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二十一章 谁敢接我一剑1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被五道目光注视,宁休心脏好似瞬间被一只大手握着。

    压抑、难受的快透不过气来

    看着几位爷爷那审视的目光,楚小如正想帮宁休解围,他便已经开口了,“弟子宁休,拜见帮主、二爷、三爷、五爷、六爷。”

    在来的路上,楚小如就已经告知了他七人·帮的大概情况。

    所以这五人,他自然知道是谁。

    听着少年沉稳的语气,还有临危不乱的神色。

    柳义抚掌大笑的道:“果然是块硬骨头。”

    “啧啧,长的虽然不错,不过还是比我家牛崽子差了一点。”

    “老牛,你还要脸不。”

    ....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可这五个老头在一块,简直就是菜市场。

    看了宁休一眼,几人又争吵了起来。

    “师弟,咱们走。”

    看着这架又不知道要吵到什么时候,楚小如在楚天行的许可下,却是将宁休拉走。

    被楚小如拉了出来,宁休却是好奇问道:“师姐,咱们这是要去那里?”

    “想要夜令不?”

    “想。”

    面对楚小如的问题,宁休想也不用想的点头。

    “那好。”

    楚小如道:“刚刚的话你也听到了,争夺夜令,咱们七人·帮年轻一辈需要一个领头的。”

    宁休杀气腾腾的道:“明白。”

    楚小如担心的道:“额,师弟你真明白?”

    宁休手起刀落的道:“这个头的位置我要定了,谁不给我就杀谁。”

    “杀你个死人头啊,都是帮内子弟,你杀完了谁帮你抢夜令。”

    楚小如直接一指弹在了宁休头上。

    “哇,好疼啊。”

    被冷不丁的弹了一下,宁休捂着头道:“刚刚那几位爷,不都说了一个杀字吗?”

    “我的天啊。”

    楚小如捂着额头,幸亏自己清楚宁休的德性,所以提前问了,不然等下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原来宁休一接触修炼,便频繁杀人。

    以至于他的战斗风格非常狠辣,不是直接取人性命,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

    这半年来,楚小如可是领教了宁休的杀性。

    特别是初始的时候,还是由楚天行亲自喂招给宁休。

    用楚天行的话说:就是先帮宁休塑造好战斗风格。

    塑造完之后,才勒令让楚小如用各家武功磨练宁休。

    虽然自己比宁休高了好几个境界,可面对宁休那简单直接的剑术,楚小如也时常感觉到头皮发麻。

    “哦,我明白了。”

    听完楚小如的话,宁休点头的道:“等下我不会杀他们的。”

    宁休这话说的极其的嚣张,可偏偏楚小如竟然没有反驳,反而内心舒了一口气。

    两人一路绕着走廊,却是来到了一练武场。

    练武场极大,足有一个足球场大。

    可偏偏,此时这里也站满了人影。

    七人·帮在南城也是派的上号的帮派,这帮众自然极多。

    楚小如自然不会与这普通帮众一起修炼,却是绕着边边,走向了操场背后。

    沿着小径,却是别有洞天。

    原来在这大操场的背后,还有一块巨大的场地。

    如今场地内,站的人数可少,起码也有百来号人。

    正所谓人多嘴杂,上百号人你一言我一句,隔着老远,两人就已经听到他们在争吵。

    “战兄乃是帮主关门弟子,此番夜令之争,理应是战兄为头。”

    “没错,我支持。”

    “战兄虽然是帮主的关门弟子,可我们牛哥还是二爷的亲孙子嘞,而且一手解牛刀法,打遍帮中无敌手,我觉得得牛哥做我们的头。”

    “是哦,是哦,牛哥那刀法太恐怖了,此战之后,牛哥一定能上超凡榜。”

    “这话我袁哥不服,你们把我袁哥放那里去了。”

    “袁哥算什么,我石头哥还没有说话。”

    “你们统统靠边站,我家麒哥轻功无敌,抢夺夜令,最是有希望。”

    “哼,他们几个算什么,不过是靠着资源堆积起来的废物,那里像我们诚哥,那可是实打实靠自己闯到今天的。”

    “没错,我家风哥就是这个意思。”

    .....

    “都别吵了,这个头,我要定了。”

    就在众人争吵激烈的时候,宁休走了上前,霸气的道:“不服,来战。”

    “窝草,这小子谁啊,那么横?”

    “咦,小如,小如回来了。”

    众人诧异,看着宁休和楚小如。

    “谁实力强,谁当头。”

    楚小如听到宁休的话,美目泛起光芒,也帮宁休壮大声威的道:“这是我师弟宁休,你们若是不服,可以一对一分个高下。”

    “小如,你这失踪半年,回来就领了一个所谓的师弟来砸场子,未来太不地道了吧。”

    “就是就是,就这么一个愣头青,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要不是看在小如的份上,我早就上去教他做人了。”

    听着周围人的嘲笑,宁休上前一步,“是你要教我做人?”

    被宁休反问,骆畅毫不犹豫的道:“怎么滴,就是我。”

    “那....快来教我做人吧。”

    宁休这一句,惹的四周人哈哈大笑。

    反而那骆畅眼神冷了下来,个个都在笑他,却是找上自己,明显就是想拿自己开刀。

    能在这个场地修炼的,个个都是年轻一代的翘楚。

    而他骆畅自认为,除了那几个老大他打不赢外,其他人他还真没有看在眼里。

    “这是你自找的。”

    看着挑衅的宁休,他二话不说,就是全力出手,想给宁休来个终身难忘的记忆。

    砰。

    众人眼前一晃,那骆畅便已经倒在地上。

    “我去,这...我眼花了吗?”

    “有点意思。”

    不管众的惊讶,宁休又向前一步,“我没有镜子,要不你的镜子借我照照?”

    何其内心一突,知道宁休在杀鸡儆猴。

    可按照正常情况,其实杀一个显摆显摆实力就够了,要是再杀下去,就会得罪许多人。

    砰。

    可不等何其说话,宁休再次出手。

    与骆畅一样,这何其也是一招都没有接下,直接倒了下来。

    宁休看向众人,刚刚还在有说有笑的众人,却是全部不自觉的退后一步。

    特别是那第一个说宁休的,直接将脖子缩了下去。

    “这就是帮中的年轻俊杰,也不过如此。”

    宁休剑指指向众人的道:“谁敢接我一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