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十一章 杀人,杀厉害的人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骆棋听到张运的话,内心自然不会相信。

    那可是内劲,不是内气。

    拥有内气的人,未必能拥有内劲。

    可拥有内劲的人,一定拥有内气。

    这是江湖数千年来,恒古不变的真理。

    内气是挖掘身体潜能而来,可这内劲却是需要领悟。

    或武技,或感悟,或顿悟.......千奇百怪。

    悟了,就有了。

    若是悟不得,那就没有。

    而这剑劲,乃是炼剑之人,借剑发劲。

    借助武器修炼内劲,可比运用拳拳修炼难的太多了。

    拳掌,本身就是自己的。

    而这兵器,是身外之物不说,就算不停的修炼,也还不一定能领悟。

    看着近在咫尺的手指,骆棋冷笑:我开了两锁,都没有悟得内劲,你特么一个臭乞丐竖起两根手指,就以为是剑了,看老子怎么掰断它。

    咻

    耳边传来微弱的剑啸声音,同时好似剑器刺进血肉的声音。

    噗。

    骆棋意识沉沦,脑海不由想到张运的话:原来他真的会剑劲。

    “郑杰,快逃,这臭乞丐会剑劲。”

    张运边跑边道:“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三渣臭名远昭,之所以又能活这么长,就是因为性格胆小如鼠,见事不妙,立马逃遁。

    宁休不曾学过轻功,怎么可能追的上这两人。

    “占完便宜就想跑,天下那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就在这时,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谁?”

    “那个王八蛋,偷偷躲在那里虚张声势。”

    “出来。”

    两人本身就是丧家之犬,如今听到这声音,更是草木皆兵。

    “四爷楚天行,快跑。”

    楚天行自石碑走了出来,那与楚小如缠斗的妙红衣大叫一声,却是立马转身逃跑。

    “窝草,是七人·帮的四爷,楚小如的父亲,咱们的老丈人。”

    “既然是老丈人,那还跑什么?”

    “可他好像不认咱们啊。”

    “那怎么办?”

    “跑啊。”

    两人边跑,还口无遮拦。

    楚天行拨剑,口吐:“四面”

    随后剑尖向前一刺,再道:“八风。”

    四面八风。

    在宁休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一股大风浩浩荡荡袭卷天地。

    三人逃的有多快,这回来的时候就有多狼狈。

    “这是什么武功?”

    看着两渣浑身伤口,好像被无数利刃切开的一样,宁休满满的是震惊:是风吗?

    “四爷,您可是老前辈,难道要欺负我们这些小辈不成。”

    妙红衣模样虽然狼狈,可却没有受伤。

    自然不是楚天行手下留情,而是这女人比这两渣强太多了。

    “现在跟老子论辈分?”

    楚天行冷笑的道:“欺负我闺女的时候,你特么怎么不想想我的感受。”

    “传说果然没错,七人·帮四爷,就是一个护女狂魔。”

    “他可是咱们的老丈人,不会对我们不利吧?”

    两渣相视一眼,到现在竟然还敢这般作死。

    一旁的妙红衣瞥了两渣一眼:“......”

    “小如,动手。”

    楚天行背负双手,看都不看这两渣一眼。

    “好勒。”

    楚小如看着老爹出手,美滋滋的准备动手,先杀了这两个败类渣渣。

    那妙红衣就坐不住了,毕竟现在看楚天行的架势,是不准备出手的。

    可要是楚小如解决了两渣,那她不就成了众矢之的。

    而且关键旁边还有一个领悟了剑劲的乞丐,这让她倍感头疼。

    所以想都不用想,她又当在了两渣面前。

    “这两人交给我。”

    果然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看着又一次挺身而出的小乞丐,妙红衣恨的牙痒痒。

    “替我杀了他们,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楚小如虽然也想亲自杀了这两渣,可偏偏这妙红衣死缠着自己不放。

    “我出手,只是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宁休知道,若不是那一颗石子的话,自己的脑袋现在就不是自己的了。

    所以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人情,他在乎的是自己问心无愧。

    淡然站在一旁的楚天行,不由侧目的多看了宁休一眼。

    而楚小如对宁休的好感,也是不断的+1、+1、+1.....

    走向两渣的宁休,剑劲什么,他并不懂什么意思。

    自从体内传出锁链断裂的声音后,他的剑指的威力就变的更大了。

    变化什么的,宁休也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这双指:能杀人,能杀厉害的人,这便足够了。

    “怎么办?”

    “剑劲啊,还能怎么办,逃。”

    郑杰与张运对视一眼,非常默契的转身就想逃走。

    只是他们才转身没有两步,四周大风涌起,被这风一吹,脸颊有血珠掉落。

    “干,老丈人是要逼死咱们啊。”

    “杰哥,还逃不逃?”

    两渣胆颤心惊的看着对方脸颊上的伤口,一时之间竟然不知所措。

    “杀。”

    就在他们停顿的时候,宁休已经冲了上来。

    不会招式,不会轻功,可宁休懂的一个道理。

    被人群殴的时候,只需要抓住其中一个人,往死里打就行了。

    所以宁休的战斗风格极其简单,不管你多少人,我先干掉一个算一个。

    更何况现在两渣一心逃跑,根本不敢群殴宁休。

    这就让宁休更加得寸进尺了,借着向前冲的势头,直接对准了那张运。

    “别,别杀我。”

    张运看着冲来的宁休,神态惊慌的道:“大哥,大爷,我叫你祖宗了,求你放过我吧。”

    看着宁休不顾一切的杀向张运,一旁的郑杰大喜过望,因为他发现他又可以继续逃了。

    “死。”

    宁休那里会管你那么多,直接剑指刺了过去。

    “是你逼我的。”

    看着近在咫尺的剑指,逃是逃不掉的了。

    所以张运神色一狠,提起体内的内气,将早就准备好的后手亮了出来。

    咝

    宛如灵蛇的软剑,自张运腰间拨出的同时,却是笔直的刺向冲来的宁休。

    剑,自然比手臂长。

    宁休若是执意要刺下剑指,必然就会撞上软剑。

    “小乞丐,我看你怎么办?”

    张运内心得意,刚刚惶恐是真的,可这后手同样也是早早准备的。

    他不相信,这小乞丐不怕自己的剑,还敢无脑向前冲。

    笔直的软剑,直接捅进了宁休的胸口。

    呲啦

    “还真特么的不怕我的剑?”

    来不及欣喜的张运,额头同样被宁休剑指点中。

    脑袋嗡的一下,在意识完全消失之前,张运:玛的,这乞丐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