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十四章 男人和女人到底那里不同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看着站在门外的宁休,楚小如不解的道:“师弟,你怎么不进来?”

    宁休看了一下自己邋遢模样,却是摇头的道:“师姐,我就不进去了。”

    “没事,你就进来吧。”

    楚小如嘻嘻一笑的道:“这里就是你的家,弄脏了也是你自己住,只要你自己不嫌弃自己就好了。”

    宁休:“师姐,你是说我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屋子?”

    楚小如眼珠子一转的道:“你想的美。”

    宁休:“Σ(°△°|||)︴”

    看到宁休尴尬的表情,楚小如哈哈大笑的道:“跟你开玩笑啦,你弟弟会和你住一间屋子。”

    “那就太好了,阿福一点会很开心的。”

    宁休雀跃的道:“谢谢师姐。”

    楚小如大手一挥,豪气的道:“甭跟我客气,缺啥少啥的,你直接跟我说。”

    “小姐,宁少爷的衣服准备好了。”

    就在这时,外面走来一丫环,手里还拿着几套薄纱青衫。

    “你放下吧。”

    楚小如连忙催促宁休的道:“快去屏风后面沐浴,等下还要回去祠堂正式拜师。”

    宁休诧异的道:“啊,刚刚的不算吗?”

    “等下你就知道了。”

    楚小如走了上前,作势就要帮宁休脱衣服。

    宁休:“师姐,你做什么?”

    “笨蛋,帮你脱衣服啊。”

    “(°△°|||)宁休连忙的道:“师姐,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楚小如:“(⊙o⊙)哦”

    宁休走到屏风后面,正想脱衣服,便看到跟进来的楚小如,。

    不由手脚一抖的道:“师姐,你,你,你进来干什么?”

    “爹爹整天不可以我和男孩子一起洗澡,说男女有别。”

    楚小如一本正经的道:“我倒是想看看,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的人,到底那里不同了。”

    宁休:“(°△°|||)”

    “师弟你怎么了,怎么冒这么大的冷汗,是伤口发作了吗?”

    楚小如上前,却是检查着宁休的伤口。

    “师姐,我没事。”

    宁休咳嗽一声的道:“师傅说的对,男女有别,师姐你不能待在这里。”

    “怎么个有别啦,你快脱了衣服让我看看。”

    楚小如兴奋的道:“要不我的也脱给你看看,这就公平了。”

    看着要解开扣子的小师姐,这回宁休却是彻底的慌了。

    宁休连忙阻止的道:“师姐,师姐,你可别害我清白啊。”

    “师弟,你可不能污蔑我。”

    楚小如撇嘴的道:“不然我就上娘亲那里告你一状。”

    宁休连哄带骗的道:“师姐,不管是谁看光了谁的身体,你可都会生宝宝的哦。”

    “师弟,你这个臭流氓。”

    楚小如脸色瞬间羞红的道:“娘亲说的对,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宁休:“.....”

    不过看着楚小如飞奔出去,这心也算松了下来。

    这小师姐,江湖经验倒是丰富,可这男女之事,竟然比自己这个乞丐还要懵懂。

    只是一想到霸道女强人师母,还有个说一不二的固执师傅,似乎也就说的过去了。

    “师弟,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看着浴桶里面如此清澈的水,宁休脱下衣服,正在考虑伤口,要不要进去的时候,这屏风后面又传来师姐的声音。

    噗嗵

    宁休现在那里还管的了自己的伤,连忙跳进浴桶里面,“师姐,你再过来,我可要叫了。”

    “叫啊,你倒是叫啊。”

    楚小如散发着恶魔的微笑:“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有用的了,今天我就一定要看看男人和女人,到底那里不同。”

    嘎、嘎、嘎、嘎

    楚小如带着恶魔的微笑,却是一步一步的靠近宁休。

    动手不是,不动手又不是。

    而且堂堂男子汉,你让他喊救命,怎么喊的出口。

    看着眼前越来越大的脸,宁休憋屈的只能捂住自己的兄弟。

    玛玛皮的,男的调戏女的,他在乞讨的时候见多了。

    可特么的,女的调戏男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而且这受伤的人,还是自己,这就让他非常蓝瘦香菇了。

    “小如,你给我出来。”

    就在这时,屋子中出现两人,霸道女强人师母一声大喝,吓的楚小如缩着脖子走出去。

    “娘亲,你怎么来了。”

    楚小如吐着粉嫩舌头,好似做了坏事一样。

    “我要是再不来,你还不得翻天不成。”

    柳如是调转枪口,看着自家男人的道:“楚天行,你是怎么管教女儿的。

    跟在你身边,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可关键还没有打出花样,杀出个性来。

    一看到你们父女两,我就一肚子气。

    气死我了。”

    楚小如楚楚可怜,委屈的道:“娘亲,我就是好奇,男人和女人到底那里不同嘛。”

    楚天行:“.....”

    “那里都不同,我xxoo。”

    柳如是额头青筋炸起,抬起自己的手掌,可又不忍心拍下,最后只能叹气的道:“小如,今晚来娘亲房间,娘亲告诉你。”

    “夫人,那我呢?”

    楚天行在一边就不乐意了。

    “那里凉快,那里呆着去。”

    看着满脸幽怨的丈夫,柳如是无奈,只能像哄孩子一样,上前拍了他三下。

    听着屏风外面的师娘正在训斥师傅和师姐,宁休嘴角莫名勾起了笑容。

    这澡也随意的搓了几下,清澈的水变的混浊,宁休便连忙起身。

    “师娘,师傅。”

    头发湿漉漉的走了出来,宁休却是尴尬不已。

    “我虽然医术还算不错,可也不想浪费药材再帮你处理伤口。”

    柳如是道:“休儿,快将水渍擦干,特别是伤口处,然后再跟你具体说一下治疗你弟弟的事。”

    “师娘,我就是一贱骨头,春夏秋冬都是靠一短打薄衫过来的。”

    听到说弟弟的事,宁休便急不可耐的道:“这点伤不碍事的,师娘您说吧,我听着。”

    “我看你不是贱骨头,而是浑身骨头硬的不怕死了。”

    柳如是闻言,却是气不打一地的出来,“剑都穿了你的身体,就差上点佐料就成串了,你还敢如此这般作死。”

    听见这般形容,楚小如早已经忍不住o(n_n)o哈哈~大笑,就连楚天行也是摇头失笑。

    宁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