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七十八章 飞蛾扑火

时间:2018-03-31作者:阳南散人

    卜三生的疑惑没持续太久,继鹿头鸽身的妖兽冲进阵法之后,陆陆续续又有许多妖鬼赶了过来,有模样正常或者不正常的妖兽,更有不少黑漆漆形状无定的鬼怪。

    这些妖鬼出现在视野之后,接下来的行动和鹿头怪如出一辙——疯狂冲击,体型逐渐缩小,然后倒地。妖鬼们实力不同,冲进来的距离也大相径庭,不过后来这几波都没有鹿头怪这么靠近。

    随着这些妖鬼的冲击,外边的阵法强度则逐渐显出了衰弱!接天老人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才面露喜色的吧……至于他会不会也从结界中获得了力量,卜三生不敢想。

    情报有限,卜三生只能选择相信自己的判断,并用这些有限的优势,尽最大的努力活下去——这可以说是一场豪赌,赌注是自己的生命,或者说还有更可怕的东西,而对手几乎不需要付出任何成本。

    不公平,但卜三生不得不赌。

    妖鬼的数量越来越多,其中实力强大的个体出现频繁也高了起来,这一点从结界传来的力量变化很容易就能判断出来。

    接天老人对现状很满意,咧开嘴阴森一笑,露出半口烂牙,又向后退了几步。这阵法本就是越深入所受斥力越强,接天老人明显是要节省体力,至于节省了体力用来干啥……那就不用多说了吧。

    卜三生暂时顾不上接天,因为妖鬼越来越多,已经有不少可以冲到近处,逐渐将接天老人的身影遮住。

    数不尽的妖魔鬼怪,飞蛾扑火一般的扑进阵法,耗尽力气与精神然后倒地不起,生死不知。它们的力气与精神哪去了?被身后的结界转化成纯净的力量,然后传进了卜三生体内。

    结界,也就是那片混沌无方向的水流,渐渐开始有了方向,或者说显示出了某种秩序雏形——它将要变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成形,应该就是宝库大门开启的时间吧。从目前的速度推测,这时间有限,长则两天,短则半天都不用。

    与此同时,结界的力量也在一刻不停地往卜三生体内灌注,速度越来越快,似乎永无止境。

    这场面,透着一股浓浓的反派作风!

    卜三生想到了许多:比如邪派人士用生魂炼器,比如邪派人士用血池献祭,比如邪派人士用妇孺老幼布阵,比如邪派人士用童男童女炼丹……卜三生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会成为这种反派人物,而且还是主角!

    但现在完全没有其他选择,阵法不受自己控制,妖鬼们也不会听话乖乖离开,甚至结界传来的力量都完全没法阻挡!

    算了算了,反派就反派吧,没准还能把“贤者”这个莫名的称号给抵消了呢……正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的史副院长也是发现了结界和卜三生的变化,随后一句话让卜三生差点吐血!

    “以结界为契,以自身做阵眼,度化百万冤魂孽妖——好大的手笔!真不愧是第五贤者!”

    “是呀是呀!卜大哥真是太厉害了,这种办法都能想到!果然是贤者啊……”吴霜芷也跟着来了句补刀。

    卜三生无言以对,只觉得荒诞无比。难道只要是贤者,无论做出多么荒谬多么可怕的事情都是正常的吗?

    不过想了一下也就释然了。根据前世的经验,人的脑补能力实在是强大的令人发指,特别是涉及到名人或者偶像的时候。在这个世界,“贤者”这个称谓应该是取代了偶像的作用吧——贤者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贤者的屁都是香的,如果你觉得错了,或者觉得贤者的屁臭,那是你自己有问题,是你自己的品味不够!

    真是……难以言喻的蛋疼啊!

    好吧不纠结这些了,但其他方面好像也没什么可纠结的。现在来看,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不靠谱的爹妈给自己留下的出路。

    卜三生要做的,就是等力量增长到一定程度,等到阵法削弱到一定程度甚至崩溃,再去和接天老人来一波硬碰硬。不过目前不知道接天老人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也不知道自己力量增长的极限在哪。

    说来说起,卜三生唯一能做的,只有一个字,等!

    所以卜三生现在又到了无事可做的状态——或者说,这一路下来,就没有过有事可做的状态过!

    力量仍在加速增长,但卜三生却丝毫没有状态不稳的感觉,似乎这些力量和自己苦练出来的没有什么区别——呃,其实还是有区别的,这外来的力量,好像比自身的还要厉害一些呢!

    卜三生闭目运功,细细体悟了一番,发现这些力量只有六成左右可控,而剩下的四成,则均匀有序的分布到了身体的各个角落,竟是在帮着稳固自己的身体强度!

    “小子,我能问下,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吗?”

    史副院长对卜三生身上的变化颇为好奇,禁不住心痒就随口问了一句,也没指望能得到回答,因为功法是人在江湖的安身立命之本,算是比较紧要的信息,自然不会轻易示人。

    “我的功法是祖传,名字有点怪,叫三拨三拔,史老师知道不?”

    卜三生略微思考了一下,既然父母早已计划周全,那说出去似乎也没什么关系吧!如果有保密的要求,那他们留言中应该有所指明,或者说根本就不会留下功法的名称。

    “不说就算了……”见卜三生面露犹豫,史副院长颇有些意兴阑珊,自顾摇了摇头,而后又突然反应了过来,“啊!什么?”

    卜三生不得不重复了一遍,史副院长便低头沉思,也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在掩饰尴尬。

    “这个功法我确实不知道,但我曾在神院藏书楼见过一个残本,叫‘拔山功’,或许跟你这个三拨三拔有点关系。”

    好吧,有的没的强行往上扯,这也算是没话找话的典型案例了。卜三生懒得吐槽,不过心头却是一动——三拨三拔,其中三拔是分别是倒拔垂杨柳,力拔山……力拔山?难道还真和这个“拔山功”有关系?

    连忙问起,史副院长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道是多年前无意瞥见过一眼。

    线索又断了。

    倒拔垂杨柳,力拔山,最后一拔是什么来着……想到这里,又一股澎湃的力量涌入,再次打断了的思路。

    卜三生抬眼看去,却是又有妖兽突破到了更近的距离——一条指头粗的小蛇停在三十步开外,又蔫又瘪,像一团散乱的麻绳。

    一旁吴霜芷惊呼不止,卜三生往远处看去,只见妖鬼群的中间一条宽阔的通道正在迅速合拢,通道中无数大大小小的妖兽倒在地上,身体扁平,像是被压路机反复碾过一般——这是那条小蛇干的?那它的本体得有多大!

    怪不得能冲这么近,能转化出这么多力量!卜三生估摸着,自己现在的力量,差不多已经涨了百倍,快要赶上胡四叔当年的水准了。

    倒拔垂杨柳,力拔山,这两拔应该算是大成了吧……第三拔是什么来着?

    “卜大哥快看,又一条大蛇!”

    卜三生也没注意到,原本熟悉至极的功法,莫名就像是笼罩了一层迷雾,每次想到这里的时候,总有里里外外的事情扰乱意识,让自己的思路不自主的滑了开去。

    所以,最后一拔到底是什么来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