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十章 大风吹,锁链断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刀光临近,宁休瞳孔深缩,只因此时的他已经无能为力了。

    当

    就在这时候,一枚小石子却是将砍在宁休脖子上的刀撞开。

    原来少女见状不对,却将早就准备好的暗器,掷了出来。

    大难不死的宁休,吁出一口气的同时,却是忽然间发现体内的异常。

    丹田的剑池翻滚,同时体内传出锁链断裂的声音。

    咣当

    外界听不到,可偏偏这锁链断裂的声音,却是在宁休脑海徘徊不绝。

    本是虚弱、眩晕的身体,在锁链断裂之后,却是完全恢复了过来,而且状态更是达到巅峰之中的巅峰。

    非要形容的话,只能说:好,很好,非常好。

    “大风吹拂,爹爹,他这是突破第几锁了?”

    看着宁休周身盘旋的风,少女带着疑问,看向自家老爹。

    “有点意思。”

    刚刚宁休与捕快一战,他自然看出宁休的虚实。

    可偏偏这一举动,却又极其的不同寻常。

    就在这时,一旁却是突然走出一道红色魅影。

    一旁看戏的少女,却是惊讶的道:“啊,他怎么惹上这个小妖女。”

    楚天行:“......”

    “你就是打上天香楼的臭乞丐,果然有点门道。”

    一身薄纱红装,将身材勾勒的妖娆多姿,少女迈着小猫步,看着捕快的尸体,却是走到了宁休面前。

    连体内异象都来不及查看,更何况是眼前的....小骚货。

    宁休直接转头,却是想要找刚刚的那对父女。

    “乞丐,我问你话,你竟然敢无视我。”

    看着宁休竟然没有多看她一眼,就直接转身离开,妙红衣美目一凝,“找死。”

    一掌即出,那薄纱手掌,直接拍向宁休的后背。

    “挡我者....死。”

    宁休宛如猛虎下山,带着凶恶的气势猛然回头。

    剑指与手掌一触就分开。

    妙红衣看了一眼手掌上的红印,眉头紧皱:好锋利的....手指。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这可是情欲宫对男人的惯用手法。

    妙红衣双眼一转,却是娇滴滴的道:“公子,你戳疼人家了。”

    “你要是再纠缠我,我就戳死你。”

    宁休如今一心系在弟弟身上,那里有时间与这小骚货的撕逼。

    哈哈哈哈.....

    躲在石碑后面的少女听到这话,却是捧腹哈哈大笑。

    “笑死我了,徐红衣啊,徐红衣,没有想到你也有今天啊。”

    少女笑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道:“你不是自诩南城最‘骚’美少女吗,你不是说年轻一代的男人,就没有一个你拿不下的吗?”

    听着银铃般的笑声,妙红衣不用看人,也知道是谁,“捕风指,楚小如果然是你,要不然这乞丐就死了,多管闲事,上次的教训你怕是忘记了。”

    “上次你使诈,不算数。”

    楚小如走向妙红衣的道:“现在荒山野岭,我看你怎么叫人?”

    “哈哈,果然是莽女,胸大又无脑。”

    妙红衣嗤笑的道:“像你这种货色,在我们情欲宫,只能拿出来卖。”

    “你说什么?”

    楚小如婴儿肥的小圆脸,如今却是满脸怒容。

    “我说,我又得群殴你了。”

    随着妙红衣一声娇喝,“郑杰、骆棋、张运,出来吧。”

    “败类三渣。”

    看着三人,楚小如脸色沉了下来的道:“果然是一丘之貉,臭味相投。”

    “这个女的交给你们,随意处置。”

    妙红衣给三人壮胆的道:“出了事,我们情欲宫顶着,你们只管放手去做,不必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三人对视一眼,却是兴奋不已,六只眼睛更是放出‘银’光看着楚小如。

    “嘿嘿,你们说做七人.帮的女婿,会不会很爽?”

    “三个人一起做,应该会更爽哦。”

    “一女侍三夫,一定能传名江湖,成为一段佳话。”

    三人长的贼头鼠脑,面容丑陋就算了,内心还极其的龌蹉。

    被江湖上的人喊打喊杀,不过三人却有些实力,至今还好好的活着。

    “欺负一个女孩,算什么本事。”

    宁休站了出来的道:“有本事,来跟我比划比划。”

    不是宁休想多管闲事,而是刚刚从这骚蹄子话中得知,刚刚张捕头砍向自己的刀,应该是楚小如出手救了自己。

    不论是报恩,还是这几人的污言秽语恶心到宁休了。

    这一步,他都得站出来,不然他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哟呵,什么时候臭乞丐也这么硬气了。”

    “是嘞,英雄救美吗?”

    “咱们把他打成狗熊吧。”

    “不不不,狗熊太便宜他了,我们不如阉了他,怎么样?”

    “好主意,杀人杀多了,这阉人还真没有试过。”

    “干他。”

    三人可不是普通小捕快,实力比那张捕头还要强的多。

    “我还在这里呢,你休想过去。”

    看着楚小如就想救场,妙红衣立马拦在她身前道:“放心,我可舍不得伤到你,毕竟今晚你还要和他们三个洞房花烛夜。”

    楚小如张牙舞爪的道:“妙红衣,你的嘴巴太臭了,看我怎么撕烂它。”

    两女缠斗在一起,这边宁休也与三人一触即发。

    “死。”

    宁休可不会花里胡哨的招式,聚集火种力量,抬起剑指便戳了下去。

    谨慎的张运,却是弓着身子向后躲了过去。

    看着近在咫尺的手指,还有胸口那隐隐作痛的皮肤。

    特别是唯有自己才能听到的细微剑啸声,张运震惊:这乞丐竟然会剑劲?

    张运躲避后退,可他旁边的两渣却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各自拍出一掌,一个对准宁休的脑袋,一个对准宁休的胸口。

    不论是那里被打实了,这命必死半截。

    一击不中,面对来势汹汹的两掌,宁休直接一个驴打滚。

    动作虽然难看,可却非常完美的躲过了这两人的进攻。

    同时自己这没有丝毫品相的躲避方式,却令两人一愣。

    “玛的,这招式我们都不屑去用,这乞丐用的倒是手到擒来。”

    “臭乞丐就臭乞丐,在地上要饭要多了,动作都成了天然的了。”

    两人破口大骂,同时冲了过来。

    宁休滚了起来,看着冲来的两人,又是提起剑指,对准另外一人,猛然的戳了下去。

    “小心,他的剑劲很霸道,有剑啸声。”

    张运看着骆棋不退不让,连忙提醒道:“快躲开,不能硬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