跟上,不过进去之前,看了眼卜三生,看了眼靳小楼,最后却把目光转向了胖子,颇有深意的狠狠剜了他一眼,道:“胖子,我把闺女托付给你了,我能放心吗?”

    胖子愣了一下,忙不迭点头个不停。

    “要是她受了委屈,我做鬼也不放过你!”说完狠狠一转头,冲进了结界!

    结界闭合,这次再没有动静……许久,几人默默对视,都有些恍如隔世之感。

    “师姐,现在我们……”

    “回神院。”

    走,去神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