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六章 可怜人何必为难可怜人。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臭要饭的,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看到走来的乞丐,涂的粉末浓妆的女人,捂着鼻子厌恶的道:“这里是妓院,不是醉仙楼,滚滚,不要影响了我们的客人。”

    “我是来找人的。”

    如今已到黄昏,宁休看着刚打开大门的天香楼,他知道他们要开始营业了。

    “找人?”

    女人道:“等等,别过来,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我连名字都没有说,你怎么知道没有我要找的人?”

    宁休双眼微冷的看着眼前的‘鸡’。

    天香楼,名字好听,其实就是一个妓院。

    女人能在这里的,无非就是拿身子做买卖的活计。

    赚的是钱,可付出的却是尊严。

    所以能在这里的女人,大部分都是被生活所迫,几个还敢有尊严?

    “没有就没有,你怎么这么的烦人啊。”

    这女人本是出来迎客的,可金主没有迎到,反而迎来了这么一个倒霉鬼。

    宁休不想理会她,只想进去将弟弟找回来。

    可这脚还没有踏进天香楼的大门,就被这女人给拦了下来,“我不想杀女人。”

    “啊哈,那你去杀男人啊。”

    女人白痴的看着宁休的道:“臭乞丐,立马滚蛋,不然我就要叫人了。”

    天香楼,自然养着一群打手。

    不过一般情况,他们是不会出现在楼内的,只会养在后院。

    宁休瞥了一眼她道:“都是可怜人,可怜人何必为难可怜人?”

    “有病啊你。”

    女人还待说话,却是被宁休直接撞了开来。

    砰

    跌落在地的女人,立马尖叫了起来,“臭乞丐来闹事了。”

    卖肉体的女人,似乎天生就有一副特殊的嗓子。

    无论是床上功夫,还是异常尖叫,都得心应手。

    宁休刚走进大厅,四周早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小鸡”们。

    同时,一个风韵犹存的老鸨,带着一群大汉挡在了宁休面前。

    看到宁休乞丐装束,脑海又没有丝毫的印象,老鸨毫不犹豫的道:“上,打死这个臭乞丐。”

    大汉冲来,宁休激起‘火种’,眼前的大汉,在自己眼中,速度却是变的奇慢无比。

    与狱卒的死法一样,一个个大汉被宁休用剑指戳死。

    砰、砰、砰

    倒地的声音响起,却是令大厅所有人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大汉,平时几个普通人也都难于近身。

    怎么转眼就被眼前乞丐干倒了,是大汉徒有其表?还是这个乞丐实力太强?

    老鸨自然不会怀疑大汉的能力,所以她连忙换了一张笑脸。

    试探性的问道:“我叫凤娘,不知道少侠是丐帮的那袋长老弟子?”

    火种已经点燃,这杀人的念头徘徊在脑海。

    “我来找我的弟弟,他叫宁百福。”

    赤着眼睛的宁休,寒声的道:“我不想杀人,你们也不要逼我杀人。”

    老鸨眉头皱了起来,看出宁休的不对劲,却是大声的道:“姑娘们,你们房间里可还藏着一个叫宁百福的人?”

    四周小鸡们纷纷摇头,老鸨凤娘道:“少侠,你看,这里没有叫宁百福的。”

    宁休道:“我弟弟是被卖进天香楼的。”

    “哦,还有这事?”

    凤娘看了一眼管事,“是谁胆子这么肥,竟然敢买少侠的弟弟。”

    “凤娘,不是我,不是我。”

    那管事吓的趴在地下的道:“是一个叫黑子的乞丐昨日送来的,现在那病秧子还躺在柴房。”

    “闭嘴。”

    害怕激怒宁休的凤娘,连忙呵斥的道:“现在还不快快将少侠的弟弟带出来。”

    “不用,我自己去。”

    闻听弟弟还在,宁休神情急切的道:“快点。”

    老鸨横了管事一眼,“还愣着干麻,快带少侠去。”

    看着走远的宁休,老鸨对着身边的下人使了一个眼色。

    在管事的带领下,宁休很快就到了柴房。

    砰

    一脚将门踢开,宁休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

    “阿福。”

    宁休看着人事不醒躺在柴堆里的宁百福,却是猛然回头,看着管事的道:“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管事被宁休那赤红的双眼吓的后退一步,却是连忙摆手的道:“不关我的事,昨天送来的时候就这副模样了。”

    “哥..哥。”

    微弱的声音响起,宁休满脸激动的道:“阿福,哥哥在,哥哥在。”

    “哥哥,能听到的声音你真好,我以为我再也等不到你了。”

    宁百福声音宛若蚊子的道:“阿福好累、好痛啊,哥哥,阿福是不是要死了。”

    “阿福不会死的,哥哥一定不会让阿福死的。”

    将宁百福背了起来,一边跑一边道:“阿福不要睡,哥哥现在就带你去看大夫。”

    “哥哥,阿福想听你讲故事。”

    “好,哥哥讲给你听,可你要答应哥哥不能睡。”

    “好,有故事听,阿福一定不会睡的。”

    “从前.....”

    宁休双眼湿润,边讲故事,边疯狂奔跑。

    “什么,竟然只是一个臭乞丐?”

    凤娘看着手下带来的信息,却是不解的道:“可为什么他有内气?绝对是一个武者。”

    下人道:“凤娘,听说昨天这乞丐,被张捕头当街抓到牢房里去了。”

    “可现在怎么又出来了?”

    凤娘的画眉皱了起来的道:“通知张捕头,还有告诉宫里的大人,就说有武者来闹事了。”

    凤娘哼道:敢来天香楼闹事,臭乞丐看你还不死。

    ......

    背着弟弟的宁休,一路狂奔,总算在天黑前赶到了济世药堂。

    “你怎么又来了,有钱了?”

    药店门口,药童拦下了宁休道:“说好了,没钱不能再奢药了。”

    宁休脸上显现焦急的道:“麻烦你让一下,我着急要见齐大夫。”

    药童道:“不行,我们要关门了。”

    “我弟弟快要死了,麻烦你通融一下。”

    宁休的声音是从喉咙里嘶吼出来的。

    “吼什么吼,就算吼也没用。”

    药童被吓了一大跳,紧接着不满的道:“每天这么多的人死亡,我济世堂又不是慈善堂,那里来的,回那里去。”

    “得罪了。”

    宁休知道,再说下去也没用,所以二话不说,直接冲了进去。

    啪

    门板掉落,药童更是倒在地上哀嚎,“哎哟,你这个死乞丐,给我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