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四章 开天辟地,铸造剑池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我是被冤枉的,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你们不要杀我弟弟,我什么都听你们的。”

    “求你们放过我弟弟,就算杀了我,我也愿意。”

    宁休又从晕迷中醒来,一边喊着,双手更是拼命的扒拉着牢房大门。

    ....

    “这都第几次了?”

    “这娃娃也够犟的。”

    “是啊,嗓子哑了,双手都血肉模糊了。”

    “那牢房大门都染上一层红漆了,再来几次,他会死的。”

    “冤枉,谁又不是被冤枉入狱的。”

    “可貌似,这些捕快还想对他的弟弟下手。”

    “真是一帮王八蛋,祸不及家人,江湖道义都被狗吃了。”

    “嘿嘿,你说对了,其实他们就是披着人皮的狗。”

    大牢关押的犯人可是有许多的,初始宁休这般大喊大叫,打扰他们,可是被他们骂了许久。

    可是这半天时间下来,宁休不是在晕迷之中,便在晕迷的路上,这中间醒来的时间,便是这般作死。

    如今这般犯人不再责骂宁休,反而被他这作死的行为感染了。

    呐喊声越来越弱,直到宁休再次晕迷了过去。

    “喂,那老头,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

    “对啊,这小子的声音虽然惹人烦,可不失为一条汉子,这么死了,就太可惜了。”

    “为了弟弟,甘愿受死,确实是一条汉子。”

    隔壁牢狱的犯人,突然看向与宁休同住一个牢房的邋遢犯人。

    “别叫他了,老子在这里待了五年,可这家伙比我待的时间更长。”

    旁边的犯人摇头的道:“整日就知道盘腿坐在那里,从来不见他挪动过,要不是还能吃能喝,我都以为他死了。”

    “大哥,我对不起你。”

    邋遢之人干巴巴的嘴巴,突然开口说话。

    只是声音太小,小到连蚊子的声音都比他大。

    “窝草,这小子怎么又醒了,就不能晕迷久一点吗?”

    众人目光看向宁休,只见此时他的身体正颤颤巍巍的起伏着。

    吧嗒

    下一刻那手又抓在牢房大门上,只是令众人疑惑的是,这一次宁休竟然没有再疯狂大喊大叫。

    “这是我的责任,就算我是死,也要出去。”

    在所有诧异的目光中,宁休竟然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

    沉寂了一会,宁休语气极为坚定的道:“是,九死不悔。”

    坐在那里的邋遢犯人,听到这句话,莫名的浑身一震。

    “他在跟谁说话?”

    “没人跟他说话啊。”

    “莫非,这.....小子疯了?”

    “有可能。”

    “唉!可惜了。”

    就在这时,捕快提来了犯人们的午饭。

    说是午饭,不过只是一桶稀的快要成水的粥。

    就在所有犯人都将注意力放在这午饭的时候,宁休也是端着这小粥,爬到了邋遢犯人前面。

    “一碗粥,一次传功,互不相欠。”

    看着眼前少年,邋遢犯人嘴巴张开,小粥如水柱,直接被他吸进嘴巴。

    “真的是你。”

    宁休震惊的看着眼前邋遢犯人,原来刚刚自己脑海里的声音真的是他的。

    一脸污秽,脸颊到嘴唇两边长满了须髯。

    要不是睁开眼睛,根本就看不清他脸上的五官。

    邋遢犯人开口,“准备好.....死亡了吗?”

    宁休:“能出去吗?”

    邋遢犯人:“活下来,就能。”

    宁休想都未想,道:“好,我准备好了。”

    “忍着,不能张嘴,一叫就泄气,不能晕,一晕你就彻底死了。”

    邋遢犯人睁开双眼,平平无奇的目光,却是令宁休不得不相信。

    “开天辟地,铸剑池。”

    邋遢犯人让宁休盘腿坐在自己身前,随后猛然一掌拍在了宁休肚子上。

    下一秒,宁休的五官瞬间扭曲成一团,脸上的血管、青筋就跟蚯蚓一样,在脸上疯狂的蠕动。

    握拳的双手,指甲更是深深的插入肉掌之中。

    浑身绷紧,就好似拉到满月的弓弦。

    汗水瞬间从毛孔之中溢了出来,不到一秒的时间,宁休整个人化作一个水人。

    牙齿咬着嘴唇,肉直接被咬掉,最后上下牙齿相互抵着。

    饶是如此,硬是一声没有吭出来。

    “一样的倔犟。”

    邋遢犯人看着还在强忍着巨痛的宁休,“真像你啊,欢哥。”

    午饭过后,犯人们发现宁休竟然倒在邋遢犯人身前。

    而且宁休身边还有一碗粥,虽然诧异,可能是邋遢犯人良心发现吧。

    当犯人们全部午休睡着的时候,宁休睁开眼睛,精芒一闪而过。

    “喝了他。”

    邋遢犯人指了一下宁休身旁的那碗稀粥。

    “呜、呜、呜。”

    宁休颤颤巍巍的端起破碗,送到破烂嘴边的碗却是停止了下来。

    邋遢犯人摇头,“开口,无碍。”

    同时内心不由泛起涟漪,这一幕他是多么的熟悉。

    小心翼翼将一碗稀粥喝的干干净净,甚至连碗底宁休也没有放过,直到舔的干干净净为止。

    “前辈,我要怎么出去?”

    喝完小稀粥的宁休,便迫不及待的看着邋遢犯人。

    邋遢犯人毫不犹豫的道:“自然是杀出去。”

    “杀出去?我?”

    宁休一愣,要不是刚刚经历了邋遢犯人神秘手段,他都以为他在玩自己。

    邋遢犯人:“不敢?”

    宁休脸上显现凶光:“我恨不得杀光他们。”

    “很好。”看着宁休的模样,邋遢犯人道:“闭上眼睛,带着这种情绪冲进丹田,那里有你能杀出去的东西。”

    宁休虽然不解什么丹田,可听到能杀出去的东西,他便立马将眼睛闭了起来。

    同时脑海里对那些捕快的恨,犹如火山喷发一样,彻底的暴发出来。

    本是虚无的情绪恨意,可在此刻,就好像一道光一样耀眼。

    轰隆一声,充满裂缝的鸡蛋,瞬间轰然倒塌。

    “这是?”

    宁休惊奇看着丹田的......剑池。

    说是池,那是因为这里的水,竟然都是剑。

    在无法置信之中,宁休睁开眼睛看着邋遢犯人。

    邋遢犯人:“记住那道光没有?”

    宁休一愣,不过还是立马点头的道:“记住了。”

    能记不住吗?

    那可是集结了自己所有的仇,是刻进骨子里的恨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