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谁敢接我一剑 第一章 饵者,诱也!

时间:2020-05-23作者:二月·二十九

    中洲、醉仙楼。

    今天正是醉仙楼一月一次的投食日。

    楼上,站满了达官贵人。

    楼下,乞丐与恶犬,泾渭分明,各站一边。

    之所以能站的如此分明,当然是官差的功劳。

    达官贵人他们管不着,也不敢管。

    可黎民百姓,他们管理的却是‘得心应手’。

    黑老大看着远方跑来的邋遢少年,却是不满的道:“你要是再慢点来,饵食就要投下来了。”

    “这不是还没到午时吗?”

    少年人自然是宁休。

    虽然穿着充满破洞的短打衣服,可酷暑的六月依然令他汗流不止。

    黑老大连忙催促,“东西带来了没有?”

    “我办事,你放心。”

    说着的时候,宁休取出一纸皮包着的物体。

    “窝草,好臭。”

    黑老大打开紧紧包裹的纸皮,一股刺鼻的味道冲来,却是非常的上头。

    连乞丐都说臭的东西,这东西得有多臭?

    宁休微微一笑,“陈年老尸,臭气熏天,不然怎么震的住这群恶犬。”

    “你怎么不抹?”

    黑老大疑惑的看着宁休。

    “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抹了。”

    宁休瞥了一眼黑老大,这个驱犬之法,只有他一个人才会。

    真假,自然他说了算。

    “要是你敢骗我,后果你是知道的。”

    看着醉仙楼的小厮,将一个个盒子端了出来,黑老大撂下一句狠话,却是连忙将东西抹在身上。

    “我仙楼之主,乐善好施,故布施四方.....现在一月一次投食,马上开始。”

    小厮大肆宣扬一番,随着一句开始,下方乞丐与恶犬立马混战成一团。

    夺得盒子的喜悦、被恶犬咬到的哀嚎,凶神恶煞的狂吠声。

    人犬抢食,客官拍掌大声叫好,酒楼的氛围,瞬间就推到了顶端。

    刘掌柜摸着自己的三寸小胡须,却是莫名的得意。

    醉仙楼美名:投食。

    乞丐们自称:饵食。

    饵者,诱也。

    诱谁?

    自然是他们这群乞丐。

    那恶犬呢?

    当然是酒仙楼养的。

    能被乞丐称为饵食,当然知道自己是诱饵。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醉仙楼的美食,不要说吃,就算拿出去卖上一盒子,换来的钱,也足够他们个把月不用挨饿。

    所以宁休对这盒子势在必得,虽然早已经轻车熟路,可宁休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冷静。

    一声开始,放的不单单是盒子,还有恶犬。

    所以,宁休并未第一个冲上去抢盒子。

    枪打出头鸟,宁休懂。

    当然,这帮被饿了好几日的恶犬可不懂。

    没有了束缚,饥饿彻底的释放了他们的凶性。

    盒子虽然不多,可恶犬和乞丐有许多。

    混乱之下,却是充满了机会。

    看着一乞丐抢了盒子便跑向自己,可瞬间就被几头恶犬扑倒在地,盒子滚落。

    “就是现在。”

    宁休躲在后面,瞅准时机,却是上前偷偷的将盒子顺走了。

    跑了没有几步,便有恶犬发现。

    嗷呜。

    一声咆哮,却是直接跳了过来。

    像这样的一幕,宁休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回。

    习惯性的身体一缩,将头和盒子卷在腹中。

    恶犬扑下,可还未张开獠牙,便条件反射的弹了回去,周身毛发炸起的同时,尾巴更是夹了起来。

    这一幕小插曲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而宁休也顺利的将盒子带了出来。

    热闹繁华的街道,行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在醉仙楼对面的街道上,却是坐着一个十岁的小男孩。

    而在他面前,却是同样站着一个年龄相仿的小男孩。

    虽然岁数相仿,可情况却是反正不同。

    小乞丐衣衫褴褛、瘦骨嶙嶙,脸色更是显现病态的苍白。

    而眼前的小男孩,白里透红的皮肤,身上穿的是绫罗绸缎,手里更是抓着一串冰糖葫芦。

    “奶娘,他是瞎子吗?”小男孩说话的时候,看向他旁边的女人。

    “少爷,离他远点。”

    女人连忙上前将小男孩拉开的道:“日后,你是要做大官的人,他没有资格与你说话。”

    赶回来的宁休,听闻这句话,却是怒喝的道:“滚。”

    “反了你,敢骂我。”女人指着宁休的道:“你信不信,我让你见不着明天的太阳。”

    “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见不着太阳。”

    宁休双眼冰冷,手里更是拿着一把小刀。

    大有一言不合,就准备抽刀子捅人。

    “少爷,我们走。”

    女人被宁休凌厉的气势吓了一大跳,连忙牵着自家少爷跑了。

    只是边走边咒骂的道:“臭乞丐不知好歹,你给我等着。”

    两人刚走没有多久,宁百福却是剧烈的咳嗽起来。

    “阿福,好点没有?”

    宁休连忙上前,动作娴熟,轻轻拍打着宁百福的后背。

    “哥哥,我没事。”

    不一会,宁百福缓了过来,笑道:“哥哥越来越厉害了,这次抢盒子,竟然连一柱香的时间都不用。”

    “可不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哥哥。”

    宁休微微一笑,却是小声的道:“这次运气好,竟然遇到一个倒霉鬼。”

    兄弟两人有说有笑,却是将刚刚的事情忘记了。

    “哥哥,这个菜?”

    鼻子轻嗅,宁百福疑惑的道:“好像有点....馊味。”

    宁休俯身一闻,立马恼怒,“他娘的醉仙楼,越来越水了。”

    起初为了将这个节目带来更大的轰动,醉仙楼可是花了血本,将招牌菜肴都放了出来。

    可是随着声名鹊起,这放出来的菜肴,质量却是越来越差。

    毕竟是用盒子装着的,看客发现不了。

    隔着老远,更是闻不到。

    而且这菜一经过乞丐的手,说是馊的,谁会不相信。

    按照以往经验,宁休会立马将这盒子里面的菜肴卖掉。

    可现在,菜是馊的,卖给谁?

    再回头看了一眼混乱的场面,依然还有许多机会。

    宁休立马道:“阿福,你等我一下。”

    “哥哥?”

    “放心,很快。”说完,宁休用手揉了一下弟弟的头,便跑向了醉仙楼,内心同时咆哮:“一定要得到一个盒子,一定要。”

    宁休小小少年,又是乞丐,挣钱的活不多。

    就算有活,也挣不了什么钱。

    而这一月一次的饵食,便是他来钱最快的方式。

    宁百福是瞎子,身体更是羸弱。

    所以他需要钱,需要许许多多的钱,来为宁百福看病、抓药。
小说推荐