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七十四章 躺尸老板

时间:2018-03-31作者:阳南散人

    遇到这种记忆被强行撬开一角的情况,如果是一个意志不坚者,也许早已被各种信息冲刷得浑噩不堪,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而卜三生心神经受过的磨砺已经太多太多,些许冲击仅如清风拂面,波澜不起。

    不得不说,太过坚定也不全是好事,至少会少了许多惊喜乐趣不是?发现自己真正的出身,卜三生也只是略微高兴了一瞬,紧接着便将其抛到了脑后——面前还有好多麻烦要处理呢!

    局势暂时稳定,接天老人已经停下了脚步,吴霜芷和史副院长也正在恢复,更重要的是,卜三生确定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更多零碎的信息终于可以合理的串联起来了。

    比如在那个“透心道”试炼中自己变成考官这事儿,之前只是感觉莫名其妙,但现在看来这再正常不过了——莲道试炼本就是自家给外人的福利,卜三生不当这个考官,谁当?

    还有面前的阵法,接天老人逐渐减速直到停下,应该就是这个阵法在排斥外人……这是卜三生猜的。这老人渣的行为自然流畅细节丰富,不似作伪;而且这厮已经足够强大,想要什么直接上来抢就可以了,应该也许可能……不会用这种无聊的诡计吧!

    不过卜三生心中还是有点发虚,因为这一路下来,接天老人绝对是放水了的。至于放水的目的,用屁股都能想明白,肯定和自己目前的位置有关!也就是说,卜三生无意之间,竟是当了一回带路党!

    刚说的不需要阴谋诡计呢……

    局势就摆在面前,卜三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相信自己的推测。

    如果没猜错的话,面前这团混沌水流应该是一个入口,或者说是一扇门,门背后嘛,肯定是好地方,不是宝库就是藏书阁什么的,反正应该就是接天老人的目的所在。

    那自己要做的,就是阻止接天老人进来。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把宝库里的东西拿到手。当然了,最最最重要的前提,先要保住自己和身边队友的性命。

    然而盘点一下优劣势——目前看起来前景却是一片惨淡。卜三生个人战力处于一种被碾压的状态,即使有着逆天的恢复能力,在与接天老人的正面对抗中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活上几秒。而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卜三生占了个主场优势,周围的阵法之力只针对接天而对自己无效,但这阵法的威力如何以及怎样操作却是两眼一摸黑。

    卜三生很快将局势捋了个通透,生死存亡,就看自己接下来怎么操作了。

    外头接天老人开始强行推进,不过速度很慢,这半天的工夫,一步都还没踏出来,所以卜三生的时间还算充裕。

    转过身,小心翼翼对着那团混沌水流伸出手指。水流冰凉彻骨,卜三生当即一个哆嗦,然后许多信息便在心中浮现了出来。这情形,跟“透心道”试炼中接触白雾的时候一样。

    当然了,坑人的程度也相差无几。水流是入口通道不假,外头有阵法也不假……但里头有什么,不知道;阵法怎么操作,不告诉你!卜三生只是莫名其妙有了一堆的身份或者职责——主持人、监察者、操作员……简直就是阵法以及通道的主人,但这水流就是没告诉自己应该干些啥。

    嗯,还是有一点有用信息的。外边的是斥力阵法,原理和四贤林边界的差不多,不过力道更足,连接天老人都能暂时阻住。而通道目前尚未开启,这一团混沌水流就是入口,是类似结界的一种存在,说是需要某种献祭,才会打开后面的宝库。

    献祭?难道又是要自己放血吗……卜三生从嘴角抹下一滴血,试着弹过去。

    没效果。

    不但没效果,结界的强度甚至还变强了一丝,水流的方向变得更加混乱,这下更难办了。

    “呼噜呼噜,这种结界你见过没有!”

    “这个啊……见过!这是个结界,只受特定的精神力影响,精神推力足够,水流会变成漩涡形状,门就开了。”

    “你不早说……”

    “你又没问!再说了,你又推不开。唔……憎恨,这水流要的是憎恨。”

    呼噜又冒出了头来,卜三生看见它的脑袋上方似乎多了个“助理走狗”的头衔。

    不过为什么走狗比主人知道的多?呼噜晃了两下脑袋,继续道:“你去憎恨它?没用的。要的是别人对你的憎恨……”

    呼噜又不说话了,不过这次它没有缩回去,而是留了半个脑袋在外边,皱着眉心的三把火,呆呆盯着卜三生不动弹。

    卜三生又没办法了。

    外头接天老人的进展龟速,看起来还需要不少时间,所以卜三生决定先把身边的两人弄醒再说。

    看着这两人,卜三生突然想到了“躺尸老板”这个词。连番恶斗,似乎都是自己一个人顶在前边,结果敌人没倒,收获没有,躺尸老板倒是带了五个……哦现在只剩下两个了。

    苦笑一声,卜三生先给史副院长的嘴里补了一团鲜血,他的伤势最重,在与大妖的混战中更是亏损甚巨,恢复速度实在慢的可怕。而小姑娘则快得多,只往口中滴了一滴,没过多一会儿便幽幽醒了过来。卜三生不由得开始怀疑,之前那大团大团的血都流到哪里去了。

    “这是在哪里?”

    小姑娘的心也是够大,醒来之后竟没有显出任何惊慌,只淡定的问了一句。

    卜三生耸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咦?史副院长?接天老头儿……我们三个,被接天老头儿一个人给包围了?”

    “虽然有点羞耻,但事实好像就是这样……”

    “好吧,需要我做什么?”吴霜芷的反应干脆利落。

    “呃……你可以试试恨我。”卜三生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在小姑娘的认真注视之下憋了半天,才硬着头皮道,“虽然没法给你足够的理由,但现在,我需要有人来憎恨我……我想想哦,嗨!你个胖妞!”

    吴霜芷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伸手摸向卜三生的额头,“堂堂贤者,临死前想要体会一下被人憎恨的感觉吗?”

    “你找错人了呀!想要找人恨你,去找对面的接天老头儿,或者那个黑乎乎的鬼也行!哦对了,我之前好像见过一个很丑很坏的老太太,你也可以找她试试……”

    “算了,先帮忙把这个家伙弄醒吧。”卜三生拍开小姑娘的手,一边无奈地说道。

    “史老师怎么也在这里?”吴霜芷瞥了一眼飘在旁边的油腻中年,随口问了句,却是一点儿不像是真想知道答案的样子。

    史副院长回复的实在是慢,虽然已经吞进去了几次鲜血,但他到现在仍然没有一丝醒过来的迹象。吴霜芷皱着眉毛看了片刻,突然展颜道,“交给我了。”

    然后小姑娘在卜三生疑惑的目光下,掏出了一只——蛾子!

    “小摩帮我从胖子那里拿来的。”

    吴霜芷一边随口解说,一边捧着尚在扑腾翅膀的蛾子放到了史副院长面前,然后抬起另一只手,双掌猛地一拍!

    “说好哦,这蛾子是你拍死的!一会他要是醒了,可别赖给我。嗯……你不是想要人憎恨你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