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十八章 憋

时间:2018-03-31作者:阳南散人

    龙首似乎是有些意外,但并没有抵抗,任由细碎如沙一般的光芒将其层层包裹,它本就虚幻的身形随之越来越淡,最终消失——果然是传送。

    紧接着六位长辈同时变淡,然后消失。

    无论六位长辈还是龙首,他们消失之前的表情都很平静。不过龙首的平静明显透着“你们能耐我何”的自信;而卜三生觉得四叔他们的平静,则更像是一种从容赴死的淡然。

    接着消失的是胖子,胖子也很平静,不过是因为昏迷还没醒。

    卜三生看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

    想到前一瞬还眼前的四叔他们,他们最后看向自己的眼神坚定、平淡甚至还故意带了一丝冷漠——那是种不容商讨的拒绝。卜三生突然感觉有些悲哀,自己果然连跟他们一起死的资格都不够吗……

    沉稳的三叔,多变的四叔,俏皮的五姨,憨坏的六叔,冷厉的七叔,狡黠的九叔……对了,还有一个才认识的八叔,虽然连种族都不同,虽然也只相处了十几年,但卜三生早已把他们当成了家人。十几年来无数熟悉的画面瞬间涌现在心头,卜三生憋得难受。

    再看现场,眼前已经光秃秃几乎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那个褐袍骨头架子还没传干净。似乎是只在手上沾了一点光芒的缘故,褐袍受到的传送力量弱了不少,所以消失得最慢。

    卜三生看过去的时候,褐袍好像还在做全然无用的挣扎。他那只手掌已经成了半透明,光芒还在往手臂上方延伸。同时脸上表情变幻,时而惊恐,时而得意,时而狰狞,时而憎恨……

    这个人是疯掉了,看见褐袍的样子,卜三生心中总算畅快了点。

    活该!

    要是把他留在这,四叔他们那边会不会少点麻烦?再或者,我要是沾上了那种光,会不会跟着传过去?

    想到此处,卜三生眼睛一亮,强行绷起已有些僵硬的肌肉,从水中一跃而起,直扑褐袍的右侧。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卜三生是见到了龙,却一点儿也没觉得利。

    不利有三。首先,上去这一拳一掌,完全没沾上那种传送的光芒。其次,褐袍本能的反抗比清醒时要狂暴的多,卜三生被一掌拍飞到了水潭中部,双臂酸麻,连呛了好几口水才恢复过来。最后嘛,这一扑之后,那褐袍看上去竟是要清醒了过来。

    卜三生暗道一声不妙,毕竟一个清醒的敌人,不管在哪一边,都不可能让局面变得更好。

    只见那褐袍脸上表情的变化越来越快,其中清醒的时候也越来越多,而后,像是突然下定了决心,狠狠一咬牙齿,抓住自己虚化的手臂,猛地一扯!

    卜三生一阵头皮发麻。

    褐袍壮士断腕,干枯的手臂齐肩而断,却只露出白森森略显干枯的骨头,没有流出一滴血。而且这厮看上去竟完全没有疼痛,反倒是发出了一声极为舒爽的长吟。

    被扯下的手臂消失在虚空之中,现场没剩下一丝光,传送终止。褐袍很满意的举起剩下的左手看了看,然后抬头望向卜三生,一脸诡异的微笑。

    事情越来越脱出自己的预想,不过卜三生心中反而冷静了下来。

    其实现在这局势,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至少这货不会跟到四叔他们那里了。至于自己这边能不能打得赢——不打,怎么知道结果?

    虽然不久前才被正常状态的褐袍轻松碾压,而且褐袍投靠龙首之后力量又暴增了许多,但现在,这厮现在怎么着都算是个残疾人了吧!

    虽然欺负残疾人有点不道德,但对于这种你死我活的敌人,没什么道德不道德。而且,卜三生目前也只有这么一点点可能的优势了……

    还好这场面总算是回归了正常,没有脸盆大的火球,没有乌七八糟的群体传送,看来只有两个人拳头对拳头的战斗——无论如何,应该很痛快吧!

    本来还想喷上两句,但想一想,似乎没什么好喷的,百喷不如一拳。

    于是卜三生二话不说冲了上去。

    没有招式,没有章法,无论父母留下的“三拨三拔”还是六位长辈的传授,都不包括这些。虽然实战中通常可以很自然的发现对方的力量薄弱点或者防守破绽,但卜三生总觉得自己这种乱打一通的风格有点不伦不类。

    出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学一些拳脚招式什么的,如果能出去的话……如此紧要关头,卜三生心神反而更加冷静,竟还有空暇去想这些。

    瞎想只是短短的一瞬,回到现实,卜三生先是直直一拳往褐袍的断臂处猛砸,中途再突然转向,并变拳为爪,劲力绷于五指第二关节,啄击其右脸的太阳穴、耳门一带。

    而褐袍甚至眼皮都没眨一下,任由这拳背打到脸上。卜三生这重逾万斤的一击,却像是打中了空气——不对,更像是打中了层层叠叠的黏胶和硅脂,所有的力量被强行堵在皮膜之内。

    憋屈!难受!

