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五章 人命不如一碗饭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调动你体内的力量,用这道光刺出去。”

    邋遢犯人说完,食指中指合在一起,慢慢向前一刺。

    平平无奇的一刺,在宁休眼中,就好像是天地之中的一道光芒,比刚刚在丹田内看到更加的真实。

    邋遢犯人问,“看见了吗?”

    “看见了。”宁休点头。

    邋遢犯人再问,“会了吗?”

    “不会。”宁休摇头。

    “那就对了。”

    邋遢犯人直言的道:“现在,出去杀人,你就会了。”

    “好。”

    宁休走到牢房前,手上还没有用力,牢房门便已经打开了。

    看着门,再看自己的手臂。

    开了?好了?

    信心莫名的油然而起,而且如今身在牢狱,这心早已经飞到弟弟身上。

    牢门既然打开,宁休没有丝毫犹豫,迈着大步直接走了出去。

    看着宁休的背影,邋遢犯人喃喃自语的道:欢哥,他成就宗师之日,就是我为你讨回公道之时。

    六月天,本是酷暑。

    可对于黑暗的牢狱来说,却是显得格外的阴凉。

    如今正值中午,加上牢狱的阴凉,一帮狱卒早已经昏昏欲睡。

    张成靠在墙壁上,正打着哈欠。

    啊!

    本想打顿一会,可前面已经冲来一道身影。

    锵

    张成拨刀一半,心脏不正常的猛然跳动一下。

    看着左胸口的剑指,张成:“你?”

    吐出一字,却是将命都吐了出来。

    口中鲜血喷出的张成,一命呜呼了。

    宁休看着这个狱卒倒在自己脚下,情绪没有丝毫的波澜,反而杀意更是暴涨。

    “杀、杀、杀、杀”

    无比坚定的信念,还有刻进骨子里的仇恨,令宁休的脚步越发的坚定。

    一路向前,剑指接连点下,一个紧接着一个的狱卒倒下。

    当走出牢狱的时候,宁休才回过神来:“我会了。”

    刚刚他每杀一个人,他都能感觉到剑指上的变化。

    自然这变化,无法与邋遢犯人那皓月相提并论。

    可变化虽然微弱,可也是星星之火。

    而且,杀了这些牢狱,却是令宁休有了‘火种’,配说‘会了’二字。

    身体一阵虚晃,脑袋更是眩晕恶心。

    可宁休却是顾不得太多,迅速逃离这牢狱。

    这剑指乃是杀人利器,点一个死一个。

    比自己那小刀还要恐怖,可对身体的消耗也是极大。

    .........

    宁休这才刚刚逃走,那张捕头便得知消息,带着他的一帮捕头手下快速赶到。

    寻查犯人的捕快立马道:“头,那小子和那老鬼都没了。”

    “没了?”

    张捕头眼睛眯了起来的道:“问了那些犯人了没有?”

    “问了,他们都说不知道。”

    小捕快苦笑的道:“他们说,睡醒后,人就不见了。”

    “一帮乐色。”

    张捕头神情阴冷,“死不足惜。”

    “头,六个狱卒死在同一个人手上。”

    仵作在天黑前验完尸,却是立马报告道:“没有丁点外伤,全部是受内伤而亡。”

    “看出是那家手段了吗?”

    张捕头神色一冷,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狱卒虽然没有什么实力,可好歹也是吃官家之饭,竟然被人在狱中杀了,这可是在打他的脸,毕竟这间牢狱可是他在作主。

    “属下无能,看不出来。”

    忤作摇头过后,却是继续道:“不过六人,全是一击毙命。”

    “记住,牢狱一皆安好。”

    张捕头思索一番后才道:“今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听见了吗?”

    一帮捕快和忤作立马点头应是。

    “小黄,今晚去找六名狱卒回来。”

    张捕头意思非常明显,就是要压下此事。

    毕竟整个牢狱,逃走的两人,并不是什么大人物。

    不要因为这事,搞到上头那里,这样就会显得他更加乐色。

    “暗中派人,去找这小子和那老鬼。”

    按照多年经验告诉他不能轻举妄动,毕竟六个狱卒都是死在内伤,而且还是一击毙命,那必定是拥有内气的武者。

    一但涉及到武者层次,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而且对方带走的人,都是两个无足轻重的人。

    唯一麻烦的就是那老娘们了,看来得想个办法糊弄她一下。

    .......

    皇龙城大的区域,总共分为四块:中、东、西、南、北城。

    而此时的宁休,却是顶着午时的大太阳,跑向城南的贫民窟。

    南城包括城南,而城南只是南城的一角,或者说是南城最边缘的地带。

    而像这个地方,也只有穷的叮当都不会响的乞丐才会在这里聚集。

    “香,真特么的香。”

    黑老大左手鸡腿,大块朵颐。

    右手拎着一壶小酒,小小的呡着。

    看着他享受的模样,似乎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从未喝过酒的黑老大,三两下去,就已经醉醺醺。

    “我弟弟呢?”

    冷不丁的,宁休的声音响起。

    “噢,是宁休啊。”

    黑老大打了一个酒嗝,揉了一下眼睛,看着模模糊糊的人影,“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要不是你,我也实现不了我的梦想。

    不过,你怎么这么讨厌啊!不就拿了点你的钱吗?至于来梦里骚扰我吗。

    放心,放心,明天我就去看看你弟弟。”

    宁休直接抄起一旁的屎尿盆,就扣在了黑老大头顶,“我去你玛的,老子将家当给你,不是让你吃肉喝酒的。”

    被这么整了一出,黑老大总算醒了一点酒。

    想站起来,可天旋地转下,又摔倒了。

    “啊。”

    一声惨叫,却是自黑老大嘴中吼了出来。

    原来宁休见他还未醒酒,却是直接一脚跺在了他的膝盖上。

    “宁休,你不得好死。”

    在疼痛中,黑老大总算清醒了过来。

    “我弟弟呢?”

    宁休双眼阴沉的看着黑老大。

    当时要不是无人所托,他绝对不会将弟弟托付给这个王八蛋的。

    “我将他卖了。”

    黑老大惨叫的道:“这世道,人命不如一碗饭,我若是不卖他,他会死的更快。”

    心头怒火高涨,宁休忍着立马杀死他的冲动,“卖那里去了?”

    黑老大道:“天香院。”

    “我草你祖宗,给我去死吧。”

    怒火烧到天灵盖,这一指点下。

    嗤的一声,与前面狱卒,直接造成内伤死亡不同,黑老大胸口却是多了一道冒着鲜血的小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