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七十六章 江湖旧事

时间:2018-03-31作者:阳南散人

    胖子是法师,吴霜芷是法师,史副院长也是法师……卜三生数了一下,从林子里出来后遇到的人里,有名有姓的都算上,好像一大半都是法师!

    剩下为数不多几个主修武道的,则大都是舞刀弄剑——然而按照史副院长的说法,修习刀剑技法,都要以内功练气为基础,招式只是作为一种技巧外延。

    所以,练外门功夫的,就只有卜三生和接天老人渣两个了么……还有哦,好像其他几个修习武道的家伙,也都是敌人唉!

    时间就在这种几乎毫无意义的思考和讨论中一点点过去,卜三生也想赶快找出可行的解决办法,可三人讨论许久,最后的结论都是无计可施……所以,只能继续这般耗着。

    所幸几人都不是胆小怯懦之辈,虽然形势险恶,看起来就是在等死,但三个人自顾谈笑风生,丝毫没有将死之人应有的恐惧癫狂等表现。

    史副院长学识渊博,吴霜芷也在江湖一角混过不少时日,只有卜三生一个像是白纸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从谈话中着实吸收到了不少认识。

    “刀剑之术早年也有内外之分,比较典型的便是剑道的演化过程。话说剑术一道自古就有,但初时泯然众道,并没有多么出彩的表现,也没出过什么现象级的高手。直到器城崛起,剑道的地位才脱颖而出。”

    “剑道分内外,其中外门剑道讲究以身养剑、追求心剑通灵,这理念跟器城一拍即合,二者共同造就了外门剑道的兴盛……在剑道最鼎盛的时候,天下高手,十个人中便有七个用剑,而这七个用剑的里头,至少六个是修外门剑道的。”

    “以身养剑,这不应该是内门吗?”吴霜芷提出了疑问。

    “俗世之人对修炼有诸多误解,比如这内外之分,其实是看人而不是看剑。功在外即是外,功在内则是内。外门剑道一身的功力甚至精气神都倾注在剑器之中,这当然是外功。而内门剑修不养剑,只需要练就自己一身的淳厚真气即可,剑,凶器而已。”

    史副院长被小姑娘的问题挠到了痒处,诲人不倦的职业病发作,眉飞色舞,越说越兴奋。这不,刚给吴霜芷讲解了剑道的内外之分,见卜三生面有不解,便转过脸来,又解释道:“这说的是剑修的区分,而武修的内外之别又不尽相同。武修的内外,是内气和筋肉之分,内门练气,外门只打磨筋骨皮……”

    语气中隐隐带着一股对外功的不屑与鄙夷,卜三生不禁有点小郁闷,摸了摸鼻子道:“还是继续讲剑道和器城的故事吧!”

    史副院长讲课的本事一般,不过所说的事情本身挺有意思,卜三生就没有无聊到睡过去。

    “这可不是故事,而是血淋淋的历史!好吧我刚说到哪儿了?唔……外门剑道……

    当年器城和外门剑道一拍即合的关键点,在于‘剑灵’。在器城的帮助下,外门剑修可以很容易把自己的剑器养出灵性,灵性成长到一定的程度,就是剑灵。人和剑灵之间相互依存相互滋养,无论功法提升还是实际战力都要比其他武道超出至少一倍!

    如此器城帮剑修增长实力,而剑修则帮器城增添人口,这是双赢……可后来问题也是出现在了剑灵身上。

    随着器城的发展壮大,器灵们的整体灵智愈发高深,而高深,通常意味着多变。当时器城里数量最多势力最强的群体就是剑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激进派的剑灵提出了‘器权’一说——人有人权,器当然也要有器权嘛!”

    “当时无论人类还是器城方面都未曾料到,迷思猛如虎,这江湖上思潮一起,威力比瘟疫要大得多!器权的概念出炉,起初还算正常,外门剑修本就重视自己的剑灵,只不过更加珍重一点罢了。

    然而思潮这种东西没有方向把控的话,很快就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程度。起初大部分剑灵只是嚷嚷一下,要求提高福利待遇,再抵制谴责某些剑修败类让剑灵自爆迎敌这类破事。然而没过多久,一批激进派的剑灵成为器城的民意领袖,然后种种乌七八糟的说法就出来了:什么‘剑灵永不为奴’,什么‘器为主人为畜’,什么‘铁打的剑灵流水的剑修’……后来甚至还出了‘剑灵晕血’而无法对敌这种事!

