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十九章 向死而生

时间:2018-03-31作者:阳南散人

    这种状态,很熟悉,卜三生甚至有一种“驾轻就熟”的感觉。

    难道自己前一世真是这么憋屈死的?好惨。

    因为熟悉,所以冷静。哪怕是褐袍似是不放心,又不知从何处取来一捆手臂粗的绳子,将自己绑成了粽子,卜三生也丝毫没有紧张。

    嗯……还要用绳子,这褐袍,本就信心不足嘛!

    卜三生一边尝试内视自身,极力体悟身体的状态;同时大脑高速运转,试图用自己莫名懂得的那些“常识”来解析现状。

    这种力量很诡异,但力量就是力量,总有其作用的原理。全身不能动弹,呼吸暂停,心跳却还在,身体上的种种感觉也清晰无比——这说明自己的力量并没有消失,只是被一层层的封印了起来,或者说,隔断。

    对,就是隔断!隔断的不是感知,而是大脑对身体的控制指令——就像是梦魇,但强力得多。

    力量的作用机制差不多应该就是这样吧……至于它的运行方式,卜三生觉得,应该是一种场之类的东西,这在不久前龙形少年控制血液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猜测。

    接下来就是验证——问题是,怎么验证?

    现在卜三生从上到下,只有脑子能动,而且脑子动出的结果,根本就传不出去。

    那就只有等。

    以卜三生对褐袍的判断,这厮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所以他肯定会有所动作,只是早晚的问题。

    褐袍果然没让人失望。卜三生都已经被捆成了粽子,他却仍不放心。思索了片刻,突然伸指,闪电般往卜三生的肩、颈、髋、膝四处各点了几下。

    这是……点穴?酸酸麻麻的,效果嘛……不知道!毕竟卜三生现在只能被动的去感觉,没办法验证点穴之后能不能动。

    褐袍则皱起了眉头,似乎对出手的结果很不满意。卜三生猜测,也许是因为自己被这种力量禁锢了之后,身体状态变化太大,所以点穴的反馈也不一样了吧。

    只见褐袍又思索了片刻,忽而莞尔一笑——你能想象出一个面目狰狞、须发皆无、皮肤干瘪如同干尸的中年男人莞尔一笑的样子吗?

    反正这一瞬,卜三生觉得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炸了开来。

    然后就见褐袍突然做出了一副热情洋溢惊喜万分的样子,冲上来抓住自己的手臂就是一阵狂摇。

    那表情,那动作,真是……绝对是多年未见的老友偶然间碰上了啊!

    而卜三生这边,只听得咔嚓三声,被抓住的左臂肩、肘、腕三处关节齐齐脱臼!

    褐袍脸上随即显出一阵错愕,果然演技派!脸上错愕,手上动作却毫不停顿,扔下左臂,换成右手,紧接着又是咔嚓三声!

    身体失去控制之后,疼痛感反而剧烈了许多,卜三生手臂的疼痛还没过峰值,就又听得四声“咔嚓”,这下双腿的膝、踝也被卸了……

    而褐袍自始至终都是一幅热情而无辜的模样,这演技,绝了!

    表演型人格?人格分裂?这褐袍曾经到底经历过怎么样凄惨的苦难,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变态?

    虽然手足关节都被卸开,几乎是断绝了一切的反抗可能,但卜三生心中却愈发冷静,甚至还有心思去分析一下褐袍如此变态的成因。

    “尘埃落定!呼……高层次的力量果然不好驾驭!”

    褐袍似乎终于放下了心,一屁股坐在卜三生面前,脸上表情再变,现在那个叫得意洋洋!

    “你是不是很绝望,很愤怒,很想……炸开?”

    “然而你什么都做不了。”

    卜三生很想翻个白眼,可惜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皮。

    “咱们打个商量,唔……要不,你试一试不要抵抗,看能不能晕过去?”

    “哦哈哈哈哈……是不是想晕都晕不了?是不是越放弃越痛苦?嘿嘿!放弃会加剧,抵抗也会加剧!绝望不……”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毕竟你关系到主上说过的‘完美肉身’。所以你看,只是关节脱臼,你的关节本身是丝毫未损呐!”

    “啧啧啧……这关节还算结实,肌肉力量水平在同龄人中勉强能算中上——比我当年可是差远了,也不知道主上看中了哪一点!”

    褐袍就像是在点评砧板上的一条鱼,但语气怎么听都有点酸溜溜的。

    “吼哈哈哈……是不是觉得我是在嫉妒你?没错,我就是嫉妒!我年轻时资质一般,去哪里都没人收!当年神院入学考核,连续三年理论考试我都过关了!可他们说我天生资质差,前途有限,硬生生把我堵在门外,连续三年!”

