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全能忍术之杀神系统 第115章 百无一用是书生

时间:2018-03-31作者:榆柳南山

    “她已经走了!”萧寒道。

    原本沧桑的书生,多了一丝凄凉。

    恋花,爱花。

    开时为花笑,

    凋时为花泣,

    这或许就叫做爱情。

    面前的落魄男子打破了萧寒对于书生的刻板印象。

    都文人自古多清高,但这书生不清高。

    都文人自古多薄情,但这书生不薄情。

    似乎还是个情种。

    奈何,

    自古多情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阿莲你师傅的对,百无一用是书生,我是真的没用!”书生不再哭泣,但脸上的悲痛却愈发明显。

    在此之前,书生的眼中还有一丝希望的光芒,但此时这道光芒已经消失不见。

    转而出现了一丝腥红。

    一抹让萧寒似曾相识的腥红。

    他记得自己重生之初,眼中也出现了这种情绪。

    这叫做仇恨!

    “五年前,你横空降临我的世界,我曾以为那是一个梦,一个我永远也不愿醒来的梦..........”

    书生跪倒在床前喃喃自语。

    将过往的故事一一道出,似乎是在给那个已经死去的女人听,又像是在给他自己听

    书生不是本地人,他来自另外一个城市。

    他名叫宁庆云,很文质彬彬的名字,就如同他的性格一样。

    宁庆云天生残疾,打就缺了一只胳膊,而唯一的胳膊,那手掌也只有四指,最重要的大拇指没有。

    亲生父母嫌弃他,便将他送到了孤儿院。

    他的人生便从那里开始。

    天生残疾的他,身残志不残。

    他勤奋好学,四指握笔硬是将自己本应最不擅长的书写练到了极致,并将其当做了自己毕生的追求。

    他好字画,曾也因此在他自己的城市红极一时,被人称之为四指画师。

    他好画画,其中尤属莲花画的最好。

    因为他觉得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世间最为圣洁之物。

    他的字画在他老家有名气,他也因此赚了不少银币,原本贫苦的生活渐渐有了起色,随后他也学着跟其他文人骚客一样。

    老往青楼去,这是文人圈中的潮流,身在其中,不可避免。

    殊不知,在多次来来回回后,一个叫做白莲的女子闯入了他的生活。

    白莲人如其名,长的很美,很干净。

    即便她身处烟花之地,宁庆云也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女子。

    白莲爱莲,宁庆云也爱莲,所以两人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直至相爱。

    将白莲从青楼赎出来,需要很大的一笔银子。

    所以宁庆云夜以继日,不眠不休的画画,然后卖画。

    足足攒了一年多的时间,他终于将银子攒够了。

    到这里,这还是一个才子爱佳人的浪漫爱情故事,按照既定路线的发展,白莲会被如愿赎出,然后跟他过上幸福的生活。

    但老天却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在去青楼赎人的那一天,艳阳高照,就如同他当时的心情一般,充满阳光。

    可是当他拿着钱到了以后,却被告知白莲已经离开了青楼,不知去向。

    从那天起,宁庆云便开始满天下的找人,走了一个又一个地方,他从未放弃。

    在此期间他也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白莲不是普通人,她是炼灵师。

    而且还是魔门合欢宗的天骄圣女。

    白莲游走世俗,与男子交往为的只是修炼。

    但她却动了真情。

    按照宗门规矩,一旦发现宗内弟子与男子产生情愫,那宗门便会派人将男子斩杀。

    为了保全宁庆云的性命,白莲选择离开,她想要将这份情烂在肚子里。

    但是她看了宁庆云的痴情,更看了宁庆云的执着。

    当一个世俗男子跑到合欢宗山门喊人的时候,一切的一切都无法再隐瞒下去。

    而白莲原本深埋在心里的那份情,也不可抑制的爆发出来。

    接下去就如同所有描写的一样,两人携手私奔,打算远走高飞。

    但却被同门堵截,无路可走。

    为了救自己的情郎,白莲不惜拼命大战,虽然最后他们还是侥幸逃了出来。

    但是白莲也身受重伤,导致修为尽失,经脉尽断,彻底沦为了废人。

    而身受重伤的白莲跟着宁庆云四处躲藏,但他们终有一天还是被白莲的师傅找到。

    他的师傅给了白莲两条路让她选。

    一条便是杀了面前的男子,然后救她回宗门继续做她的圣女。

    另外一条便是让他们继续做一对苦命鸳鸯,生死不再过问。

    为了宁庆云,白莲选了后者。

    但白莲已经元气大伤,若是没有灵丹妙药续命,她活不了多久。

    所以这大半年来,宁庆云花光所有积蓄都在为白莲寻找灵药仙草为其续命。

    这也就是他之所以能不要尊严向人卑躬屈膝的原因。

    这都是为了那个为他放弃了一切的女人。

    但是上天是不会因为你的努力,就一定会给你想要的结果的。

    喜爱莲花的白莲终究还是凋零了。

    这便是面前这个书生的故事,一个凄美的故事。

    “呵呵,百无一用是书生,百无一用是书生啊!”宁庆云惨笑,眼中出现了一抹癫狂。

    “此生,我!再也不做书生了!”宁庆云拳头紧握,泪水自眼眶滑落而下。

    见状,萧寒长叹了一口气,心里不出什么滋味。

    有些爱,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担的起来的。

    在没有足够强大之前,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那结果就只有悲剧。

    摇了摇头,将两枚金币放在宁庆云的面前。

    “好好将她葬了吧!”

    “谢谢,我欠你一个人情。”

    “那就欠着吧,只要你不去寻死,总有一天有机会报答!”萧寒道。

    “我不能死,起码现在还不能!”宁庆云擦干了眼角的泪,摇了摇头,一脸坚毅。

    “能告诉我名字吗?”

    “萧寒!”

    大步迈出了破木屋。

    他有种感觉,这书生他总有一天还会见面的,而且这感觉很强烈。

    离开了破屋,萧寒还是难以摆脱心情的沉重感。

    他觉得自己还是太过善良,也太过伤处悲秋了。

    世间沧桑,人各有各的遭遇,各有各的轨迹。

    看看,了解也就罢了。

    若是让自己也代入其中,这终归不是什么好事。

    长叹了一口气,他便直接往灵师集市赶去,他要做的正事也该开始行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