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十八章 这一剑,只杀人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半年时间一晃而过。

    宁休也从什么都不懂的小白,被楚天行全力教导成了一个用剑老白。

    至于其他的,如拳、掌、刀、枪等等,他仍然一窍不通。

    用楚天行的话来说:若是剑杀不了人,那就是你的剑炼的还不够好。

    所谓的样样精通,并不适合宁休,毕竟起步就晚了一大截。

    而且夜令之战,形势紧急,也让楚天行的教导方法剑走偏锋。

    夕阳西下。

    一个小孩正追逐着斑斓蝴蝶,两条人影在湖畔小筑翩翩起舞。

    只是画面,总是感觉非常的诡异。

    追逐蝴蝶的小孩是瞎子,翩翩起舞的两人却招招暗藏杀机。

    若是仔细看的话,其实不是瞎子在追逐蝴蝶,而是蝴蝶被瞎子圈住了。

    打斗的一男一女,剑法招式一模一样,可那男的偏偏每一招每一式都弱上女子一丝。

    瞎子最后将蝴蝶困在了手中,犹如佛祖将猴子玩弄在掌心一样。

    而那个少年,却是抽剑转身退后。

    “不打了,不打了。”

    宁休的声音响起道:“师姐,我投降,我投降。”

    “好你个宁休,竟然学会阿谀奉承了。”

    楚小如插着腰,哈哈大笑的道:“不过,本师姐非常喜欢。”

    宁休:“......”

    “不过,师弟啊,你未免太妖孽了。”

    楚小如撇着嘴,委屈的道:“这样,可是会失去美女师姐这个陪练的。”

    宁休:“.....”

    “你说这么美丽动人的师姐,上那里去找啊。”

    楚小如(*^__^*)嘻嘻笑道:“而且师姐集百家之大成,样样精通不说,关键还肯亲自给你喂招,而且还是天天啊。”

    宁休无奈,“辛苦师姐了。”

    “不辛苦,不辛苦。”

    楚小如谄媚的道:“只要你在爹爹面前,美言我几句,那就可以了。”

    宁休:“......”

    “好嘛,好嘛。”

    楚小如不依不饶的道:“我的好师弟,你可不能看着师姐挨揍啊。”

    杂而不精楚小如。

    半年时间,宁休总算明白师傅当初在死人谷外,为什么说师姐学艺不精了。

    枪法,掌法,剑法,还有其他稀奇古怪的招式一大堆。

    不要说炼剑半年,就算宁休炼剑一个月,就可以在剑术上吊打楚小如了。

    毕竟楚天行制定给宁休的炼剑计划,可是非常的极端。

    极端到吃饭睡觉上厕所,手中都握着剑。

    青锋剑,乃是宁休成为御风剑气堂弟子后,楚天行给宁休配的百炼利器。

    锵

    宁休手腕一抖,长三尺三的的青锋剑,却是已经平稳的刺了出去。

    “哼,坏师弟。”

    看着宁休又在炼他所谓的‘火种’,楚小如那里不知道,这是谈判谈崩了。

    宁休在修炼,她就不得休息。

    这是楚天行给楚小如定的规矩,半年下来,这楚小如吃的苦头,简直比她十来年修炼加起来还要多。

    毕竟宁休现今可是与时间在赛跑,也是在用命在修炼。

    一天十二个时辰,就连睡觉的时间也被修炼内气代替了。

    短短半年时间,从不会抓剑,到现在成了用剑老白。

    这结果令人诧震惊,可这过程却是令人感慨唏嘘。

    可偏偏宁休连感慨的时间都没有,除了修炼,就是在修炼的路上。

    此时的他,却将自己沉浸在邋遢高人的那一剑之中,同时也将自己的火种与之遥遥呼应。

    之所以说遥遥,那是因为:

    一个是天上皓月,一个是地下火种。

    火种宛如古时的炼气士,却是对天吸收着皓月的精·华。

    这是宁休独特的修炼方式,也是他能如此快速变成用剑老白的原因。

    半年前甚至凭借火种,可以令对方动作变慢。

    如今他才明白,不是对方的动作变慢了,而是火种令宁休的反应更加快了。

    这是半年下来,宁休对火种的另一个发现。

    这也是当初,什么都不通,仅凭两根剑指,却偏偏杀了捕快和三渣的关键手段。

    火种宛如海绵,疯狂的吸取着营养成份。

    体内的锁链更是散发出叮铃闶阆的声音。

    “师弟....这是怎么了?”

    看着宁休平举青锋剑,也不刺,就这么对着夕阳平举着。

    楚小如摸着她的丸子头,却是好奇了起来。

    “哇塞,又是大风吹,师弟又突破了。”

    一股风自宁休体内散发出来,楚小如欢呼雀跃了起来。

    感觉比她自己突破还要开心。

    面向夕阳,微风徐来。

    久久不曾出剑的宁休,却是将剑放了下来。

    “师弟,你怎么不出剑?”

    楚小如还想看看突破后宁休的实力,可偏偏他已经将剑收进了鞘中。

    “这一剑,只杀人。”

    宁休深吸一口气,沉淀半年,借着夕阳之光与和煦微风的景,感悟皓月,却是让他的‘火种’再进一步,竟然将锁链斩破了。

    锁链断裂,内气大增,而那剑劲更是有了新的变化。

    落日,筑畔。

    两条人影躺在黄昏下。

    楚小如看着落山的太阳道:“师弟,你说江湖要是没有纷争,就像太阳一样,早上出来,晚上回去,那该多好啊。”

    宁休道:“好啊,等将弟弟的病治好,我就退隐江湖。”

    “那师弟,会带上我吗?”

    黄昏洒落在楚小如脸上,分不清是晚霞还是绯红。

    “哥哥、姐姐,你们又偷懒了。”

    宁百福声音响起。

    “好你个吃里爬外的家伙,亏姐姐平时这么疼你。”

    看着戏笑闹腾起来的两人,宁休嘴角含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半年下来,在这死人谷内,却是让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适生活。

    睡大屋,盖棉被,穿绫罗.....

    每日不用为了吃饭而发愁,不用为了弟弟发病而担心。

    人人惧怕的死人谷,反而成了两兄弟可以停靠心灵的港湾。

    “你个臭小子,往那里跑。”

    两人追逐了一会,宁百福就被楚小如抓到了。

    “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别看宁百福嘴上说着错,可这笑容可没有半点承认错误,大有一种下一秒就去揭发的感觉。

    “哼,你这小滑头,我是不会再相信你的了。”

    楚小如都上过宁百福的当了,那里还会轻易相信他,正准备脱掉他的裤子,抽他屁股的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