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八章 脸盆大的火球

时间:2018-03-31作者:阳南散人

    声音戛然而止。

    果然有麻烦了,要不要去帮忙?

    卜三生只是略微想了一小下,便不由得咧嘴讪笑——他们那个级别的麻烦事,哪里是自己能掺和进去的?估计就是嫌自己累赘了,才这么简单粗暴地直接赶出去的吧!

    算了,先管好自己,爬出去再说。卜三生站起身来,最后看一眼这个水帘洞,这就是自己住了十五年的家。

    桌椅床榻均为天然形成,与岩壁浑然一体,肯定是带不走的了。当初鬼使神差钻到这个洞里,对天地之间种种奇妙缘法可是感叹了好久,包括后来去刻上“水帘洞”三个字,未尝没有去沾上点神话气运的心思在里边。

    陶杯等器具则是自己闲时琢磨烧制出来的,花费的心思不少也不算多,按理说是值得带走一两件做个留念的。不过卜三生记得,六叔似乎早就盯上了其中一个,具体哪一个不确定,索性都留下了吧。

    堆放的水果是这十几年的主食,五姨九叔帮助颇多——要不自己极可能早就被毒死了。卜三生随手抓过一个,三两下啃掉,口感平淡,竟也没有想象中那般充满怀念与追忆的味道。

    干脆翻身出洞,继续往上爬。这一番休整,其实也不过几个呼吸,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不过卜三生总算是放松了下来,至少是初步说服了自己。

    摒除各种杂念之后,攀爬速度居然又快了一截。

    这瀑布的流速越往上越缓,而岩壁后仰的坡度也凑巧越来越平直,最最最关键的是,那该死的阵法的斥力,真的不在了!心情大好之下,那些本来滑腻湿凉的青苔,抠捏在指尖的触感稳如胶皮;闷头砸下的水柱,此时也如同淋浴一般清爽顺滑……这一路爬得简直不要太轻松。

    卜三生却有些埋怨这种轻松了。到底还是没有彻底安下心,生怕自己空闲太多,一个不小心,抑制不住好奇或者担心就跑回去捣乱。

    从理智上来说,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老老实实的按计划离开这里。回去也是累赘,回去也是累赘……所以卜三生一路爬,一路上不停地给自己如此打气。

    岩壁被水流冲刷的光滑,直上直下完全不需要绕路,顺利的很,眼看着距离顶端仅剩下了十几米,时间却连十分钟都没到。

    胜利在望了……卜三生长舒一口气,稍作休整,准备踏出这最后一步。

    出去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呢?从这个方向出去,是一片丘陵,也不知道自己出生在什么地方,是在这个丘陵的某地吗?外头是个什么样的世界?穿什么样的服饰,吃什么样的东西?语言通不通?自己出去之后要怎么开始……

    一边遐想十几米外的新世界,一边一步一步,稳稳当当爬着最后一段。

    而突然,沉寂了许久的铃铛竟又有了动静!

    卜三生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妙,然后就听得胡四叔熟悉的嗓音出现在心神中:

    “那小子就是个倒霉蛋,赶紧送走省的累赘。”

    然后又没声了。

    稳住!还好……果然,是嫌我累赘!哼!这不靠谱铃铛!卜三生被声音惊了一下,听得内容和自己之前所想的相差无几,反而更加放心了,继续一步一步往上爬。

    没再节外生枝,卜三生终于摸到了终点。

    瀑布顶上有不少岩石松松散散堆着,水流不急不缓的从其间滑过,然后折而向下。卜三生挑了个看起来稳固无比的大块岩石,瞅准位置,腰腿协调使力猛地一窜,如箭矢般跃起,双手搭扣到大石边缘,再一翻,整个人稳稳的立在了瀑布顶端。

    终于上来了!终于出来了!

    瀑布这里,以转折处为界,现在踏到这块石头上,就已经是站在边界之外了。

    外头是一片浅浅的河谷,山丘低矮但起伏曲折,多灌木爬藤,视野不怎么开阔。卜三生长长吸上一口清凉的空气,果然不太一样,虽然自己也说不出到底哪里不一样。

    等到阵法恢复,都不用自己走,斥力就会把自己推出去,所以卜三生决定就在这等着了。

    反正已经出来了嘛……

    转回头,看向自己长大的地方——下方的林子突然显得好远好远。再回顾这十几年的生活,竟也如同梦境一般。

    我到底是谁?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要干什么……呃……脑袋居然没炸!放在以往,自己脑袋不应该早就被垃圾信息弄炸了吗!看来上次那一把火,真的彻底解决问题了呢,卜三生一时间竟有些不习惯。

    不宕机的脑袋,这还是自己吗?

