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三十章 活人,死规矩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啧啧,二爷的刀法更是出神入化了。”

    “可不是,天天宰牛,咱们七人·帮的牛都快被他炼刀法,炼绝种了。”

    “噫,好小子,够义气。”

    “七人在火堆之中分毫未损,这可不是义气能做到的。”

    “周围没有水,那只能是用剑了。”

    “看那痕迹,天行小子这应该是你的斩钢闪吧。”

    “剑斩火焰,又有这义气,不错不错,足够做他们的老大了。”

    随着几个大爷的话,众人这才发现,二楼上面竟然有一块‘净土’。

    之所以说是净土,就是因为在他四周竟然没有火焰烧焦的痕迹。

    刚刚火焰满天,整片酒楼就没有一块是火焰烧不了的,最后连将人扔到楼下都做不到。

    无奈之下,宁休出剑斩火焰。

    虽然短短十来秒,可是直接将他所有的内气全部掏空。

    宁休拄剑半跪,看着楼下的几位大爷,内心一松,加上酒精上脑,身体那里还撑的住,就这么倒了下去。

    楼上楼下,早已经被烧透了。

    宁休这么一倒,好似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酒仙楼就这么轰然倒塌。

    轰隆。

    烟灰扬起,宛如黑夜一样吞噬而来。

    “窝草,二爷的解牛刀,竟然将火海给斩灭了。”

    “这未免太恐怖了吧,二爷这是到达什么境界了。”

    “不好,酒楼塌了,老大他们还在里面。”

    迷迷糊糊的帮众,看着火焰被刀斩灭,无不吃惊。

    可当看到火焰熄灭,酒楼倒塌的时候,众人却是大惊失色。

    “老大,老大还有于战他们还在里面。”

    牛老二歇斯底里的道:“爷爷,快救人啊。”

    “你个牛崽子,瞎嚷嚷个什么劲。”

    二爷一掌拍在牛老二头上,“你仔细看看这堆人是谁?”

    被爷爷拍了一掌,牛老二一个趔趄,差点来了个狗吃屎。

    不过随着爷爷的手指,他看向前面,正好躺着七人。

    而在七人身旁,却是同样站着一老者,而老者手中还有还拎着一个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七人·帮六爷,六爷手中拎着的却是宁休。

    “神风腿六爷,是六爷。”

    “速度未免太快了吧,竟然在酒楼倒塌之际,将所有人救了出来。”

    “可不是,六爷速度在江湖上可也是大名鼎鼎。”

    看着原地突然多的八人,众人舒了一口气。

    “小牛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竟然搞这么大?”

    看着众人平安,帮主柳义终于询问此事原由。

    “事情是这样的.....”

    牛老二将白天发生的冲突,然后晚上遇到的刺客全部说了出来。

    “玛蛋,竟然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当我们死了吗?”

    几人之中,火气最大就属三爷了,“老大,我们还等什么,杀上六扇门和天刀门。”

    “三哥别冲动。”

    六爷道:“那帮刺客,尸首都被处理了,现在那里有证据。”

    “这可是我们七人·帮百来号的弟子。”

    五爷也是愤怒的道:“他们竟然如此不择手段,还跟他们讲什么江湖道义。”

    “老二,天行,你们怎么看?”

    帮主柳义看向二爷和楚天行。

    “都欺负上门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二爷将他的菜刀拿了出来道:“这些年宰的牛够多了,这人却也得安排上了。”

    “他们手段虽然阴损了一些,可江湖险恶,再说他们也没有违反规矩。”

    楚天行摇头道,“要怪就怪他们学艺不精,给了敌人可趁之机。”

    “天行小子,你说的是什么狗屁废话?”

    三爷听到这话就不爱听了,“一句话,打不打?”

    “三爷,我们能护他们一时,却是护不了他们一世。”

    楚天行道:“这江湖,最终还是他们的。”

    “话是这个意思,可我们做长辈的,偶尔也得显摆显摆,不然还真当我们七人·帮没人了。”

    看着就要吵起来,柳义拍板的道:“夜令在即,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就怕有些活人乱了这死的规矩,正好借此机会,我们就大闹一场,让死规矩也出来活动活动,各位兄弟准备好了吗?”

    今日南城注定是不太平的一天,不过与宁休他们这帮弟子却是没有多大关系。

    等他们从昏睡中醒来,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额,这头怎么那么的痛?”

    宁休刚醒来,便双手抱头。

    “能不痛吗?”

    楚小如却是揶揄的笑道:“昨天你不是豪气干云的吗?昨天你不是来才不拒的吗?

    那么烈的酒,你这菜鸟也敢乱喝,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虽然话这样说着,可楚小如还是帮宁休按着太阳穴。

    看着送到嘴边的碗,宁休疑惑的道:“师姐这是什么?”

    “醒酒汤。”

    楚小如脸色微红的道:“以前爹爹喝醉了,娘亲也是煮这汤给爹爹喝的。”

    宁休喝完汤,才想道:“师姐,昨晚你没事吧?”

    “难道你还想我出事不成。”

    楚小如翻了一个白眼的道:“不过,昨天多亏你了,不然我们都死了。”

    “这事都怪我,不是我的话,也就不会有这档子事了。”

    一想到昨晚的火焰,宁休就握着拳头的道:“斩草要除根,只恨昨天我没有将那老妇也杀了。”

    “老大话不能这样说,就算没有你和那老妇,你以为他们就不会动我们了吗?”

    “就是就是,我们还得感谢老大昨晚你的救命之恩。”

    就在这时,一帮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宁休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的道:“什么意思?”

    “夜令之战在即,这杀与被杀,已经开始了。”

    于战道:“只是江湖自然有江湖的规矩,杀可以杀,可得明着来,若是暗地里捅刀子,没有被抓到还好,若是抓到的话,就会像昨晚一样。”

    宁休好奇的问道:“昨晚怎么了?”

    “六位大爷出手,你说能怎么样?”

    牛老二嘿嘿一笑,那副神气的模样,搞的昨晚是他动手的一样。

    宁休:“......”

    “昨晚,六位大爷直接将南城的六扇门给拆了。”

    戴麒双眼冒着精光的道:“要不是最终各个大佬出来相劝,那妇人的老公,许名捕也得死。”

    “这么凶猛?”宁休咂舌。

    “凶猛?岂止凶猛。”

    袁力抱拳在胸的道:“要不是南城总捕出来了,咱们六位爷差点就将整个南城给掀了。”

    众人抚掌而笑的道:“真是大快人心啊,做人就是得学咱们六位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