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十七章 想要超凡,就得打破束缚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得知只有益处,没有坏处后,宁休继续进行修炼之中。

    自从获得传功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修炼,却是倍感新奇。

    “气感丹田,需要常年累月的时间,天才者即可百日筑基,普通者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五年八年。

    也不知道那位前辈到底是什么修为,竟然能令我短短半天时间开天辟地,凝练剑池。”

    从楚天行那里得知修炼境界的宁休,再看着丹田内的一切,倍感神奇。

    气感丹田、开天辟地。

    七锁、八门、十二楼。

    生死玄关,天地之桥。

    这便是武者的修炼境界,就这短短十来字,却是道尽武林一切力量。

    “难怪听到锁链断裂的声音,原来是困绑剑池的锁链已经断了一条。”

    看着困绑剑池的七条锁链,唯有一条锁链断裂。

    而剑池内的剑水,也从这处断裂之处流了出去。

    人乃是万物之灵,却同样受天所妒。

    丹田、七经八脉十二正经,自婴儿瓜瓜落地之时,便被上天以封、锁、门、楼的方式所困。

    想要超凡,就得一步一步的打破这些束缚。

    而这丹田就好像是一个活的泉眼,打通之后,若是无法将锁住的锁链和大门推开,这泉眼依然是死的。

    在死人谷外,宁休却是顺利打开一条。

    剑池内的剑气流了出来,却是令体内的内气越来越多。

    特别是如今加上御风剑气诀的修炼,令这股内气锋利之余,更是多了一些风的轻灵。

    内气运行体内,极是舒服,这种感觉非常玄妙。

    当宁休沉浸于此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楚天行的话。

    “修炼却是急不来,先吃饭。”

    楚天行话音才落下,门外便传来房门声。

    砰、砰、砰

    “爹爹,师弟,吃饭喽。”

    大门打开,却是一袭粉衣的楚小如。

    看着走出来的宁休,楚小如睫毛眨了一下疑惑的道:“师弟,怎么感觉你散发的气,不一样了。”

    “有吗?”

    宁休摸着后脑勺,不明所以。

    “看来,修炼的许多常识,都得加快填补了。”

    楚天行一边走一边讲道:“休儿,现在你的时间可谓是刻不容缓。”

    宁休点头的道:“师傅,我会努力的。”

    “师弟,御风剑气诀可是地级上品剑诀,你就这么几下,就修炼出来了?”

    楚小如狐疑的看着宁休,只因她能感觉到宁休体内的气,与自己身上的太像了。

    “地级上品?”

    宁休疑惑的看向楚小如。

    “武林门派可分为上、中、下九流,而这武功绝学自然也不例外。”

    楚小如背着手,宛如小老先生一样的道:“不论是内功心法,还是武功秘籍,亦或者是武器,还是丹药等等,都是有明确的等级之分。”

    看着宁休认真的听着,自家女儿也非常神气的说着,楚天行也不打扰。

    像这些基本知识,都是一些武林常识,只要稍微有点背影的人,都应该知道。

    “哇,没有想到御风剑气诀的品阶竟然如此之高。”

    听完楚小如对这些剑诀的介绍之后,宁休才发现,没有想到自己这么轻松就得到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功法。

    “那是当然。”

    楚小如骄傲的道:“就算在剑气九堂,我们御风剑气诀也是能名列前茅,更别说剑脉九府了。”

    “这么厉害?”

    宁休有点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家小师姐。

    “功法高自然有高的好处,可若是以功法品阶高底来论英雄,那就大错特错了。”

    看不下去的楚天行,剜了自家女儿一眼,才纠正的道:“功法是人创造的,也是人修炼的。

    造化钟神秀,就算同一个人修炼同一种功法,也是有强有弱。”

    “那如何分强,如何分弱?”

    宁休看向楚天行的道:“还请师傅解惑。”

    “境界,对功法领悟的境界。”

    楚天行道:“初窥门径、驾轻就熟、登堂入室、炉火纯青、臻至化境、极境,如你所悟的剑劲,便是将功法悟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

    “这么的快?”

    宁休也是愕然,这道剑指同样是那邋遢高人所赐。

    而且当时传授的方式极其的特殊,是以开天辟地为基础,然后再在现实演练一遍。

    现在让宁休教,根本就不会教。

    就算让他说,他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每当运用那招式的时候,体内都会有‘火种’点燃。

    当然这所谓的火种,也是宁休总结的说词。

    至于此招到底叫什么,宁休不知道,所以才取了‘火种’的名字。

    “快,是快了点。”

    楚天行也是点头的道:“像这种内劲,九成九的七锁境界的武者都办不到,而八门境界的武师,纯粹就靠真气的特性才能做到。”

    “在死人谷外,我就说嘛,你怎么这么的厉害,原来是剑劲啊。”

    听闻父亲的话,楚小如才反应过来,立马双眼冒着星星的道:“哇塞,师弟你好厉害,快教教师姐内劲。”

    “胡闹,内劲只能悟,悟得了便登堂入室。”

    楚天行一板栗拍在了楚小如的头顶的道:“你这个师姐怎么当的,师弟入门第一天就超越你了,你还好意思吗?”

    “行了爹爹,我会努力的啦。”

    楚小如吐了一下舌头,那里不明白他父亲想要鞭策她的意思。

    眼看着饭厅就要到了,在那大门上,却是站着一个十岁小孩。

    虽然双眼失明,可宁百福依然垫着脚尖,更是将耳朵高高的竖了起来。

    听着那熟悉的脚步声,宁百福兴奋的喊道:“哥哥。”

    “阿福。”

    宁休大喜过望,却是连忙跑过去,将他抱了起来,“阿福,你没事了。”

    “哥哥,我好了。”

    宁百福握着小拳头的道:“不过如是阿姨说,我要过多几天才能正常奔跑。”

    “没事,没事。”

    宁休道:“阿福想要跑,骑在哥哥头上就行了,哥哥带你跑。”

    柳如是早就在饭厅等待着,看着这对兄弟的感情,不由想到自己的童年,不由的痴痴的站在那里。

    “好了,好了,来吃饭吧。”

    楚天行自然知道柳如是的心结,却是上前小声安慰的道:“放心,大哥的仇很快就可以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