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四十章 双杀,主宰比赛

时间:2018-03-31作者:阳南散人

    头晕的越来越厉害,卜三生觉得自己从一箱快递变成了一枚骰子,正在蛊中疯狂的翻滚,命运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这感觉很不爽。

    而且这枚骰子还正在流血……更要命的是,卜三生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血好像还是一种疗伤妙药唉!靠!

    刚才腿上被咬出的伤口虽然很快就愈合了,但沙老三肯定已经吃进去了一点血,这简直是明摆着的!药效显著,从他暴增的摔打力度和狂猛程度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如果鲜血可以疗伤这个消息传了出去,那自己会面临怎么样的命运?会不会被圈起来每天抽血?还是……卜三生悚然而惊!

    这段时间一直是恍惚迷幻的状态,经历的尽是离奇古怪之事,眼中的世界有如镜花水月一般……卜三生自然不知,这是因为自己始终没能接得上地气,三观尚未坚挺的缘故。若是诸事平安,混在人群之中,柴米油盐烟熏火燎之下,很快就能正了这状态。

    而现在,就在这看起来根本没有地气的地方,在这看似荒诞而又极可能成为现实的形势挤压之下,卜三生竟是猛然生出了一丝真实感!

    梦幻泡影般的生活被这一番摔打撕开了一条缝儿,卜三生从中窥见了真实,同时生出了第一条正常人的愿望:

    要自由地活着!绝对不能像小白鼠一样被人抓去研究,更不能被抓去配种用来大规模生产伤药……

    怎么办怎么办?心中焦急,像是被浇了盆冷水,刚刚才鼓起来的豪气一下子瘪了下去,不过人也冷静了下来。

    不行,得灭口!

    问题是,怎么灭?

    虽然被摔的头晕眼花,被摔的恶心欲呕,但力量不知不觉又恢复了一成,也就是说,卜三生现在差不多恢复了全盛时期一半的力量,信心随之也恢复了不少。

    努力伸长躯干,卜三生干脆把自己当成了个拨浪鼓中的鼓槌儿,摔飞的速度果然慢下了一丁点——越长越难甩,这是“拨浪鼓”中的技巧,上辈子的记忆中也有类似的道理,似乎是叫什么角动量还是转动惯量什么什么的物理原理……想不起来也罢,还是“越长越难甩”这种说法来的痛快。

    先将身体伸到最长,然后腰腹发力,配合肩膝胯猛一收缩,整个人抱成了一团——利用转动速度的变化打乱沙老三的节奏,这是卜三生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应对办法了。

    幸亏自己的血只能治伤,不能治智商,沙老三果然中招,脚下一个拌蒜,卜三生顺势狠狠一压一扭,两个人便摔作了一团。

    顾不上脑袋里的嗡嗡乱响,也晕乎乎辨不清位置,反正逮着哪就是哪儿,直接一个头槌狠狠砸了过去……然后卜三生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蚩风潭的这两人,怎么都跟自己的头槌有仇啊!沙老三被一头槌正正砸到了脸上,躺在地上直抽搐,这下子防御就彻底破开了。

    卜三生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反手抽出插在胸口的软剑,伸手一抖,这软剑却全不配合,怎么抖落都软塌塌像一根布条儿。躁怒之下一手握柄,另一手捏住剑尖,才好歹把这软剑给拉直了,接着俯下身就往沙老三的脖子切了过去。

    “剑下留人!”

    远处两拨人齐刷刷开吼,又一先一后往这边冲了过来。苗七花也在吼,也在往这边凑,不过不仅身法慢了半步,还刚刚好挡在了快的那拨人的路线上。

    卜三生抬头,勉强对着苗七花笑了笑,不过自己也明白,自己脸上的表情绝对狰狞的很。一鼓气一咬牙,手中软剑坚定地切了下去。

    双杀!主宰比赛!

    严格说来,这是卜三生第四次杀人,因为之前已经杀过三个。但前三次都是别无选择,而这次可以说是第一次主动杀人。虽说情况特殊,也算是迫不得已,但毕竟有别的选择不是?

