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太侠 第七章 卜三生的“金手指”

时间:2018-03-31作者:阳南散人

    情况好像不对。

    虽然昏睡过去,但脑子依然活跃。

    这很不对,正常情况下,自己应该是毫无意识的。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段文字,并盘旋不去。

    卜三生知道这段话,甚至前后文的百余字都背得下来,可现在没有时间与耐心去琢磨考究这种动辄几百字引经据典的叙述。略略思考了几圈,卜三生恍然大悟,这半天说的,不就是“人品守恒”四个大字嘛!

    虽然不怎么对胃口,但卜三生是相信人品守恒定律的,至少目前极为相信。因为自从听到可以离开的消息之后,自己身上的倒霉事儿就没断过,苦、劳、饿、乏、乱,在这一天之内算是凑了个齐整。所以,这次自己是真的可以出去了。

    越倒霉,越安心嘛。

    果然现在,就连昏睡重启自己脑袋这种在过去无往不利的法子都出了问题。

    片刻之前,垃圾信息们被七叔的突然出现惊得暂停了一下,看起来弱势到了极点。但卜三生沉睡之后,它们非但没有像往常一般自行解散,反而是瞬间开始反扑,攻势还异常“猛烈”。

    倒不是信息流通量增加,而是开始有了规矩有了组织,原本“一拥而上,一哄而散”的杂乱冲击变成了集中且高效的组织行动。

    于是半昏半醒之间,卜三生发现面前立起了一面墙,或者黑板,又或者电线杆,再或者屏幕……迷迷糊糊的,只觉得种种形态变幻不定,而那些信息就贴在上头,一条一条整齐有序。

    而且无论卜三生转向哪里,前后左右六合八荒,这面“信息墙”始终挡在正前方,避不开。

    不过,再整齐再高效的垃圾信息,那也只是垃圾信息,攻击力仍是看不上眼。即使从原来的市井街头的撒泼撕打,换成了现在法度森严的玄门正功——那也最多是刚入门的菜鸟级别,完全不足为惧。

    而垃圾信息集中起来之后,反倒是更容易整理了。

    卜三生从十五年前醒来,就一直确信,前世的线索肯定就隐藏着这些垃圾信息之中。现在嘛,只需要一张一张彻底排查清理掉这些垃圾,最后那堵墙上,一定会给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也许是所有的信息。

    麻烦反而就在这里。

    垃圾信息算不上无穷无尽,如果时间充裕,卜三生不介意花上三五年甚至十年八年去完成这个。但现在,时间绝对不够啊!

    这可是距离前世最近的一次机会了!卜三生有种极强的预感,要是错过了这次,很有可能就再也找不回前世记忆。

    一面是前世的诱惑,一面是手里不知何时燃起的一丝火苗……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多么困难的选择。

    然而,就像一些不经意间持续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小习惯,比如坐着抖腿这种,看起来微不足道,随时可以摒弃,但事到临头,想要改变却比登天还难。

    卜三生现在就是这状态。

    追索前世,早已成了一种习惯。

    现在,墙、黑板、电线杆、屏幕就在面前,散发出极端的熟悉感。在十几年无数次挣扎奋斗之后,目标终于近在咫尺——只需要将糊在上面的纸一层层揭掉。

    但时间不多了。

    卜三生也清楚,最理性的选择,就是用手中的火苗,赶紧烧出一条路来,好离开这个幻境。

    可是,舍得吗?

    已经追索了十几年而不得的虚幻前世?还是踏出一步就可能开启的现实今生?看起来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选择,但卜三生愣是迟迟定不下决心。

    再等等,再想想吧……

    卜三生没发现,自己的心神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迟钝,越来越惫懒,越来越犹疑……

    算了,这是在做梦,要不再睡一觉吧……

    是要彻底沉沦了吗?沉沦就沉沦吧!飘飘然熏熏然,就像是暖风斜阳下的一场醉酒,并没有多可怕哈……突然间,胸口处传来一丝清凉,如同针刺一般刺入心神。卜三生一个激灵,悚然惊醒,强忍着头晕浑噩,以及轻松迷醉的诱惑,总算是抓住了这一丝机会。

    然后卜三生问了自己三个问题:

    一、我是谁?

    我是卜三生,活生生的人,这辈子的人。

    二、我从哪里来?

    不知道,估计从娘胎来。所以我要出去找我娘问一问。

    三、我要到哪里去?