    俯下身,把整个脑袋伸到水里狠狠涮了涮。再双手握拳,手臂中略有些酸胀的痛感,以及其中依然算得上充盈的力量,才让卜三生重新找到自己真实存在的感觉。

    这感觉不错。

    腰上的破布还在,没走光,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一种布料,这么多年下来居然都不霉不烂不变形。

    脖子上的铃铛自然也在,轻轻摸了摸,卜三生想起这一连串的情况,突然有些惆怅起来。

    不通达,念头很不通达。

    虽然道理上说得通,但无论如何,自己的行动,都是抛下了那群养育自己的长辈独自跑路!

    至少要做点什么!要不一辈子都化不了这个心结!可自己又能做什么?跳回去帮忙?这是万万不可能的!

    阵法还有三分钟左右恢复,要做什么,也只有这三分钟的时间。卜三生的心神无负担的高速运转片刻,事情总算开始有些清晰了。

    首先,自己是以一种莫名其妙而又操蛋无比的方式被赶出来的,说明要发生事情,也就在这几天,甚至马上就会来,时间很紧。

    其次,胡四叔是由占卜得知要有大事发生,而林子里的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下,所以麻烦很有可能从外来。

    第三,他们减弱甚至放开阵法送自己出来,那这麻烦肯定不是阵法所能阻挡的。

    最后,为什么是从瀑布这里离开?林地有极长的边界,随便哪里都比这儿要方便得多。所以,这里的位置应该很特殊,也许四叔的占卜中,这就是安全的方位。

    而一想四叔曾经讲授过的知识,所谓占卜,并不是准确的预测出未来。尤其在凶兆出现时,往往会给出南辕北辙的误导,而当局者往往会深陷其中坚信不疑。

    所以,作为四叔卦中最准确的位置信息,有很大的可能是误导!

    那现在这个位置,风险可就大了。

    理清楚了这几条,时间又过了一分钟,还有两分钟左右,阵法就要恢复。如果自己的猜测是真,最坏的情况下,两分钟之内,这里就要有事情发生。

    自己只需要防好这两分钟,就可以排除掉最坏的情况,至少良心上便过得去了……

    面前的河谷静悄悄,没有任何人类甚至野兽活动的迹象。卜三生稳坐在石头上,平心凝神,静待时间的流逝。

    一分钟过去,什么事儿都没有。

    最后一分钟了。卜三生吞了吞口水,心跳开始抑制不住的加速,快了快了……也不知道是快要结束,还是快要开始。

    感觉到后背上开始生出一丝压力——不是紧张,这是阵法开始恢复了。压力缓缓增强,卜三生的心情也开始放缓……

    突然之间,河谷不远的转弯处,闪出一个人影来,并往自己这里飞奔!

    靠,果然来了!

    卜三生暗骂一声,起身迎上去,心情却也放松了下来。

    该来的总会来嘛……挡住这个人,应该就能减少四叔他们不少麻烦;即使防不住,自己也是尽力了,不需再有愧疚。

    人影越来越近,是个胖子,看起来狼狈的要命。胖子年纪应该比卜三生大不了几岁,一身破破烂烂的长衫,鼻青脸肿,还留着滑稽的齐刘海。

    可惜,这辈子见到的第一个人类,居然是敌人。卜三生暗叹一声,拉开架势准备迎敌。

    那胖子开始是闷着头跑,猛一抬头,看见前方有人,还是拉着架势要打架的,登时狂吼浪叫了起来。

    “爹呀!爹呀!救命呀!谁能救我!我这辈子做牛做马啊……”

    口音有些怪,但卜三生居然听懂了。

    再看这胖子,脚步虚浮,奔行间跌跌撞撞全无章法,再加上一脸狼狈,应该不是什么可怕的强者,卜三生放下大半心来,不过手上的防备丝毫没有松动。

    “你好啊,停下来说说话吧!”

    卜三生对着胖子大喊,那胖子闻言却一脸惊怒,脚步更是不停。

    距离接近到三十米,那胖子抬手挥舞了几下,然后卜三生就看见,一个脸盆大的火球,滋滋作响冒着浓烟,冲着自己的脸就飞了过来!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在线看: meinvxuan1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