    “三年里,我见过许多拳头都捏不严实的人,只因为根骨不错就被破格录取!而我却一直被拒之门外!三年!”

    “我被逼无奈,只得去山野拜师,却被骗走了所有盘缠!”

    “你以为我为什么在山间隐居三十年,只能苦练一套基本剑法?‘神院九兵,石破天惊’——你以为我不想学那些世间顶级的武技?”

    “我资质差,运气差!可只要能变强,没有什么是我不能付出的!”

    “我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那个当年骗我盘缠的无良师父,我下山之后就宰了他全家!当时我把他捆在树上,当着他的面把他三岁的儿子活生生塞回他娘亲的肚子里……”

    “啧啧,我现在还记得那张绝望的脸!你现在还差得远……不过,也快了。”

    “你的资质不错,那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落在我手里!”

    “是不是还抱着希望?尽情的拥抱希望吧!希望越多、越久,绝望就来的越彻骨……”

    褐袍坐在前方,唾沫横飞,越说越兴奋。

    对卜三生来说,被那种诡异的力量禁锢全身的时候,自己依然冷静;再被点了穴,又被卸了四肢关节,也没有慌张。

    但现在听这褐袍各种突破下限的讲述,卜三生突然很想叹气。虽然已经体验过很多次的绝望,但听到这些话之后,还是觉得整个世界一片漆黑。

    那些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记忆、梦境中的影像,一遍一遍重复出现在眼前,重叠交错,层层演化,最后照进现实,却成了现在这样子。

    自己上辈子,究竟造了多少孽,又得罪了多少人……

    “水镜莹然,披云雾而睹青天。”

    心中突然闪过这句话,这是腰间破布上拨云见日一式的功法总述。按照父亲接下来的描述,这一拨既要有拨云之绵柔,又要有烈日当空的猛烈,刚柔相济才是正道。

    卜三生一直没练成这一层,倒不是自己对刚柔力量的控制不足,而是理念上的差异。

    云雾为何而来?为何遮眼?云雾之外又是什么?拨开之后,就一定有太阳吗……功法中的描述恢宏壮丽,卜三生却总能想到这些不怎么明亮的东西。

    其实自己的心中,一直不怎么阳光。

    此时此刻,卜三生全身瘫痪失控,身上是一圈一圈的束缚,心中也渐渐地填满各种负面情绪——这,应该就是遮眼的云雾吧!这云雾,用绵柔或者刚猛力道破的开吗?

    破开之后,真的会有阳光照进来吗?

    也许有,也许没有……还是死了吧……这个问题再次冒出,卜三生突然间觉得万念俱灰,似乎这世间,真的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坚持的了。

    随后又想到,既然选择死,那也要死得干净漂亮一些吧!

    这想法一生出,紧接着就生出了一股极度的不甘与愤怒——凭什么要死在这恶心的人渣面前!

    阴极生阳,向死而生!

    这一刻,卜三生终于悟了。

    前世之惑,今生之敌,皆是云雾!拨开之后,才见真我!

    如果云雾外没有太阳,那我,就是烈日!

    所以所谓拨云见日,和绵柔无关,和刚猛无关,而是一股勇猛精进、破除一切迷障阻碍的姿态!

    想通此处,卜三生只觉得心中通透无比,整个人像是升华了一般。只待身体恢复正常,功法自然大进。

    卜三生却是不知,这一困一悟之后,自己开始走上了一条和父母的期望完全不同的路。

    不过现在,还有眼前的困局亟待破开。

    褐袍仍在猛灌负能量,但此时卜三生心中一片空灵。仔细感受身体,那种禁锢的力量似乎有了极细微的减弱,特别是四肢被卸掉的关节处,卜三生觉得自己几乎已经可以控制它们了……虽然关节已被卸开,有了控制权也不能动。

    所以之前的猜测也不全对,这力量虽是隔绝了大脑的命令传达,但本质上应该是我自己的力量!

    我越弱,这力量就越弱。

    卜三生果断放弃抵抗,痛苦陡然加剧,全身的生机也开始加速流失。而果不其然,随着生机的流逝,这力量的禁锢也随之开始的衰减!

    这是两者之间的赛跑!卜三生坚信,自己一定能跑赢。

    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褐袍或者说龙首,很配合的给了时间,褐袍甚至更加配合的拆了自己的关节,这才让自己察觉到这一点!

    四肢已经回归,接下来就是脸。卜三生渐渐地感觉到,自己应该可以控制表情了——但现在还是要憋着,不仅要憋着一张死人般的脸,眼珠子都不能转一下,还要憋着马上就要恢复的呼吸。

    至少自己恢复一定的抵抗力量之前,绝对不能让褐袍发现什么端倪。

    就当自己死了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