    一拳过后,卜三生只感觉全身无力,只能双手扶膝半蹲在水边,喘着粗气,恶狠狠盯着褐袍。

    褐袍看起来兴致颇高,不仅没有反击,还张嘴做起了点评。

    “不错,这一拳力道算得上凝练,动作也准,难得的是还藏有变化。虽然幼稚了点,但也是变化嘛。我想想看……嗯,明显有莲脚沟那群遗民体术的影子,应该还受了不少七禽功、八兽拳之类大路货拳谱的影响。”

    “看得出来,你应该是没有系统的学过,野路子能有这般身手,你也算是天赋异禀了。”

    “可是,这不行。”

    褐袍这谆谆教诲的语气,整一副为人师表的模样。

    “少年,听我老人一言:野路子,行不通的……”

    “当年,我也坚信,不管何种武技,只要自己练到极致,都可以无敌于天下。我隐居山中,只练一套基础剑法,苦修三十年,终于借此晋升剑匠!”

    “我自持剑法纯熟,不虚天下名门英豪。可是!可是呢?下山之后,却是人见人欺!就连神院的一些中级学徒都能打得我满地找牙!为什么?”

    “江湖十年,我受尽了嘲弄和欺压!后来我才悟到这一层真相——我,身后没人!”

    “于是我卖身田家,为奴十年至今,果然再无一人胆敢欺辱与我!我得以安心修习剑道。那时候我依然坚信武技就是一切,我将基础剑招逐渐凝练,去芜存菁,最后凝出两式,成就大匠,果然同级之中再无敌手!”

    “所以我说,一个强大的后台,足以让你不受欺凌!”

    见卜三生恶心欲呕的模样,褐袍愈发得意,表情也“高深莫测”了起来。

    “你以为我要说,有背景就天下无敌了吗?”

    “大错特错!真正让我同级无敌的,是加入田家之后,可以博览群书,天下武技任我翻阅……呃,还有大宗师量身指导……”说到这里,褐袍的声音先是渐渐变低,然后突然又高亢了起来:“所以,小子,你这野路子走下去,最多像我二十年前一样,随便来个世家子弟或者神院学徒都能虐你……”

    “那你怎么成了现在这样子?”卜三生实在听的恶心,只等力气恢复了一点,便张口欲怼。

    褐袍闻言一愣,脸上却毫无尴尬之色,“这个……一言难尽!唉……我只不想让一个有天赋的小辈重走我的老路罢了。”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背景最重要!一个新的背景,可以让你看见一片新天地!现在这位主上,就让我明白——力量,才是真理;力量,就是一切!”

    “力量足以碾压之后,再高明的技巧都起不了作用!”

    褐袍突然一翻脸,又变回了狞笑:“跟你浪费了半天的口水!现在,我已经熟悉了新的力量!你可以乖乖的束手就擒了。”

    卜三生早已习惯了这厮的反复无常,倒也不觉奇怪。此时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见到褐袍伸掌,当即塌腰弓背,绷起一拳就迎了上去。

    褐袍却诡异一笑,单掌伸出,只在空中虚虚一抓,卜三生当即感觉到全身的力量运转同时一滞!

    跟第一拳的感觉有点相似,不过这次是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陷在了湿粘的雾气里,全身上下每一处力量不管大小,都被死死封着透不出来。

    “明白了吗?我也才明白,力量,是有层次的!武技的力量,只是最基础最底层的一种。这龙威,感觉还不错吧。”

    卜三生现在的感觉,就是憋!心中憋,呼吸憋,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憋的要炸开,可就是一丝力量都用不出来。

    见卜三生似乎已无力抵抗,褐袍说话的兴致又高了起来。

    “人有层次,高层次的人会天然压制低层的,力量也是如此。而武技、力量、还有背景,其实都是层次的一部分——这,才是我悟到的真理。你的层次太低,所以被我全面压制。怎么样,憋屈吧?绝望吧?”

    “哦,忘了你现在根本说不出话来。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的性命,主上说要活捉你,我自然要百分之两百的遵从。”

    “而现在,你就好好享受这种窒息而不死的感觉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下载免费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