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七十九章 人仙之界

时间:2018-03-31作者:阳南散人

    思路再次被打断,卜三生抬眼看去,果然有一条巨大无比的怪蛇正在靠近。岂止是巨大——远远看去,这巨蛇甚至都不像是一个生物,而是一条奔涌的河流!

    巨蛇弯曲前行,像是江河水瀑冲刷而至,将周围的一切席卷一空。附近的妖魔鬼怪要么被卷入身下碾成薄饼甚至齑粉,要么就被冲得四散飞去,许多本就接近力竭的妖鬼落地之后再也站不起来,卜三生在其中甚至看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黑漆漆的颜色,还长着许多触手……那是黑坨坨!

    虫草大妖暂时没见着,不过在千千万万妖鬼之中,想要找到一个特定的个体,实在太过困难了些。

    也许早就被这条巨蛇碾到地下了吧……

    怪蛇虽巨,但再雄壮的体型,再宏大的气势,在阵法的压制下都是一般的苍白无力。巨蛇的力量足,速度快,衰弱缩小的速度也更快。刚才那江河奔涌一般的景象就像是昙花一现,呼吸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最后只剩下一条扭成麻花形状的小蛇瘫在十步以外。

    十步,这是目前所有妖鬼之中冲击到最近的距离了,在这个距离,小蛇身上每一张鳞片的花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也许是原本的实力太强,小蛇并没有像其他妖鬼那般直接变成痴呆或者死亡,而是抬头看了卜三生一眼,双目之中竟残留了一丝情绪——却没有憎恨或者恐惧,而是一种极端的不甘和迷茫!

    卜三生心中突然有所触动,一个之前没注意或者不愿多想的问题突然冒了出来:这些妖魔鬼怪,为什么会如此义无反顾的冲进这片绝地?仅仅是因为憎恨吗?那它们为什么会憎恨自己……

    然而接下来,一股远远超过之前任何一次的澎湃巨力涌入身体,再再次打断了卜三生的想法。而这次,身体的状态似乎有点不一样了,同时心神也变得通透,许多信息无声无息的浮现了出来,就像是打开了心底的一扇窗。

    功法中最后一拔的名字很自然的出现在心中——“拔苗助长”!放在当前的环境下,这个名字还真是贴切,也许老爹当年给功法起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好这一切了吧。

    这种完全不容拒绝,直接灌注力量的方式,不就是拔苗助长吗!怪不得自己当初只能看懂前两拔,原来这第三拔是要靠外力才能实施。如果没记错的话,“拔苗助长”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不过对卜三生来说,自己有其他选择吗?

    在这拔苗助长的“三拔”作用下,卜三生的力量飞速增长,而这条小蛇就是最后的一级台阶。小蛇的力量涌入身体,卜三生瞬间便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上升到了一个极限。

    什么是极限?绝对无法超越的才叫极限,那种吃点丹药或者随随便便装作努力一下就能突破的东西,只是意淫罢了。

    力量如水,身体如桶,容量是有限制的。对现在的卜三生来说,自己这个桶已经满了,所以无论身后的结界再传过来多少,力量都不可能再增强哪怕一丝!

    想要更强,想要装更多的水,怎么办?

    也许有人说,把桶扩大就可以了啊!但实际上,卜三生已经发现了,在“装水”的过程中,身体这个桶本就会自行适应变化。现在,自己这个“桶”无论结构还是容积也已经到达了人类的极限,强行扩张的话,只要再来一丝的变动,整个稳定的架构就会轰然崩塌。

    那改善桶的材料行不行?当然可以!且先不说施行的可能性,只说假使成功了,那自己的身体还属于人类的范畴吗?

    “非人类”这个词,隐约间竟似是包含了无数人的追求与呐喊,卜三生往深里一想,这几乎就是人类的永恒梦想啊!

    就跟极限一样,不能超越的才是极限,无法实现的才是梦想!然而人类偏偏就是在这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矛盾之下,才逐渐成长,最终成为世间的主宰……卜三生有意无意之间,竟是开始思考起人类的发展问题来。

    无论前世亦或今生,人类骨子里那种愚公移山一般矛盾而又向上的姿态,似乎都是一个样子。就像前世无数人孜孜追求的“更高层次的生命形式”,让无数人努力锤炼自身,发展科技探索未知。除此之外,自然也有许多不着边际的意淫:武有破碎虚空,文有羽化登仙……

    仙?想到这个字的时候,卜三生悚然而惊——眼前这个世界,是有仙人的!自己所在的位置,不就是仙城吗?

    那仙是个怎样的存在?难道是……

    “没错,仙就是超越了极限的人类。”

    呼噜突然发出了声音,语气则一反常态——话中竟没有出现“呼噜”这两个字!好吧,其实是,呼噜终于开始履行它作为引路人的职责了。

    “咕噜呼噜,现在能告诉我怎么回事了吗?”卜三生从感叹和疑问中挣脱出来,连忙在心中问向呼噜。

    “你现在快要有一山之力了吧!”

    一山之力?一山……卜三生仔细一想,这个描述还真是贴切,自己现在的状态就是如此,几乎能搬起一座山——但感觉上偏偏就是差上那么一丝!

    “人可搬一山,即为仙。”呼噜语调严肃,“一山之力,就是人仙之界!”

    呼……卜三生长呼一口气,意识到自己是站到了人生中最紧要的一个关口。

    “这个结界的作用,是要借用外力,强行冲击那人仙界限吗?”

    “呼噜不知道!再问呼噜咬你了啊!”

    呼噜的严肃没有持续到一分钟便恢复了常态,卜三生没有问到更多。信息有限,但总比没有强,卜三生陷入了沉思。

    在卜三生走神的同时,结界的力量仍然是无休止的传进身体,但多出来的这一部分就像是泥牛入海,又像是从桶边溢出不知所踪,自己的身体力量维持在一个诡异的平衡状态,不增不减不生不灭。

    突破一山之力,就能从人变成仙?这事儿听起来荒谬,但直觉告诉卜三生,这是真的。阵法和结界的作用,明显不足以帮助自己突破这个界限,那剩下可能的变数,就在结界之后的宝库里了吧!

    卜三生抬头看了眼远处,接天老人藏在妖鬼之后,虽然看不见身形,但卜三生知道他就在那里,也知道他正面临着和自己差不多的问题。

    这一刻,卜三生竟对着接天老人渣生出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这感觉玄之又玄,无关善恶,也无关立场,只是同为人类,在接触到人类极限时的一种同样的不甘罢了。

    接天老人应该在这个境界卡了许多年,作为天下第一人,却被卡死在这个界限,不得不说这事情有点悲哀,所以他会不计一切代价追求突破——卜三生觉得自己给接天老人的行为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释。

    结界之后的宝库,应该也寄托着接天老人最后的希望吧!

    好吧,抒发完这些作为人类对于上天造物不公的共同呐喊,然后把它丢到一边,回到自己个人的立场——卜三生理所当然不能让接天老人得逞!

    不但如此,卜三生觉得自己现在能做的更多!比如,现在二人的力量不再有差距,那依靠自己的功法优势,或许可以反压制一下这个老人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