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七章 是你逼我杀人的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药堂内一个中年男子,正在酌着小酒。

    “齐大夫,齐大夫。”

    宁休兴冲冲的跑进药堂,看着齐大夫道:“求你大发慈悲,救救我弟弟吧。”

    “你有钱吗?”

    齐大夫不为所动,却是怡然自得的夹了一粒花生米入嘴。

    “我现在没有。”

    宁休连忙道:“日后,日后我一定十倍还你。”

    “那就等你日后有钱了再来吧。”

    齐大夫看着从门外跑来的药童,骂骂咧咧的道:“真没用,连门都看不好,现在还不将人给我轰出去。”

    “宁乞丐,你快滚出去。”

    药童上前拉住宁休的道:“你要是再不出去,我就报官拉你。”

    “齐大夫,求求你,求求你。”

    宁休跪了下来,却是不顾药童的阻拦,拼命的磕头。

    “求我?”

    齐大夫不为所动的道:“每天求我的人多的是,我要是这个帮,那个帮,那不是得累死。”

    宁休不说话,就是一个劲的死磕头。

    额头之上的皮早破了,这血印留在地板上,却是更令齐大夫生厌的道:“别搞脏我的药堂,要死去外面死去。”

    说完,还一脚踹在宁休的肩膀上。

    药童拉,齐大夫踹。

    宁休一个趔趄,却是摔倒在地上。

    “阿福,阿福,你没事吧。”

    宁休连忙翻身,迅速的将倒在地上的宁百福抱在怀里。

    “哥哥,别求他了,我不可以你求他。”

    宁百福好像回光返照,手抬了起来,摸着宁休的额头,心疼的道:“哥哥,我死后,你就不用再下跪了,真好。”

    “不不不,只要你能活着,我愿意为你一直跪着。”

    宁休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的道:“阿福,我不可以你死,你不能死。”

    “臭乞丐,我拍死你。”

    药童抽出一条棍子,就想拍宁休的头。

    啪

    药童定眼一看,棍条被一只手掌,接了下来。

    “臭乞丐,撒手。”

    药童连连使劲,可却怎么也无法抽出宁休手掌上的棍条。

    “我不想杀人,偏偏你们逼着我杀人。”

    看着双眼渐渐无神的弟弟,宁休心中的那团火剧烈燃烧。

    “窝草,杀你玛的头啊。”

    药童嚷嚷的道:“臭乞丐,你以为你是那些武者大爷啊,跪在地下还装逼,你是怕你弟弟死的不够快吧。”

    看着宁休松开手,药童大喜,就想要一棍子敲下来。

    就在这时,宁休松开的手指,并成剑指,迎着棍子刺了过去,

    啪。

    棍子被手指刺断。

    当棍子掉落在地上的时候,宁休的剑指也点在了药童的脑门上。

    受此一指,药童的瞳孔快速涣散,眼球上更是布满血丝。

    “你杀了他?”

    齐大夫这时候却是坐不住了,站了起来,一脸震惊的看着宁休。

    “悬壶济世不是您整天打着的旗号吗?现在病人死在你面前,您却无动于衷,您好狠的心啊,还当什么大夫,行什么医。”

    宁休剑指指向齐大夫,将您字,咬的特别的重道:“人,是您逼我杀他的。

    现在,我再问您一次,救不救我弟弟?”

    齐大夫紧张的后退一步的道:“你敢威胁我?”

    “没错,我就是在威胁您。”

    宁休脸色狰狞的道:“我弟弟要是死了,您老家也休想再活下去。”

    “你..你..你太无理取闹了。”

    齐大夫这回可真的害怕了。

    正所谓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身处江湖,有一手了得的医术,他所行各处都被人尊敬。

    可同样,他这辈子最是害怕的就是这种亡命之徒。

    一言不合,直接就动手杀人。

    “您老....走好。”

    宁休再次抬起剑指,准备给他也来一下。

    “停,停,我救,我救。”

    剑指停在左胸口前半寸,心脏隐隐刺痛,齐大夫感觉这根本就不是手指,而是一把剑对着自己的心脏。

    “那就...谢谢您老了。”

    宁休承诺的道:“救活我弟弟,您放心,日后有钱了,必当十倍奉还。”

    齐大夫额头冷汗直流,这弦外之音:救不活他弟弟,自己也得陪葬。

    行医四要:望、闻、问、切。

    诊断,开药,熬药,在熬药之余,还用上压箱底的绝技针灸。

    这齐大夫为了保命,将浑身医术发挥到淋漓尽致。

    看着浑身插满了银针,脸色渐渐有了血色的宁百福,宁休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齐大夫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之前你带你弟弟来看病的时候,我就说过,你弟弟乃是阴寒体质。”

    “什么意思,直接说。”

    宁休正喂着宁百福喝药。

    “你弟弟.....恐怕命不久矣!”

    齐大夫连忙道:“不过你放心,你弟弟的命,我会拿镇店之宝先吊住。”

    宁休强忍着暴走的冲动,“我不要吊住,我要的是治好他。”

    “你现在就是杀了我,我也做不到。”

    齐大夫虽然怕死,可也知道宁百福迟早要死,何不现在就将关系撇清。

    “那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治我弟弟。”

    声音是从宁休的喉咙里面嘶吼出来的,这种模样,就好像溺水前的绝望挣扎。

    “有。”

    齐大夫开口道:“不过不是我。”

    宁休满脸惊喜的道:“那是谁?快告诉我。”

    “死人谷,生死掌柳七爷。”

    齐大夫道:“肉白骨,活死人,柳七爷医术乃是当今中洲最好之人。”

    宁休道:“死人谷,在那里?”

    齐大夫立马翻箱倒柜,却是找到一份地图的道:“你只要按照地图上走,一定能找到死人谷。”

    “你若是骗我,我会回来找你的。”

    宁休拿起地图,就想要马上出发。

    “放心,我是不会骗你的。”

    齐大夫信誓旦旦道:“这一路有上百里,极为颠簸,这人参片你拿着,路上每隔半个时辰给你弟服下一小片。

    对了,后院还有一匹马,你骑上速度会快点。”

    宁休拱手道:“多谢。”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齐大夫会突然这么热心肠,可此时的宁休已经顾不得他想。

    背起弟弟,直接上马,就扬长而去。

    看着这对兄弟消失在夜色之中,齐大夫脸色阴沉的可怕:

    “死人谷医术是高明,可那也得有命通过谷里的考验才行,为了加快你死亡的脚步,宁休,这马儿和人参片就当我送你的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