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二十章 “双狗论”

时间:2018-03-31作者:阳南散人

    “小子,你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褐袍的表情终于正常了一些,蹲在卜三生面前,一手拈了根草茎随意揪搓着,一边开始很“淡然”的闲聊了起来。

    不过卜三生可不觉得他有可能放松警惕,该憋着的气还是要继续憋着。

    “反正你也不能回答,那我就猜一猜。”

    “我猜你应该是某个大家族的庶子,嗯……就是没爹没娘,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那种。虽然你天资不错,但是背后没人,所以嘛……自然就没人鸟你。”

    “从小练功就没人指导,资源更是奇缺,长大的过程中受了不知多少的白眼和欺凌……”

    “你渴望被肯定、被赞扬,于是你比别人付出更多的汗水和努力。可实际上,无论你怎么努力,无论你有多大进步,还是压根没人鸟你。你逐渐感到了绝望,你想要改变。”

    这是在说你自己吧……卜三生暗暗吐槽,依旧憋着。要憋着气憋着表情,还要听褐袍变态的扯淡,这感觉真是难受到了极点。

    可现在不能不憋。

    “一个偶然的机会,你听说了这个地方。虽然代价实在高昂,但以你有限的见识,这里就是你唯一能改变人生的机会了。”

    代价高昂?无论褐袍,还是之前的胖子甚至变态之前的龙形少年,话里话外都隐隐透着一种对这个地方的忌惮。卜三生也不知道,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林子,对于外界来说,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而褐袍越说越投入,看样子真的是在说自己的故事。

    “权衡利弊,纠结郁闷了许久之后,你终于决定离开家。”

    “那时候也许你还想着,离开的时候,只要有族人略微表达一下挽留,你就留下来,哪怕一辈子当牛做马。”

    “可是你再次失望了,仍旧没人鸟你。嫡房里那些天赋一般的子弟——那些早就看你不爽的‘兄弟姐妹’,欢天喜地就把你送出了家门,根本就不管你将要面临的残酷命运。”

    “我说的没错吧,小子!”

    “你的行为举止表面上是有些野,但能看出来,根子里还挺有教养的,这个小门小户可很难教出来。而以你展露出来的天资,若是正常培养,绝对不可能是现在这么弱。”

    “如此你的身份就很明显了,不是大家族抛弃在外的庶子,就是没落的世家子弟。”

    “没落世家的子弟我杀过不少,熟悉的很——不论场面多光鲜或者多落魄,他们的眼神里都有一股死气,而你没有。”

    “所以,世家庶子,这个身份你绝对没得跑!”

    “不过也不知道该说你运气好,还是不好。能够进到这里,你的运气真是没的说,怎么着都算是几千年一遇的水平。而运气不好也在于此,你去哪不好,偏偏来这个晦气地儿!而且,刚出去就遇上了这种塌天的变故,遇到了主上……还有我!嘿嘿,所以,认命吧!”

    “说这么多,只是觉得你有一点可惜。因为,不管怎么样,你都完了。你的魂魄将会彻底消散,而身体则会以一种你无法理解的方式继续存在下去,这是主上的决定,谁都改变不了。”

    “不要指望那几只野兽,他们根本不可能赢。”

    “你看,哦忘记了,你没办法看!那边起了火光,显然是那几只蠢畜生又开始放火,想要同归于尽……它们死定了,因为主上永远不会死。”

    卜三生当然能看。身体失控的时候,视力本就没受影响,只是暂时失去了对焦和瞳孔缩放的能力。现在虽然不能盯着看,但眼睛可以很确定的感知远处的光线变化。

    那个方向是……三叔四叔住的那小片林子?

    卜三生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不久前八叔以树根的形态出现并起火的时候,自己心中是飘过了那么一丝熟悉感,这感觉一闪而逝,又因为当时的情形太过紧张,就没继续深究。

    而现在,那些燃烧着树根,和四叔经常趴在底下的那半棵树,似乎就在自己的眼前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那半棵树,就是八叔!

    想通此处,那种悲凉的无力感又涌了出来。果然,光是树根的火焰还不够,他们要在八叔的本体那里再烧了一次……自己又能做些什么?

    眼泪随之再也抑制不住。

    要遭!卜三生心中突然一紧。

    然后见褐袍将手里不知第几根揉碎的草棍一丢,轻轻拍一拍手,施施然站了起来,

    “果然没完全困住,看来主上赐下的这种力量也不怎样啊!”

