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八十六章 温暖

时间:2018-03-31作者:阳南散人

    刨除掉这一遍又一遍反复袭来的剧痛之外,卜三生觉得,这幻境其实挺无聊的。

    嘘……无聊这个东西,许多时候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那就是无力。

    虽说这幻境一看就透,虽然心底也清楚自己并没有真正受伤,但从身体各处源源不断传来的感觉太过细腻太过真实,仿佛是直接把疼痛的神经信号传进了大脑,或者说直接印在了大脑里。而现在卜三生面对这种处境,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保持沉默,并撇着嘴丢给恶龙一张不屑的脸。

    没有惨叫,没有求饶,没有昏厥……恶龙把卜三生反复摔了十几次之后,似乎便感到有些无趣——也就是卜三生尚不清楚外场的情况,不知道自己刚刚才把接天老人摔打到无趣罢了,否则肯定又会是一声哀叹,叹这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不过恶龙可没有卜三生那般好脾气,见摔打没有效果,声音便明显恼怒了起来,冷哼一声,场景又是一变。

    卜三生眼前一黑……呃,这次可没有黑坨坨从面前飘过,而是真的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随着光线的消失,便有冰冷重物逐渐压到身上。冰冷涩滞的压迫感自下而上,先是脚,再到小腿,到腰腹部速度减慢,一点点、一点点逐渐上升到胸口、最后没过脖子、盖住口鼻……压力覆盖到全身上下每一处皮肤,虽然力度算不上大,但恰到好处的限制住了卜三生的所有行动能力。这些不知道包裹了多深的重物冷漠而坚定,仿佛永远不会变化,也没有尽头。

    这是又被活埋了吗?熟练的静心闭气——呃,为什么要说“又”?为什么要带上“熟练”两个字……不过这念头仅仅一闪而逝,卜三生可没空去纠结这些莫名熟悉感的来由什么的。

    很娴熟的将身体活性降到最低,准备熬过这不知道会持续多久的活埋。其实以卜三生的身体强度,区区活埋根本算不上什么,可怕的,是那种幽闭环境中的死寂与绝望。

    对于这一点,卜三生很熟悉,甚至可以说驾轻就熟。这些年自己学过的、练过的、经历过的,都是些什么奇葩哦……静下来这么一想,自己还真是个怪胎!

    如果和往常一样的话,在这种情况下,心神的活动也是要尽量压缩的,只要留下一点警觉就行了。而这次,也不知道为何,卜三生并没有这样做,身体机能削减到了极限,脑子却比刚才更加活跃了。说来自己这状态也是奇怪,明明是糊里糊涂的,但动脑子的时候,却是几乎没有消耗。

    躺在不知何方,或者说根本不存在的地底,卜三生感叹一下自己的奇葩属性之后,紧接着便开始一点一点梳理起目前所知的线索来。

    首先是这次的体验,跟自己熟知的情况有很细微的差别。呼吸,呼吸是不可能的,整个胸腹都被重重挤压着,只要一口气呼出去,就再也不可能吸回来,这种情形倒是到处都一样,但卜三生略作尝试的时候,其中差别就凸显了出来。

    试探着轻轻挤出一小口浊气,胸口的压迫瞬间就跟了上来——但是这压力的变化太均匀太平滑了……简直如丝般顺滑,现实中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理想的情况出现!还有全身上下几乎同时出现的虫蚁噬咬,也是太平均太标准了——所有的虫蚁就像是排着队列听着号令同时张口开咬一般,连噬咬的伤口形状都一模一样,这怎么可能嘛……

    感知受困,卜三生是没察觉到,随着自己一点点剖析出这些漏洞,周围的幻境正在一点点的崩解。

    如果时间再多一点,也许过不了多久卜三生自己就能脱身而出。而显然,恶龙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见势不妙,便直接解除了活埋的幻境。

    场景第三次变化,这次卜三生又被拎了起来。

    恶龙还是人形,不过比之前缩小了许多,卜三生被单手掐着脖子举在空中,双脚则刚好离地。

    “我生气了,我真的生气了!”

    恶龙的双目尽是冰寒,语调则有些气急败坏,一边说,一边抬起另一只手,一拳砸向卜三生的眼睛!

    左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高高肿起,不过卜三生却突然笑了——原来这些招式,或者说这些个幻境,自己早在林子里的时候,就一个一个反复练过了!怪不得总觉得这么熟悉!

    从空中摔下去的情形,跟当年被五姨从半空丢下去的那次如出一辙,当时熊六叔就垫在底下的水潭里,他身上的鬃毛可丝毫不比这些铁刺木桩差到哪里去……哦不,比这些可要硬多了,自己当年可是躺了一个多月才恢复过来,记忆犹新呐,现在想起来屁股上还会隐隐作痛。

    活埋自然也是有过,当然也是被六叔给坑的,那次可是一连被埋了七天!

    至于这打眼的一拳——跟着郎七叔混的时候,这种拳脚可着实没少挨。现在看这一拳的力道角度,活脱脱是七叔的翻版!

    原来几位长辈早就给自己做过针对性训练!

    想来也是,对几位长辈来说,这恶龙可以说是最危险最可怕的敌人,它的言行举动战斗习惯,无数细节早已被他们剖析的清楚明白。

    这些经验这些知识,全都都灌输给了卜三生!不过当年的类似事情,大都是在有意无意、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发生的。现在看来,这些可绝对不是巧合,其中不知凝结了他们多少的心思!专门讲授的内容也许很快会被遗忘,而这些意外、事故什么的反而在心里扎根更深,更容易在关键时刻转化为灵光一现!

    想到此处,卜三生心中突然有些温暖。再看到面前的恶龙时,心中痛恨突然暴涨——不仅是为自己,更是为了生死未卜的几位长辈!

    暴怒,但不是无法自控。如果说温暖是内心的动力源泉,暴怒就是引燃动力的那一蓬火花,卜三生本已枯涸破败的心神,一下子活了过来!

    空中冷眼旁观的另一部分卜三生看的更明白:这是自己心神之内的空间,无论恶龙,还是底下的卜三生,都是心神的一个投影,强弱之别,只是各自心底坚信的东西不同罢了。

    恶龙明显精于此道,不知用什么方法——反正不会是什么好路数,莫名其妙就把卜三生的意志压制了下去。但这里毕竟是卜三生自己的地盘,恶龙虽然强势,却始终只能用欺诈哄骗等间接的方式,并不能直接造成伤害。

    所以卜三生经历种种,实际上只是心神被暗示之后自己产生的错觉。既然现在意志回归,一切幻觉自然烟消云散。

    上方的卜三生看到这里,便静悄悄消失了个无影无踪,谁也不知这一部分到底是怎么样一种存在,亦或有什么目的。

    下方的卜三生状态回归,气势大变!恶龙第二巴掌没到,就被卜三生伸出手来一把抓住。

    此时卜三生的手又恢复了应有的模样——破破烂烂,皮肉始终没有愈合的模样。这是心神所在,是心中所知所想,卜三生自然要用自己本身的身份和状态。至于刚被打肿的眼眶,自然也恢复了,本来就没打到嘛,只是自己以为被打了……

    “所以,这就是你的技俩?”

    却说这破破烂烂的一只手,拦住比自己大了一半的巴掌,竟是轻松无比,卜三生一边开口,一边用力一扭!

    强弱之势瞬间倒转,恶龙面色大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