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二十章 挣榜为名利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宁休这便好奇了,“师姐,什么是挣榜?”

    楚小如解释道:“传闻江湖有一百里晓生,做成超凡、地煞、天罡三榜,凡是能入此榜者,皆是同龄人中最强的存在。”

    宁休不解的道:“他百里晓生是何许人也,他做的榜为什么令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这个....”楚小如一愣,张开嘴巴才发现竟然答不上来。

    “百里晓生是一个人的名字,也可以说是一个组织的名字。”

    楚天行幽幽的道:“他的话有威信,那当然是实力得到江湖中人认可,为什么许多人想要上榜,自然是为名为利。”

    江湖中人,那个不想扬名立万,而这榜单便是最直接,最快速的方法。

    “七锁武者,八门武师,十二楼大师。”

    宁休道:“这超凡、地煞、天罡又是什么?”

    骑在马上,楚小如手指一抓,却是一指弹向宁休。

    自己就骑了一回马,这回算第二回,马术练的可不怎么样。

    面对突如其来的捕风指,宁休虽然抬起剑鞘挡了下来,可这身上险些掉落马背。

    看着楚小如,宁休一脸幽怨的道:“师姐,现在可不是修炼,你偷袭我干麻?”

    “我打你个不长记性。”

    楚小如恨铁不成钢的道:“三者对应你所说的三个境界,你好意思还来问我。”

    宁休哭笑不得的道:“怎么这境界划分,那么多名讳的。”

    楚小如摇头的道:“别人都这么叫的,我怎么知道。”

    宁休:“.......”

    “啊,好疼。”

    楚小如可怜兮兮的看着楚天行的道:“爹爹,你又打我干麻?”

    原来刚刚楚天行听不下去了,所以同样给了楚小如一粒捕风指。

    “我打你个不长记性的。”

    楚天行摇头道:“让你多读书,多学习,整天就知道瞎疯。”

    看着自家姑娘委屈的模样,还有宁休不解的眼神。

    “超凡、地煞、天罡是上古时候的叫法。”

    楚天行解释道:“传闻上古修炼者,不叫武者,叫炼气士。”

    “师傅,那炼气士与咱们有什么区别?”

    不同的叫法,这效果想必不一样,这是宁休的感觉。

    “区别可大了。”

    楚天行笑道:“炼气士追求的是腾云驾雾,长生不死,与咱们现在的差距,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不是吧,这世间还真有这样的存在?”

    宁休张大嘴巴,本以为是说书先生口中的故事,可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传闻竟然变成真的了。

    “那是上古之时。”

    楚天行道:“现在嘛.......这些事情不是现在的你们能知道的,好好修炼,未来可期。”

    话虽然这样说,可楚天行还是帮宁休不断的补充着江湖知识。

    江湖是一个大染缸,像要融进去,却是需要人引领。

    三人赶路,运用内气聊天,却也不无聊。

    南城有多大?

    从生死谷,到南城中央,足足有三百多里。

    所以三人,驾马一夜,才在清晨时分赶到了南城。

    .....

    “恭迎四爷。”

    还未进入帮内,四周守门的帮众便开始吆喝。

    七人·帮

    抬头看了一眼大门的牌匾,宁休便随在楚天行还有楚小如身后,大步走了进去。

    “你们说四爷身后的那个少年是谁啊?”

    “不会是四爷的徒弟吧。”

    “怎么可能?”

    “四爷收徒极其的严格,而且做四爷的徒弟风险太大了,一般人可经不起折腾。”

    三人一路直行,却是走进一个大堂。

    入眼处,总共有七个位置。

    正中央坐着一个须发白眉的老人,而他左右两边却是有六把椅子。

    其中四把,尽皆坐满了人。

    “爷爷。”

    楚小如一进来,便想跑到那须发老人那里。

    可脚步还未动,就被楚天行一眼瞪住了。

    “我的乖孙女,可想死爷爷了。”

    须发老人刘义也是瞪了一眼楚天行的道:“不用管你爹爹,快来爷爷这里。”

    “哈哈,半年不见,小如越发的亭亭玉立了。”

    坐在刘义左下手位置,一个肥头大耳的老人笑呵呵的道:“我家那牛崽子可是整天唠叨着你回来,不如索性就许配给我那牛崽子得了。”

    “诶!老牛,你也不看看你们方家啥相貌,配的上我家小如吗。”

    坐在刘义右下手位置,一个五大三粗老人也站了起来,嗡嗡的道:“小如,来来来,上我们袁家来,我们袁家够壮。”

    “放你家的猿屁。”

    方厨子大手一拍,桌子直接散架的道:“我们方家怎么了,不就是肥了一点吗?那里像你们老袁家,长的五大三粗,连顿饭都不会做,小如要是进了你们家,不得饿死。”

    “这叫肥吗?这叫猪啊。”

    袁老大不甘示弱,也是一手掌将桌子拍散的道:“天下美食多的是,又不是一定要吃你们老方家的。”

    “得了,得了,你们两个吵够了没有。”

    一身短打寸衣,长的跟老农民一样的五爷彭路,用他的旱烟敲着桌子道:“我家小石早已经和小如私定终身了,你们是没有戏的了,我说的对吧,小如。”

    “彭路,你可不能坏了小如清白。”

    六爷戴正、义正言辞的道:“再说,私定终身的事,轮也轮不到你家木讷石头,肯定是我家的麒麟儿。”

    “爷爷。”

    楚小如跺脚的道:“二爷爷,三爷爷、五爷爷、六爷爷,他们又欺负我。”

    楚天行咳嗽一声,却是道:“父亲,我们是不是该商量一下正事了。”

    “我孙女的终身大事,就是最大的事。”

    刘义须发白眉,横了楚天行一眼的道:“各位老兄弟,你们说是不是?”

    “没错。”

    四个老头,也是乐呵呵的道:“就是这个楚老四,要不然小如早就是我家孙媳妇了。”

    “爷爷。”

    楚小如抱着刘义的胳膊,使劲摇晃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刘义看向坐下的几把交椅,正色的道:“夜令之战,各位兄弟怎么看?”

    “杀。”

    异口同声,就这么直接。

    “好,按照老规矩。”

    刘义道:“咱们七人·帮谁领头,就让他们自己解决。”

    “咦,这小家伙是?”

    一声问号,众人的目光不由看向宁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