    褐袍三步外站定,一派从容,不过听起来像是误会了什么:“说中心事了?这么经不住试探,看来这四贤林鼎鼎大名,果然是个晦气透顶的地方。”

    原来这里叫四贤林……卜三生自然不去管他误会与否。关键是现在终于不用憋了!长长吸一口气,空气枯涸已久的肺泡时,那种清润甘美的感觉,真是……爽!

    “背后这么编排你的主人,你这条狗当的也不怎么地道啊……”脏话随着胸中积攒的浊气一起排出……爽!

    “啧啧啧……这时候还嘴硬啊,嘴硬有用吗?看你可怜,我就再给你上一课!”

    “看来你还真是是庶子出身,这点道理都不懂。跟你说吧,狗分两种,一种没用,一种有用。”

    “没用的狗,一般叫做宠物狗。宠物狗才须时时刻刻保持恭顺,要俯首帖耳卑躬屈膝,即使偶尔撒娇,也要严格控制在主人的认可范围之内。这种狗,纯粹就是一种玩物,唯一的用处,就是给主人取乐。”

    “而另一种狗,叫做猎狗。”

    “顾名思义,猎狗自然要精通捕猎。所以猎狗的价值,在于他的能力,恭不恭顺关系其实不大。而且一般来说,越凶就说明能力越强,哪怕是对自己的主人凶。”

    “甚至有些时候,要故意对着自己的主人凶一凶,这样反而更会给主人带来一种驾驭凶兽的成就感。”

    “只要最后老老实实献上猎物,猎狗就是好狗。”

    “我是一条好猎狗,你有意见吗?”

    卜三生无言以对。

    “你以为我给你留了这么多时间恢复是为什么?”

    “也罢,看你也恢复不了多少——即使恢复了也不是我的对手。我就再给你上一课。”

    “猎狗需要经常展示自己的捕猎水平,所以在做一些简单的任务时,可以自己‘增加难度’——最常见的就是,适当的玩一玩猫戏老鼠的把戏,只要最后不搞砸,就可以很好的给主人展示出你的捕猎欲望和技巧。”

    “这一点,主人大都心知肚明,而且通常不会责怪。”

    “嘿嘿,也不怕你学去。毕竟从四贤林里走出来的人,怎么可能会去当狗呢?”

    “好吧,我承认,你是一条好狗……不过,你就这么确定,你不会搞砸?”

    褐袍闻言耸肩,一脸鄙夷。

    卜三生此时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禁锢已经极弱,便不再拖延,一声轻喝,筋肉猛地一抖,只听得嘎吱数声,全身上下被卸掉的十个关节齐齐归位——当年被七叔揍的各种凄惨,可也把这种自己恢复关节的技术练得炉火纯青!

    身上的绳子捆得极别扭,无论那个方向都用不上力,看来褐袍平时没少干这类勾当。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问题,这些年长辈们的训练虽然怪异了些,但这个时候却出奇的好用。

    卜三生先是用力挣了挣,无果。

    褐袍见状更加得意,不过下一刻就猛地瞪大了眼睛——完全没看清楚动作,卜三生已经从绳子里钻了出来!

    虽然九叔没有手,但教给自己的手上工夫实在了得。

    “你看,搞砸了吧!”卜三生一边揉着拳头,一边恶狠狠的冲着褐袍说道,看样子马上就要冲上去。

    “这又怎么样?你打得过我吗?”

    褐袍只是被卜三生挣出绳子的动作惊了一下,但瞬间便恢复了淡定,看似随意的拉开架势,实则全身紧绷,准备雷霆一击。

    竟敢戏弄我!这下子,要给你这小子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褐袍心中恶念如潮,脸上却反而越来越淡定,甚至还有些和蔼……

    见对面的卜三生双足蹬地,朝着自己猛地一冲,褐袍淡然伸掌。

    掌势绵柔飘忽,却暗带着一股阴寒狠辣的劲气。这一掌,定要把你的肩胛骨震成糜粉,看你还能不能自己给接上了!

    却不想,对面那少年跃在空中,毫无着力之处,身形却蛮不讲理的突然一个转折,直接往后翻去!

    然后就只听见噗通一声响,似是重物落水的声音。

    褐袍大急,连忙跟上,却仍慢了一步,上下左右只剩下茫茫的水光,哪还有卜三生的影子?

    靠!你可是个贤者啊!怎么可以逃……褐袍心中咒骂,脚步却一刻不停,转身,朝着远离火光的方向跑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