    不是说了吗!我要去找我娘,我要出去!

    我要出去!

    出去!

    ……

    卜三生奋力伸出手,如同推动一座山。细小的火苗升起,渐渐化成燎原之势。一张张垃圾信息变成一蓬蓬飞灰,而那眼熟无比的墙、黑板、电线杆、屏幕也随之变成了焦黑一团,再轰然坍塌,似乎再也找不到痕迹。

    胸中的憋闷之气一扫而空,但同时又夹杂了一丝失落,卜三生隐约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中似乎错失了一些什么东西,再也找不回来。

    不管了!

    卜三生终于真正睁开了眼睛。

    面前水流如幕,光影斑驳。水帘洞?我怎么回到洞里了?这一切,不会是做梦吧?

    空气中仍能闻到一丝甜香,这是蜂蜜的味道;端起茶杯,叶片上有明显的揉搓痕迹;又探出脑袋,上方的岩壁明显豁了一片……这不是梦,卜三生长出一口气。

    “醒了?准备走吧。”

    外头突然传来七叔的声音,这下更放心了。

    卜三生迅速环顾一圈,好像并没有什么可以带走的东西。

    孑然一身,潇潇洒洒跳出水帘洞。七叔孤零零两只前腿翘立在水边,其他五位长辈都不在。

    为什么始终只有七叔!卜三生还想着临走前跟长辈们道个别,顺便要一些礼物作为留念的。只有七叔在,那可绝对不敢开这个口了。

    “从瀑布爬上去,然后直接离开就行了。从现在开始,你有一刻钟的时间。”

    怎么会这样!

    刚跳下来,就要爬回去?再继续往上爬?这不是在逗我?

    我东西还没收拾呢!

    可七叔一句废话都无,说完转身就走,把卜三生满腔的吐槽生生堵回了心里。

    不是应该要道一道别、伤一伤感什么的嘛!算了,没时间去纠结这些小情绪了。

    这瀑布卜三生曾经爬过,到顶上恰好需要一刻钟的时间。真是,就连一点点感叹怀念的时间都不给哇!

    卜三生二话不说,一个猛子扎进水潭,三两下游到崖壁边,然后顶着水流,贴着后倾的悬崖开始往上攀爬。

    也许是卸下前世包袱之后心情通畅,也许是最近真的功力大增,卜三生这一路攀得极为欢快,爬到自己“水帘洞”位置用的时间竟比平时少了一半。

    时间充足!爽!

    那就可以多处理一点小事情了吧!要不要看一看,五姨六叔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卜三生却有些犹豫。一方面,整件事情处处透着蹊跷,各种急促各种不合理;另一方面,卜三生却隐隐的感觉到,这事情应该不简单,贸然参与进去,极可能会严重影响自己的离开计划。

    离开的机会难得,时间也不充裕,但卜三生坐在自己的洞边想了三遍,都没有打消心中的好奇或者担忧。

    试一试,也许我昏迷之后,根本就什么事都没发生呢!卜三生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铃铛。

    卜三生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铃铛算作自己的“金手指”,不过全身上下,也就只有它有一丁点不同寻常的功能了。你看别人家金手指牛气闪闪,为什么到自己这里,就只有个可怜巴巴的录音功能了呢?

    这功能还不能随便用!好几天才能录一次,只能重复一遍,不能保存长久,距离现场还不能太远……

    也许叫延时监听更好一点吧。

    卜三生捏了捏铃铛,然后脑袋里出现了声音。

    先是一声闷响,这是自己昏睡倒地。

    “四哥,搞定。”紧接着是七叔的急迫声音。

    “先带回瀑布那边,醒了之后马上送他出去,老九配合传讯,一切交给你们了。”胡四叔果然在,之前肯定藏在附近。

    事情果然不对。

    七叔九叔应声而去,自己应该是被七叔叼着送回了水帘洞,而铃铛监听的场地并没有变化,仍是四叔在说话。

    “老六疯哪去了,怎么还没到?”

    “来了来了!”熊六叔的声音由远及近,伴随着扑扇扑扇显得极为疲惫的翅膀声。听声音,应该是五姨拎着六叔一路飞了回来。

    “四哥,这到底是怎么了,五姐什么都不告诉我。”

    六叔气喘吁吁,显然一路也被折腾的不轻。

    只听着胡四叔轻叹一口气,缓缓说道:

    “我不久前占了一卦,要出大事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在线看: meinvxuan1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