    其中恩怨情仇不是三两言语就能说的清楚的,接下来的发展不用我多讲,你们也应该能想到了吧!外门剑道自此一落千丈,如今几近绝迹。”

    “那些……剑修怎么样了?那个剑灵晕血的剑修……”吴霜芷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的不忍。

    “死了。”

    “他的剑灵却被器城保了下来,还成了它们宣扬器权的典型。”

    这结果,意料之中,就是有点残酷。

    “太坏了!那个晕血的剑灵就该被泡在血池里,永远不放出来!”

    “不错不错!作为人类,无论什么情况,都要站在人类的立场,这才配叫人!”

    史副院长向吴霜芷投去了一个赞许的目光,接着说道:“晕血事件算是一个标志,虽然在一些大人物的调解下,人类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报复行动。但从那之后,大部分的外门剑修都放弃了这条路,哪怕实力大跌甚至修为全失,都毅然断开了和剑灵的联系。”

    “你猜猜,那些剑灵没了剑修的滋养,又没有新鲜人口的加入,结果会怎么样?”

    “会死?”

    “怎么能说死这个字呢?剑灵的后果,我们称之为‘集群灭绝’,记住了吧……作为神院学生,一言一行都要优雅得体才行!”

    吴霜芷闻言一笑,面色好了许多。

    不过史副院长的脸又严肃了起来,“事情总有例外,因为总有人会不计代价去追求自己无法驾驭的力量。严格说来,外门剑修其实并没有彻底消失,有相当一部分人在器城的包庇之下存留了下来。这类人,我们称之为剑奴,因为他们早已彻底沦为剑灵的奴隶。当然了,剑灵也没有彻底灭绝,而是靠着这些剑奴的供奉苟延残喘。”

    “总之,我们不承认剑奴属于人类,器城也不敢承认有剑灵和剑奴的存在,这是片灰色地带。”

    不知为什么,卜三生突然想到了褐袍,不过褐袍……早就死了。

    “现在的器城乖巧多了,它们提供服务,而我们人类给予它们保护和一定的‘尊重’,这种格局才正常嘛……”

    史副院长继续说完这一段,摇头晃脑陷入了某种感叹或者伤怀。吴霜芷也不再言语,闭目思索,像是在消化体悟这段历史。

    这是卜三生第二次听说器城了,第一次是从靳小楼口中听到的。这父女俩,还真是父女俩,隔着这么远都能扯上同一个话题。

    器城,天下器灵聚合而成的势力,不得不说,听起来还挺有意思的,不过似乎太遥远了些。

    “呼噜呼噜,你是器灵吗?”

    “呼噜不是!呼噜不是!再问咬你哦!”

    好吧,器灵……卜三生突然又想起,吴霜芷的梳子里,不就住着一个新晋的器灵吗?

    “喂喂喂!醒醒,你的梳子还在吗?”

    “干嘛哦……哎呀!差点忘了!”吴霜芷刚被晃醒还有点气愤,听到梳子两个字,突然一个激灵,连忙把梳子掏了出来,“小摩你没事吧!不会闷死了吧……”

    “灵器里不闷的……大姐姐叫我有事吗?”

    名叫小摩的器灵从梳子里飘了出来,依然是半透明小女孩的模样,不过双眼迷迷糊糊的,像是没睡醒。

    小器灵揉了揉眼睛,看清了周围的环境,然后竟是突然尖叫一声,面目狰狞,对着卜三生就猛扑了过来!

    什么情况这是?

    卜三生愣了一下,随即一阵狂喜——就在这个小器灵尖叫扑击的瞬间,卜三生感受到了一丝虽然微弱但纯粹至极的憎恨之情,而背后的结界,终于开始缓缓转动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