    所以卜三生的感觉很不好,手脚发软,胸中发堵,整个人从身体到精神就像是被层层罪孽笼罩住一般,想一把火把自己烧的干干净净,同时又有一股冲动,想要将周围的所有人杀个精光,仿佛只有用血才能把血清洗干净……这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反应吧,回想一下前三次,当时的自己真是有些太淡定太冷漠了。

    不管心情如何,生活都要继续,或者说生命都要继续。一切都在兔起鹘落之间完成,从卜三生开始动作到现在,其实只过了一个呼吸不到时间。软剑切开沙老三喉咙的时候,稍慢的那一拨人就停了下来,这些显然是珠光宝气的人,事不关己当然要远离麻烦;苗七花自然也不再往前,一边暗暗冲着卜三生举了举大拇指,一边给疯狂冲锋的蚩风潭众人让开了道。

    吴霜芷在身后默默守着,小脸绷得紧紧的;而胖子依然坐在原地,嘴里念叨双手乱舞,却不知道在憋着什么东西……

    对面冲过来的一共有四个人,三男一女,手上都有家伙。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江湖吧!卜三生强行压下心中杂念,一脚踢开沙老三尚未瞑目的尸体,又将软剑往旁边一扔,起身待敌。

    “左路的娘们是他们老六,擅使一对飞爪。右路三个,提单刀的是大当家,据说实力已接近大匠,剩下两个实力一般,老二使毒,老四玩火……”苗七花的声音又传进了耳中,此时他竟是毫不掩饰,几乎都是喊出来的了……

    “贱人闭嘴!”

    六当家一声怒叱,一扭腰在十几米之外停了下来,袖中滑出两把闪着蓝光的铁爪,铁链拴着,一左一右分别朝着卜三生和苗七花飞了过去。

    卜三生侧身,轻松避过这一击,那飞爪却突然转折,又横着抓了过来!卜三生连忙拱腰收腹,险之又险才没被开膛破腹,但身上的衣服可就没那么好运了,被扯掉一大片,人鱼线都露了出来。

    飞爪再折,卜三生额头见汗,连忙后退。不过飞爪这次却没冲着自己,而是往远处一划,把沙老三的尸体给拽了回去。

    而另一只飞爪那里,苗七花第一时间就往后退了三步,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飞爪的第一击尚未收回,一把飞刀电射而至,力度霸道,直接将铁链给钉到了地上!

    “贱人说谁呐?”

    一个浑身上下充满珠光宝气的贵妇人从人群中施施然走了出来,懒洋洋对着六当家问了句。

    苗七花见到这妇人,脖子当即就是一缩,又偷偷摸摸往远处挪了几步。贵妇人冷哼一声,只用眼角撇了一下他便不再理会,三角眼斜盯着六当家,手里则捏着一把银白色的飞刀,同时修着指甲。

    六当家也不说话,连忙收回仅剩的一只飞爪,同样死死盯着贵妇人。卜三生能看出,她的小腿抖得厉害。

    “六姐,小妹我斗胆叫你一声六姐。咱们妇道人家的事情,咱们自己解决就好了,可不要连累了两家之间的情谊呢,你说是不是嘛……那人虽然真是个贱人,还很没有良心,但他毕竟是我的人,‘贱人’这个称呼只能由我来叫。六姐这么叫,小妹我很难办呢,小妹我忍不住,就想割了您的舌头呢……”

    六当家全身开始发抖,蚩风潭的那三人也意识到形势不太对,齐齐停下脚步,转过身去。

    贵妇人却不看他们,一转身又恶狠狠吼向了苗七花:“贱人,你说!刚才为什么先介绍这个贼老婆娘!你是不是跟他有一腿!你……”

    苗七花脑袋几乎缩到了胸口,苦着脸一句话不说。

    这什么剧情?内讧了?卜三生一头雾水,连罪恶感都被冲淡了不少。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在线看: meinvmei22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